女性自慰手指时小孩好黑把他爸爸绿了动态图 B逼逼

如果是有时候会留意小猫其他故事的人,可能会发现怎麽这一次来到这个PO的时候,好像有点什麽不一样了,以为自己看走了眼。

玻璃球的白马王子原本是在用一张我随便翻出来的图片,就只是本人想要填满封面的那个位置。偶尔一次看见别人能够代制书封,也好奇跑去申请了一下,刚刚拿到图觉得很高兴就放上来了,在此要感谢一下封面的制作者荫婷,小猫可弄不出来封面什麽什麽的,封面颜色搭配都很好。

会特别在此说一下封面,主要是因为第一眼看见封面的时候就觉得跟这个故事的意境很相似,也是我一直想要带出来的那种感情,周围没有别的,有的便只是自己。

最近有朋友遇到一件令她很不开心的事情,就是她的父亲因为患癌去世了,也很巧合地知道了她的弟弟原来是有自闭症的,一直以为弟弟就是调皮,但原来不是。很多人都以为自闭症就是静静的坐着不说话,却因此让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世事就是一个很令人诧异的故事,别人觉得是故事的就是别人的故事。

看着朋友的感觉,就像是原本一个挺活泼开朗的人突然安静下来了,想要安慰她的时候,原来她已经很勇敢地再次站起来了,说哭也哭过了,只想自己努力一点考上大学,让母亲的压力可以少一些,也是因为她这样的特质,让我认为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失去一些重要的人,其实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没有预兆,也没有续集,只是那一秒钟发生了,下一秒便要想接下来的路要怎麽走,跟封面予以我的感觉一样:

路,有了,却没有陪伴你走下去的人。

有些在现实世界认识的朋友,看过了这篇故事,大部份都说:「喂,你之前发生了这样的事怎麽不告诉我?」、「这是真的吗?」之类许多许多的话,说完了便是一些问候和安慰,对於他们这份心意,我一直都觉得很感谢。

我能给予他们的答案就是--「我很好,这也是真的。」

要构思一个故事很容易,说不定你在洗澡的时候突发奇想就想出来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但写一个故事很难,因为当自己每天都在写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出现放弃的心态,特别是自己的故事并不如别人的人气高,就会不由自问:

女性自慰手指时动态图 B逼逼

是我的书名起得不好吗?

是我写故事的名字不好听吗?(本人一直觉得很一般)

还是说,我根本不应该写。

当初刚写到这个故事一半的时候,曾经有人问我要不要把这本书寄到这边的出版社去,说是题材不错,想要买下这个故事出版,然後提出很优厚的奖金什麽的。

我起初以为是骗子,因为这故事人气不高,然後市面上也应该有不少这样的题材,直至对方真的从我写这篇文的其中一个地方联络到我才知道不是。

在这物质的社会里,正常人或许就要答应下来了,但最後还是婉拒了,原因是:这个故事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很多个人的,邵奕、李玮皓……

记得我把这件事告诉邵奕(只是化名)那个最近脸色差得像踩到屎一样的家伙时,他想都没想就说不行,问他为什麽,他一如既往很奇葩地说:「因为故事里把我写得不够帅。」

很好,我下一次会写得更丑一些,感觉好像透露了这故事要出续集似的,我的确有这计划。

我知道他只是说笑,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反对的原因是觉得这样子是破坏了想要写这个故事的原意,是单纯想要分享而已,而不是去以此换取一大笔我这个高三学生肯定赚不了的巨款。

他说:「如果只是想要分享给更多人看而出版可以,但换取金钱,我想你也不想吧?」

俗语说,知我者莫过於混蛋也。

女性自慰手指时动态图 B逼逼

很多人一开始写故事是为了轻松,为了兴趣,之後很快就忘记了原意,这对於一个喜欢幻想(也可以叫YY)和故事的人来说,确实挺难过的。

小猫曾经悄悄地写过的一个故事,背景是假若你现在幻想的一切都在另一个时空被完美展现,应该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那就代表有很多人也跟小猫一样想要梦想成真,想要继续写故事、想要做很多很多想要做的事情……

可是自己的初衷变了,实现的是最真实的梦想吗?

现在要到考大学的时候了,面临香港学生最恐惧的公开考试,可谓一战定生死,只想好好地努力一次,因为只有进到里面去,才能有多一点的时间去实际自己想做的事情。

等考试一结束,一定要好好把其他的文章都写了改了,也算是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观众。

说了一大堆废话,感觉都不知道自己上面是在说什麽了,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要说这些,要是不说就觉得怪怪的。

之前有认识也挺久的朋友问过我(对啊,要是你在看,那就是在说你),不论是在玻璃球的白马王子还是它的番外没关系只是未来没有你,感觉主角跟邵奕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有点涉及男女之情的暧昧,也问到主角真的没有喜欢他,两个人没有在一起吗?

