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一笔是什么字?_两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舔一

明天就是周一,林昕晨竟然破天荒的在客厅坐上一整天。

往日,凡是假日他便乖乖坐在书桌前,看看书、复习上课内容。除非有要出门,不然他铁定是在房间里的。

手中的遥控器一直按,电视机内的节目一台接着一台的被转掉。客厅最近刚换掉的白色日光灯已经装上了新的,原本灰蒙胧的灯光变得更加洁白。可惜这般改变和林昕晨的心情无法相互对应。

从昨日回到家之後,不知怎麽的心思一直很乱。就算看着天空也会冒出陈博安灿烂的脸。如果是洗个澡,也会想起在厕所的尴尬情形。

他自己虽然不清楚,但是隐约知道些端倪。

就在刚才,自己阖上了书本,百般无奈的坐在已经陪着自己将近九年的沙发上。沙发很大,当时全家人还一起去选购,不过它因为时间的历练变得有些黯淡,深褐色的牛皮摸起来非常乾瑟,不知何时开始这张沙发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林昕晨觉得,应该是从父母不常回来那年开始的。这个沙发足以容下他们全家共三个人,只不过这几年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这里了。

没过多久,家里电话就响了。

林昕晨离开沙发走到了桌子前接起了电话,这举动真的非常少见,几乎不曾有过。

加一笔是什么字?_两舔一

然而电话内传来的那个熟悉的声音,却是自己许久未见的爸爸。

『喂?』

『昕晨,我跟你妈在外面发生了一点事,最近不会回家。』电话内的人一说完,林昕晨的表情就变的更加阴沉。从话筒传来还有些杂乱的声音,不是在市区的那种吵杂,而是有很多人在怒骂及大声谈论的声音。

『我知道了。』

『还有,这几天出门要小心一点。』接着又听见一声彷佛是物品被重摔到地上的声响在父亲的语音後。还想开口接续问的林昕晨,只听见爸爸将电话拿远,对着後方吼了一声甚麽後就被对方挂了电话。

林昕晨握着话筒发愣,随後一直快速的按着重拨钮,想要再次拨通电话,不管自己在怎麽样的拨打,父亲的手机仍是无法接通。连续试了好几次,电话内一直处於无人接听的的状态。

无助的放下电话,林昕晨无法控制脑子糊思乱想。其实他根本不知道父母的工作内容,并非不是不想知道,而是父母不让他知道。

他曾经想了解过。就在几年前,某个下着大雨的晚上,林昕晨正在客厅吃着饭,门突然大开且走进两个熟悉的身影,林昕神开心的跑过去迎接,不过一接近却发现父亲身上、脸上都有着大小不一的伤痕。母亲只是要自己别担心,只是工作出了点状况受了伤而已,然後两人在家不到两天又出了远门去。从那次起林昕晨便开始对父母的工作有所忌讳。有次他鼓起勇气开口寻问,父亲只是温柔的抚着他的头,然後不语。往後只要再次提起,他的父母便是避而不谈。

加一笔是什么字?_两舔一

「好烦。」

林昕晨自言自语说着。走回沙发用力重重坐下,因为受到压力,沙发陷了下去。林昕晨好想就这麽一直陷着,最好就这样埋进沙发里。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突然之间,林昕晨想到了死亡。这种生活没有目地,每天只是孤单的活着。除了书本的陪伴之外就只是空荡荡的屋子衬托着自己的寂默。

好,孤单……

『我这叫不耻下问!』突间有这麽一句话在耳畔响起。

林昕晨醒了过来。对了……还有他……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不就是陈博安吗?那个爱玩又调皮,在自己陷入困境时救出自己的陈博安……

那个喜欢李青晴的陈博安。

林昕晨突然间哈哈大笑,自己这是怎麽了?为什麽会感伤呢?明明就是朋友而已嘛!陈博安喜欢李青晴对阿,还是他当初来找他的目地呢。不如就继续帮助他吧。

加一笔是什么字?_两舔一

此时,林昕晨才知道自己心烦的原因。

他真的喜欢上陈博安了。

大叹一口气後颓废的後仰,靠着沙发冰凉的椅背。林昕晨突然觉得好冷、好冷。

究竟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甚麽意义?

喜欢上错的人、不会有结果的感情,林昕晨不想仔细思考这些问题背後的起始点是甚麽,他选择了忽视。

这种喜欢,还是默默喜欢就好。

傍晚四点多,天空突然不再明朗,像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情般换了个色彩。乌黑的云朵,带着闪电遮住了背後的湛蓝。

加一笔是什么字?_两舔一

水滴争先恐後的落在乾燥的地面发出一连串的雨声,彷佛在诉说着林昕晨的无奈。

关上了吵杂的电视,林昕晨独自躺卧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闭着眼睛静下来听着雨点由轻到重拍在窗户上。闭上眼後不自觉的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特别沉、特别稳,室内电话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反反复复不下数十次,然而林昕晨却一次也没有听见。

沙发上的人一直卷缩着单薄的身躯,身上轻薄的衣服无法遮蔽寒冷。

林昕晨睡的很沉。

好像真的不会醒过来一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