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夹水果play:bl腹肌照片不要看到脸的塞

即使乘多少次的摩天轮、玩多少次的旋转木马,

最後……我们还是得停下来。

一切,将会回到原点。

*********************

回到家里的时候,早就已经是黄昏了。我坐在椅子上弯下身来揉着酸疼的小腿和脚踝,看着窗子以外那一片橘黄色的天空飘过几缕淡云,像是刻意要把如此和谐的颜色调淡似的,外面那棵已经待了好几年的大树被风吹拂着枝桠,可待在房间里的人却是听不见风的声音,只看得到树叶的晃动。

听着楼下略带嘈闹的说话声,使我的耳膜微微发疼,不禁又习惯性地皱起眉头,到了腿上疲累的感觉消失了些许的时候,才盘膝拿起电脑桌上一杯散发着暖气的苦茶,看着白色马克杯中墨绿色的液体数秒,才缓缓喝了进去,让喉咙享受发烫的感觉。

明明现在是炎热的夏天,但却觉得身上每一处地方都很冷,连心脏都是冰冷刺骨。我瞄了那整天运作从没停下的空调一眼,最後还是没伸手去拿遥控器,只是抬头又灌了一口苦茶。从以前开始,我就独爱喝那些别人都讨厌的苦涩东西,当中以苦茶和黑咖啡为无时无刻皆不离我身的饮料,那种苦涩後微酸的感觉好像是身体中的一部份似的,怎麽割也割不开,却是早已让我习惯,如同呼吸一样。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我喊了一句:「进来吧。」妈妈轻推开了门,手中捧着带着香气的饭菜走了进来,我摸了摸肚子,这才发觉自己早就有点儿饿了。

「小静,你今天肯定累了吧?来,快吃点东西,我煮了你最爱吃的煎虾和糖醋鱼呢!」她笑着把碗筷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来。

我望着那些颜色鲜艳的饭菜没动手,只问:「其他人呢?」

「啊,他们都还在楼下聊天呢!小静要下去跟大夥儿一起看电视吗?」我摇了摇头。

调教夹水果play:bl塞

「不了,我想要在房间里休息。」我故意揉了揉双腿,暗示我真的很累。

她「啊」的一声恍然大悟,温声道:「那麽小静你就待在房间里吧,妈妈先去招呼邵姨姨他们。」

「好。」我应了一声,她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着再度被关上的房门,其实妈妈一直都知道所谓「很累,不想下去吃饭」、「有事情要做」或是「不想打扰客人」的理由只不过是一些藉口,背後的原因是:我根本就不喜欢大家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吵吵闹闹的,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模式。

肚子填饱了以後,我拿着空空的碗筷从房间走到楼下,想要静悄悄的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把吃完的餐具放到厨房里,可是我正要转身走回房间的时候,便看见邵奕懒懒地依在厨房的门口旁边打量着我,恰好挡住了我要走的路。

「让开,我要回房间。」我试着从他的身边经过,可他却是有意无意的不让我离开。

「你刚刚没下来吃饭。」他语气毫无高低起伏,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我很累,你快回去陪你爸妈去,别挡着我。」久久没有上过街去,瞌睡虫早就已经找上门来了。如果他再挡住我不让我回去的话,我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发飙,我自问是一个在睡眠不足时脾气会很差的人。

「跟我去看一场电影吧,吃完饭刚刚好。」

我毫不犹豫地回道:「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他当我是傻瓜吗?我昨天才被他跟妈诱惑了一次,我怎麽可能还会想出去?而且天都快黑了才去看电影,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浪漫情调的女生。

他看似还要说点什麽的时候,邵妈妈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咦?你们要去看电影吗?」她正站在我和邵奕的身後刹有意味地看着我们,这一句话倒是把其他人的吸引力全都引过来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大叫。

调教夹水果play:bl塞

我正要说「不是」,邵奕已抢先一步道:「对,等她换好了衣服,我们就出去。」他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不容反抗的警告。

「太好了!小静,你不是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吗?现在有小奕陪着你去,那该有多好啊!晚点回来没关系,你们就即管去玩一下吧!」妈妈高兴地说着,我按捺着自己心中不满的情绪,依旧是一脸的平静。

「我有点累。」我指了指双脚。

「电影院并不远,里面有位子可以坐,等一会儿就不累了。」邵奕看起来是死都要把我拉出去了。平日不太说话的邵爸爸此刻也帮着咱家的儿子道:「邵奕,记得把小静顾好。」邵奕点了点头,示意我快点回楼上去换衣服。

我望着大厅里有着不同表情的人们,心想着这次是逃不过了,只得默默地回房间去随便找了件鹅黄色的衣服和白色短裤套上,穿了双运动鞋便下楼跟着邵奕的背後走。我从他的眼中看不出来任何的一丝不悦,只不过是跟他出门而已,还用不着花太多的心思,我不介意,他也当然不会介意,也没资格介意。

出了家门後,那是比在漆黑的房间中稍亮一点点的世界,周围都是亮了灯的民宅、高楼大厦和马路,我们俩静静的往着街外的方向走,不时有几个人与我们刷身而过,也都没去注意他们长的是什麽脸。到了电影院的时候,邵奕让我先站在门口等,自己则是走去排队买票,这又是一阵女生群中的骚动。

我轻叹了口气,看着头上那列举出不少电影剧目的列表,完全是打不起精神来。这年头所有在电影院上演的电影大多都是一些说情爱的,要不是爱得死去活来,就是其中一个主角死了什麽的,别人都以为那些都只是故事,但是如果没有那麽一两次真正发生过的恋情,又何来那麽多「虚假」的幻想?