唔……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也跟某人商量过了,也觉得好像不说出来不太好,最後决定在这里也一并说了:

对,他们两个算是在一起了,我想有看的应该知道我在暗示什麽。

虽然我曾说过:「青梅竹马就是在你面前脱光了也不能引起你任何生理反应的存在。」可是事实是当他真的脱光了,你的鼻子就会很自然有反应。

也许是两个人接触太多,也习惯对方的存在了,要是有一天告诉我某人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我也会觉得有点怪怪的,像是少了点什麽,不太自然。

女性自慰手指时动态图 B逼逼

既然习惯了,感情也有,试着在一起也算是自然。

他们对彼此的喜欢不像《绫兰转》里面女主角那种喜欢燕羁默默的温柔体贴,也不像《大神在身边》那样直接,不像《我说,黑客你好吗》里面的奇幻,更不像《玻璃球的白马王子》里李玮皓跟「我」的那般深刻,只是习惯了,不讨厌对方便这样了。

而确定在一起的时候,也跟什麽言情小说桥段碰不上边,因为现实世界就是这样:

就只是某一次他放假回来我去他家玩,在用他笔电看BL动画,然後又逛了一下美男吧,身为一个常常被其他情侣闪瞎自己眼睛的腐女,为了发泄心中的郁闷,就很自然喊了一句:「我空虚寂寞冷啊!!XXX,我跟你说,我一月二十五号就要十八岁了,我跟你说我要一个外国美男当礼物,不管你空邮还是平邮,也要寄回来给我啊!知道了吗?!」

跟我很熟的人都知道,本人自问如果世界上有一种职业叫做「帅哥评监员」,我肯定不管它是在沙地阿拉伯还是非洲都会立刻跑过去,我电脑里就有一堆珍藏的帅哥照,始终认为帅哥这种东西就是要在不同时候不同地方看仍然有惊艳的感觉才算帅。

此外,我人生的两句名言就是:「我喜欢男人,我很喜欢男人。」和我相信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好色的灵魂,只是我的比较明显而已。

某人家钟点打扫的阿姨都已经习惯我的存在了,所以也不会说些什麽,听见这些都只是笑了几句说类似什麽「上了大学就会看见美男」之类的话来鼓励我努力学习,那时候某人可能是在做功课要的报告,就很冷淡「嗯」了几声。

我故意要害他做不了报告,又重复了好几次,最後他被我弄得不耐烦了,乾脆就扔下报告,我必须说他是用吼的骂一句:「帅你妈蛋啊!有我在其他人帅个鸟蛋!」

(以上粗鄙的说话是从我这边的语言翻译过来的,可能是因为本人最近很喜欢说「你妈蛋啊」这句很诡异的话,说着说着就把人给教坏了。)

「就是因为有你在,所以就显得别人都比你妈蛋还帅!」

「我妈没蛋他们就不帅,你有种找个比我帅的人出来,我立刻给你打包十个外国美男包邮费寄过来给你!」

女性自慰手指时动态图 B逼逼

待本人数了几个公认长得不错的名人(其实本人不觉得他们好看,就只是用来压场的),他依旧不相信,我想他已经是气疯了,他就说了一句:「看他们那张像是踩到屎一样的脸,就知道就算我毁容了也比他们好看。」

「……」踩到屎般的脸……

之後的就不说了,反正就是闹了很久,话题转了很多又回到找男朋友上,好像他说了一句类似是「既然你那麽喜欢帅哥,乾脆我们就在一起吧,都那麽熟,不用麻烦找什麽狗屁男朋友。」

然後我很嘴贱的为了一口气说了句「好」,因为大家很熟,本人脸皮也比较厚就不尴尬,便开始约法三章起来,例如说:不准找小三出轨啊,许多很无聊而平日我们常常在做的蠢事,到了最後就是我的BL动画没看,他的报告也没写,回家的时候也比平日晚,被骂了一顿。

感觉事情来得有点快,事後想了很多遍--这样子算是背叛了李玮皓吗?

我心里总觉得这样不太好,不只是和某混蛋,而是试着和别人交往的时候我也觉得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像是违反了当初的一点什麽,就是那种应该要为他守身如玉的感觉囧。

只是想到李玮皓母亲以前说过的一句希望我能继续走下去的话,感觉又变淡了。

我希望不算是背叛,但心里总觉得是背叛,所以从答应试着跟某人在一起开始,始终还是像以往的相处方式,像是朋友和朋友之间,没有变化和任何亲密的举动,比起正在交往的人还比较像是普通朋友。他可能也是知道我在想些什麽,也习惯以前的相处方式便不改了,他也不是那种会介意我以前事情的,也可以说只是挂上了交往的名字。

不管以後如何,只希望在故事里的人还是有看这故事的你都能喜欢这一个故事,有机会也请要期待一下这故事的续集,这一次倒是希望写一点开心的了。

在此,诚心祝愿这里的每一个你都幸福快乐。

某只名叫嫣胧月的小猫

女性自慰手指时动态图 B逼逼

14012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