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学拉到没人的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秦悠,听说你跟七班的杜宇衡告白了?」

午餐时刻的钟声一响,班上一名女同学冲到秦悠面前,女同学嗓门本身就大,加上惊讶情绪,更是全班都足以听见的音量,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

秦悠呆住,见围绕在身旁的女同学们愈来愈多。

「我不是告白……只是有事找他。」她有些无助地揪起眉。

为什麽大家都以为她是要告白啊?那个叫杜宇衡的人很常被人告白吗?

「听说他对女生都很冷淡,所以反而让很多女生想认识他,五班的蒋以欣上次还直接跟他告白!」

「听说她被拒绝後哭了很久,之後还请假两天呢。」

「蒋以欣这麽美,杜宇衡还看不上,眼光好高啊!虽然他是真的满帅……」

「但太冷太有距离感了,很难相处啊,无法想像跟他在一起的样子。」

「也是……说到蒋以欣,虽说是美,但听说个性不太好呢……」

女同学们纷纷自行八卦起来,段玟玟趁势把秦悠拉出人群。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走在前往小卖部的途中,秦悠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向段玟玟说明。段玟玟听完觉得杜宇衡这人有些怪异,所以当秦悠想起要到中庭与杜宇衡赴约,而匆忙离去时,她决定也去中庭一窥究竟。

不过还是先去买个便当吧,肚子咕噜咕噜叫着呢。段玟玟摸着肚子。

应该不会在这麽短的时间内,秦悠就被人给欺负吧?

偶尔该放手让那孩子自己独立独立呀!段玟玟望着秦悠离去的背影,莫名有种母亲的心情。

秦悠到中庭时,没看见杜宇衡的人影,倒是有一对情侣坐在其中一石制桌前卿卿我我地互相喂食,看见她一人站在这儿也毫不忌讳,反而秦悠觉得自己在这儿很是尴尬。

她悄悄地坐在另一桌前,等待着杜宇衡,瞥见情侣吃得津津有味的食物,肚子也开始咕噜作响。

好饿呀,秦悠摸着肚子。今天的运动量特别大,却没买午餐便匆匆来赴约,已过了十五分钟仍没见来人出现。

他会不会是在耍她呀?不然怎麽会约个十二点在中庭呢?

虽然班上同学说他冷、很有距离感,但她觉得……他是个好人呀,不然怎麽会把钱包还她呢?所以应该不至於会骗自己吧……

秦悠看了眼手表,决定再等十分钟,若十二点半仍不见人影,她就走人吧。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殊不知正当她有这个想法时,桌前突然出现一个红豆面包。

她一惊,仰起头,杜宇衡就在她眼前。

他低头凝视着眼前的人儿,鼻尖沁着一层薄汗,额上的浏海也因汗而有些湿润,一双不算大、却圆而明亮的双眼露着惊喜之情,骨碌碌地望着自己。

他不发一语地在她对面坐下,拆开手中的便当,迳自食用。秦悠愣愣地看着他吃了几口後,抬眸望向自己,示意她桌前的红豆面包。

「不吃?」

她僵硬地指着自己:「……给我的?」

「还是你想吃这个?」他指向自己的便当。

「不、不用了,你吃就好。」秦悠摇了摇头,缓缓拿起红豆面包。

他真的是个好人哪,还给她买了红豆面包。她傻气地对他一笑,柔声道:「谢谢。」

俩人没有再交谈,安静地各自吃着自己的午餐。

或许是因为秦悠本身也并不是话多的人,所以这样俩人无对话的情况,反而让她没有先前要向他开口说话时的紧张心情。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平静且安稳的气氛让秦悠差点忘了自己为何在此处。

他约她来不是要告诉自己想要什麽谢礼的吗?她猛然忆起。正想开口,却因嘴里的面包噎住。

「咳、咳!」身边没有水,秦悠只能咳个几声让自己舒缓一些。

「没事了?」头顶传来低沉的嗓音,她发现杜宇衡已站在自己身旁,一手撑着石桌,微俯下身看着她。

他看起来好像……在担心她?秦悠一怔。

「没、没事了。」她移开与他对视的眼。「……谢谢。」

杜宇衡回到原本的位置,眼神恢复原本的清冷。不,比平常要再更冷一些。

「以後说话前先把食物吞下去。」

咦?怎麽觉得他在对她生气……

秦悠缩了缩肩,似受气的小媳妇儿般,弱声应:「……知道了。」

「你想说什麽?」杜宇衡瞥了面前低着头的人儿一眼。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遭他一提,秦悠连忙回想起方才要问的事:「你、你想好要什麽谢礼了吗?」

「手机带在身上吗」?

「有……」她一惊,天哪!难道他要她的手机当谢礼!