「买完了。」邵奕的声音在我背後响起。

我扭头去问:「买了什麽?」他递给我一张票,我一看这剧的名字便皱起了眉头,真是没想到他会对那种初恋纯情的电影感兴趣,这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进去吧。」他没看我,拉着我就走,我盯着他握住我手腕的手,无声无息地松了开来,但上面温热的触感还是留着的。其实我有些惊讶,我原以为邵奕的手应该是冰冷的,就像他待其他人的态度一样。

他看了我一眼,最後还是没说点什麽,只是迳自往前走,而我是默默地跟着他走进放映院里。

调教夹水果play:bl塞

**

或许因为是夜晚的关系,只亮着微弱灯光的放映院里大部份都是一些陷入爱河之中的情侣,在找到位置以前不时都听得见那些甜蜜的窃窃私语,伴随着几丝幸福的笑声化成了电影开始以前的一段小序曲,每一个人都仿佛那麽的享受,享受这一刻与那个人待在一起的喜悦。

并不是说爱一个人不好,而是……如果自己早就已经是一个寒了心的人,又怎麽能感受到别人那种被爱与爱人的感动?

喜欢这种东西,对於以为找到了一生最爱的人来说,是没有尽头的,那也就看不见最後的那一步只不过是踏入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潭罢了。

「坐下来吧。」听到邵奕的声音,我这才慢慢地坐了下来,恰好能让另外一对一直站在我身後的男女通过。

我下意识坐了下来便看向周围的环境,心里有些疑惑为什麽邵奕要选这麽一个称得上是偏僻的位子。虽然说仍然能够清楚的看到萤幕上在演些什麽,但却是个「自己看得见别人在做什麽,别人却不会注意这个角落」的那种特别位置,到最後我还是没问他原因。

在等了大概五分钟後,灯光开始变得极为灰暗,然後伸手不见五指。这部戏我还是知道的,有一次在上网码字的时候看见网上很多人都在讨论,说什麽很感动之类的话,只是自己看了那麽多,还是没找到那个让我能流出眼泪来的重点。

或许那句神秘的句子是真的:水瓶座的人都不太懂哭,因为眼泪早就已经在心中凝结成冰了。

「我的朋友们喜欢她的方法都很不一样……」电影中那男主角在背景旁白中缓缓说着。

前半段的部份都是在说男主角跟他的那一群朋友如何认识那个让他们後悔一辈子的女生,然後整天想着如何把那女生追到手,对一般人来说,这应该可以说是在高中生活中一段很难忘的回忆吧?但这种事情,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遇到的,就算遇到了、让世人看见了,更不是每一个人能懂。

我瞄了一眼坐在我右边的邵奕,後者也同时扭头看了看我,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在跟我想着同一样的东西,或许是更复杂的。

调教夹水果play:bl塞

「别看着我。」邵奕说完後又把脸转回去面前萤幕。他从小就是这样,总爱用很隐晦的方法来揶揄我。

我不回答他,但还是依他的话做了,继续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

到了中後段的时候,我的腿早就已经不酸了,但是眼皮却开始打起架来,我皱了皱眉轻揉了眼睛一下,想着说倒不如闭目养神一下的时候,却听见一把很好听的男声在缓声唱着:

”你的爱值得信赖你的心靠在身边

只要你在我就有许多梦想只要你在我就有更多力量

亲爱的我多麽幸运人海中能够遇见你

亲爱的我多麽盼望就从这一刻起和你分享所有感觉……”

我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自动地僵住了,原本快要把意识全都蒙蔽掉的睡意一下子全都没了,我完全没发觉到自己对歌声的反应是如此的不像平日的自己,像是原本那一池静水被扔进了一颗小石头,泛起了一丝涟漪,最後越扩越大,到了不能忽视的地步。

「这是……」邵奕没回答我,只是静静的坐着。

”你的爱没有保留你的心献给了我只要你在我就有更多理想

与你同在就好像拥抱天堂

调教夹水果play:bl塞

亲爱的我多麽幸运人海中能够遇见你

亲爱的我多麽盼望每一天在这里永远永远有家的感觉”

我耳边回响着那首背景音乐,脑海中像是把每一句歌词中的一字一句都砌成了一幅幅的图画,里面的人物是那麽的翊翊如生,那两张脸是那麽的熟悉,就像是自己的脸一样,连五官上每一寸皮肤的触感都是知道的、那脑海中温热的紧抱也是有过的……

眼角捉到场内最光亮的那一点上的一幕,男主角伴着最爱的女生在无人之境中放天灯的那一眸间,好像就已经注定了他们永远的别离似的。那一刻,我听不到对白的声音,只看到其中的影像,或许演员之间的爱是假的,却还是隐约勾动了我体内的一根「刺」。

心里忽然涌出来的感觉是无穷无尽的,犹如要把我这个人完全吞噬了一样,不留给我一点曾活着的痕迹,看似失去了什麽很重要的东西,很酸涩的味道。我抿了抿唇,把变得微酸的气息全都咽了回去。

忽然眼角被什麽柔软的东西覆上,我颤了一下,回过头去微愕地看着仍旧淡然的邵奕,一开口说话竟是自己也没想过的沙哑:「你……」

「拿着。」他说道,我伸手按住了眼角上那片软软的东西,恰好与他伸开的指尖刷过。

「这……」我看着那张面纸有些疑惑,不明白他想要做些什麽。

我还没说完,他已经把手覆在我的耳朵两侧,世界一下子静了下来。他嘴巴张动着像说了点什麽,声音我是听不见的,可我却清楚地看到他在说:「别哭了。」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眼角温温的触感仍是一直留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