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娜回忆录林峰被连日两次口述柳曼娜

师父低头含住了我的小嘴,手在雪臀上揉搓起来,手指在臀瓣处,时而轻捏时而还按压着菊花那里。我手足无措,只能紧紧的抓着锦被。接受他温柔却沉重的侵犯。师父的舌头像灵蛇一样钻进了我的小嘴,然后滑滑的含住我的舌头,像吮吸酥胸那样吸起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覆盖在我上方,一手揉搓几乎跳脱出的雪白乳房,一手捏着臀瓣,食指竟然有一小节按进了菊洞口。我的身体越来越热,好像脱力般不知所措,只能呜呜的哼着,身下越来越热,那里也越来越痒,酥麻的想要叫。脑子昏昏沉沉,好像要晕过去了,师父终于将我的嘴放开,我像离岸的鱼儿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你跟师父在一起欢喜不欢喜?”我看着师父黑色瞳仁里倒映着的自己,喃喃道:“我可欢喜师傅了。”“那师傅这么对你,舒服吗?”我想了想,“舒服。”“身子骨还小,今天就先放过你。”师父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随机喊了热水,替我擦了澡便想用入睡。

第二天师父把我浑身遮了个严实,坐上马车归家了。撩起帘子,看着景色不断往后移,昨晚出了这档子意外,不知道陆之实有没有找她,算了,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亏得来了葵水,不然师父指不定怎么惩罚呢!想到昨晚的事,我的脸不由发热,从小恋慕师父,师父对我也是喜欢的吧…

回到府里,有种漂泊在外到家的归属感~~看什么都好亲切啊~~~外面的人纵使带着微笑,也是面具底下藏了刀子,令人防不胜防。此次回家,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比如师父的态度,偶尔出门,师父也会带上我,命令我必须着男装,给我打造了精巧的面具,外出带上。有师父在,去哪儿都心安。

第一次葵水后,知道我畏寒,师傅再忙都会掐着时间回府,给我暖手暖脚~第一次的亲热,仿佛不存在,但是我又能时常感觉到师傅眼神里的火热,心里暗自期待,想师傅对我动手动脚~~~捂脸羞羞~~~~~~

如我所愿,这一天很快到来。

曼娜回忆录林峰柳曼娜

跟师傅哥哥一起睡后在床上我便只着肚兜跟亵裤,每晚师傅都会手握我的小肉包揉捏不停,现在已经变成蜜桃,师傅对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是很满意的。

今天月色朦胧,看着窗外发了会儿呆,葵水走了,师傅又要离府了吧,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这么少,不知不觉离别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让嬷嬷关了窗,便躺下了,闭眼想要入睡,脑海里却不由想起在七星镇的那一晚…师傅为什么再没那样对我…脑海里想着师傅…我的手抚过自己的大腿,一路往上游移,到了臀,柔软又纤细的腰肢,嗯~自己的小手都罩不住的柔软,突然有点好奇自己的胸胸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于是我起身靠在床头,脱了肚兜,两只手捧着一只奶子观察,用手指搓了搓豆豆,豆豆挺的娇娇俏俏,颜色变得红颜,想起师傅的手法,两根手指捻着豆豆左右旋转,“嗯~~”我的嘴角控制不住轻哼出声音,腿间升起一股酥麻,有点快乐又有点害怕…为什么师傅不在

心里想着,师傅便来了,“真是个小骚货,自己倒是玩上了。”我看到师傅的眼里平时的温柔如水已经不见,看我的眼神热烈,像要把我给生吞活剥,心里一颤,腿间好痒…

“师…师傅…幽幽想要你,好痒~~~”我摩挲着双腿,有热热的水从那里流了出来,只有师傅才能帮我。

师傅趴在我身上狠狠的盯着我,随后俯身到我耳边,伴随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低缓呼吸,我的耳朵被含到了他的口中狠舔轻咬,然后是脖子,后背… “师傅…”我的手环着师傅的腰,粗粗的喘息着,随机师傅吻上了我的小嘴,把我所有的喘息吞入腹内,他灵巧的舌并不急着进入,只是不厌其烦的描绘着我唇瓣的轮廓、牙床,等我为他开启那紧咬着的贝齿,他才正式进入我的口中。师傅用舌尖轻轻地逗着我的舌头,时不时的划过我口腔上堂,我不住的颤栗。他又含住我的舌头,轻轻吮吸。 渐渐地,我开始回应他的吻。我的舌头和师傅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只知道回应他,任他索取。过後又忍不住渴求更多,我也学着师傅的动作,含住他的舌头,吮吸。 

师傅看着眼神迷离无法聚焦的我,满意的笑了。“别急……”此刻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却别有一番风情。 很快我的亵裤跟肚兜被剥的干净,师傅一只手放在我的胸上,白色的胸露出乳珠,被捏成不同的形状,另一只手找到了花丛上方的凸起,用力的点按。一阵阵的酥麻从下面传来,我不由得呻吟起来,带着童音的呻吟声不停从口中逸出,带出了意想不到的情潮。我的全身感知都集中在下体的那一点,“哥哥~~嗯~~~幽幽好舒服~~~~”

曼娜回忆录林峰柳曼娜

看见我这幅摸样,师父无声地笑了。他轻轻的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算是奖励,道:“好孩子,我喜欢诚实的乖孩子。”说完他分开我的双腿。 “不要!”本能的反抗,我将双腿夹得更紧。 “乖孩子,别怕,让我看看。”师父轻声安慰着,声音温柔而性感。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不容我质疑,将我的腿打开,我试图并拢双腿,却挣不过他手上的力量。 “粉色的,我的幽幽这里真美。” “师父…幽幽害怕。”我带着哭腔说道,同时用手遮住那令人难堪的地方。纵使快乐,不知道下一步是怎样的师傅让我有点心慌。 只见师父将我的手拿开,说道:“这麽漂亮的地方不要挡住,让我再看看。” 他用一只手指拨开我身下那两片花瓣,我忍不住轻颤,只感觉一股又一股的液体从下体流出,“好孩子。”他在我唇上落下一吻,便不再留恋。“看你流了多少水啊……” 师傅的话令我感到难堪,还不及多想只听师父喊着白嫩胸脯含含糊糊说道“让我尝尝你的味道。”他说完,便将头埋进我的双腿间。我感觉到师父柔软的双唇吸住自己身下那条细缝,忍不住尖叫出声:“啊……别……” 

  他的舌头来来回回的磨蹭着那条细缝,时进时出,上上下下。引的我发出了一连串的呻吟声:“嗯……啊……啊……” 他的舌头才又来到那敏感的小核处,用舌尖在上面飞快的逗弄着。我失声尖叫:“啊──啊啊──天──嗯──啊──啊啊────”浑身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忍不住弓起身子,将下身拱起,更贴近他的脸。在一阵剧烈颤抖之後,一股热流从下体奔流而出,师傅这才满意的离开我的下身。感受到他的舌离开之後,我兀自颤抖了一会,才渐渐平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