受到杜宇衡眼神的指示,她仍是听话地乖乖拿出口袋中的手机。

「它用了快三年,已经——」很旧了,她还未说完,杜宇衡已经在她的手机里按了几个键,突然间他的手机铃声响起,随後他便将手机又还给她。

「等我想好了再联络你。」秦悠傻傻地看着手机萤幕上显示的联络人资讯。

原来不是要她的手机啊。杜宇衡……原来他的名字是这样写的。

「你叫什麽名?」他微微挑起眉。「……红豆面包?」

别再叫她红豆面包了啊——

「我叫秦悠,秦朝的秦……悠悠我心的悠。」

「悠悠我心的悠……」杜宇衡嘴角弯起难以察觉的弧度。输入完毕後,将手机萤幕转向秦悠。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秦悠有些尴尬地笑,点了点头。

其实她每次这样自我介绍时总是觉得有些别扭,之所以会说悠悠我心的悠,是因为她国文差,但想给人家认为自己国文造诣好的第一假象,於是翻了辞典後觉得此句特别好听,便决定拿来当自我介绍了。

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久而久之已成习惯改不了了。

「对了,红豆面包的钱我之後再给你……」秦悠将面包的塑胶袋摺好後,带着歉意地对杜宇衡说。

「不用了。」他起身,准备将垃圾拿去扔。

「可是这样我又欠你了……」秦悠连忙起身,嘟嚷着。

杜宇衡意味深长地盯着她几秒後,留下一句:「以後再还。」便旋身离去。

躲在树丛後观望着俩人互动的段玟玟,嘴里的肉差点掉了出来。

她方才买完便当後立马飞奔至中庭,却看见秦悠独自一人坐在石椅上,本以为她被人耍了,想带她走时,杜宇衡出现了,她便赶紧藏身观察着。

这小子见秦悠噎住时,虽然没有很显见,但仍看得出来他面露些许慌张,迅速起身到秦悠身旁,一手伸向她的背,似是想要帮忙平顺她不停地咳,却又踌躇不前。

就不说俩人无言进食的过程中,他时不时地瞥向秦悠,之後甚至还跟她要了手机号码。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他的眼神、他说的话……怎麽形象跟早些时後班上女同学说的都不一样啊——

她家小绵羊被大野狼盯上了——

母亲我很是担忧啊……段玟玟皱起眉,咬着下唇,望向正走回教室的秦悠的背影。

「玟玟,我吃很饱了。」秦悠把段玟玟给她的布丁推还回去。「……再吃就胖了。」

「那正好啊!你应该再长点肉。」段玟玟直接拆开包膜,喂了秦悠一大口。

「是啊,你们女孩子总爱减肥,其实有点肉才好看哪!」张健一啃着鸡腿,含糊地说着。

段玟玟嗤了一声,冷眼道:「你们男生说的有点肉,是胸前要有点肉吧!」

「干嘛瞪我?刚才不是你先说让秦小悠长点肉吗?」张健一喊冤。「自己把话题带偏的!喂!别朝我扔纸球啊!」

秦悠无奈地看着一旁打闹的俩人,随後瞥了一眼对面安静吃着饭的杜宇衡。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那天跟杜宇衡交换了号码後,隔天他传了讯让她同样在十二点到中庭。本来她是想先到小卖部买午餐後再去,结果俩人正好在门口碰着,她不知道杜宇衡的话究竟有什麽魔力,他只说了声「去中庭」,她便听话地直接去中庭等他了。

结果段玟玟也随着她来中庭,那天杜宇衡买了份鸡腿便当给秦悠,没料想到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原本杜宇衡要再去趟小卖部,但秦悠心想此时恐怕也没剩多少食物了,也不想再更加麻烦他,她赶紧拉住他,说明她们分吃一个就足够。

她真的不想越欠越多了啊——她悄悄在手机里记上当天的午餐费。

然而隔天,他同样要她到中庭,并且像是有预知段玟玟依然会跟来,讯息中还加了句:会买你朋友的份。

到了隔天,莫名其妙地,连张健一也加入了。於是他们开始每天一同到中庭吃午餐。

有了段玟玟和张健一俩人,气氛总是相当欢闹。

秦悠起初虽不适应张健一的热情,就像刚认识段玟玟一样,但久而久之,也能自然地回应他的善意与热络。

四人聚在一起,正好俩人闹腾、俩人文静。

偶尔他会开启话题。

「喜欢吃萝卜?」

「喜欢。」她眯眼笑。「尤其我妈煮得可好吃了。」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偶尔她也会尝试搭话。

「你们班英文是陈老师教的吗?」

「嗯。」

「我怎麽觉得他教得我英文更差了……」秦悠面露懊恼。「……原本好一点的。」

杜宇衡敲了下水瓶,她一边沮丧,一边无力地点了点头,转开瓶盖饮水。

或许是第一次一同吃饭时她噎着了,隔天他还买了瓶水给她,她有些惊讶,隔天回讯让他甭买水了,她会自己带。

之後,每当秦悠顾着吃都没喝水时,杜宇衡便会提醒她。

「我教你吧。」

他托腮,望着面露傻气的女孩儿。

被同学拉到没人的地方摸下面 校花摸

——

俩人互动开始变多了啊~

开车日或许(?)不远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