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曼娜: 我和岳疯狂需要柳曼娜

那年师傅随他爹出去历练,途中遇上仇家,师傅他爹没能救回来,为了躲避仇家,师傅选择绕远山林而行,而我就是在一个月色幽幽的晚上被师傅哥哥捡回来的,所以叫幽幽。我的师傅文武双全,在江湖中威望很高,长生玉立、君子谦谦,看似温和有情,实则淡漠疏离,除了对我。师傅不说话时阴柔绝美,微笑又显得阳刚俊朗,这两种极端的特质在他身上却是意外的融合。师傅的女人缘实在太好,8岁之前,师傅都对我不太上心,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虽然长乐阁位置偏僻,位于深山老林,但是还是会被厉害的师傅的追求者找到,当然这也是极少数的了。

虽说年岁尚小,但是作为我与师傅哥哥的转折点来说是一生都难以忘却的。师傅哥哥经常不着家,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好吃的好玩的,直到那一天,他的爱慕者之一闯进了府邸。长乐长乐,长长远远的平安快乐。师傅不在,我在府邸便是小霸王,从未想过会有陌生人进入,看到陌生的漂亮姐姐忍不住靠近,是的…那会儿对师傅还未有过半分非分之想…

漂亮姐姐是跟着师傅进来的,师傅的脸并没有什么表情,只限她在客房与花园走动,于是就碰到了正在花园里扑蝶的我。“你是谁家的孩子呀,长得真是粉雕玉琢,年画似的”,漂亮姐姐问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十分翘皮可爱,当然若我知道她天使的外表魔鬼的心肠,是断断不会搭理她的,可是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苍凌是我师父哥哥”,我仰起头回答道,只见漂亮姐姐呆呆的问道:“他什么时候有你这个徒弟妹妹了?我怎么不知道?”“因为我从小就长在府邸里,从来没去过府外…”漂亮姐姐柔声问道:“那你师父应该是把你当女儿在疼了吧?”我皱着眉头思索了会儿,点了点头,补充道:“还是最疼爱的那种!”漂亮姐姐往四周瞧了瞧,指着花园旁边的湖说道:“口说无凭,你敢不敢跳下去试试,有意外才能看出你师傅哥哥是不是真心疼爱你呐。”“虽然小,我可聪明着呢!真没想到姐姐长得这般好看,还要欺负小孩!”我生气的回复道,竟然要我这个小小孩去水里,别说我不会游泳,就算不慎落水,发烧感冒的滋味可是不好受的,过年那会儿就因为发烧床上躺了好多天,师傅哥哥都不让放烟花!(府里的下人从幽幽记事起就告诫她湖边小心)“我比你大你就该听我的,我以后可是你师娘,你现在不下去,我就跟你师傅去说天天让你下水!”她的脸一下子变得狰狞,双手朝我抓来,“啊!!!”我闭上眼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的转身逃跑,小短腿加上平时又养尊处优自然比不过江湖上以轻功出名的“抚花仙子”,她瞬间追上我,提小鸡似的把我抛向了湖里,我只感觉四周黑暗…水不停的朝我的身体里进去…

嗓子眼渴的厉害,“水…要水…”只感觉柔软温润的触感覆上唇,湿滑却有力的东西把我的唇顶开,一股清凉流入嘴里,此时的我只想要更多的清凉…不够还不够… 水源源不断的咽下,心满意足的我再次沉沉睡去,而那柔软温润却并没有离开,缓缓的舔干我嘴角来不及咽下流下的水…直到锁骨…轻轻啃了下凸起的骨头…作罢。

自那后我落了怕黑的病,大概就是创伤后遗症吧,而师傅哥哥的床上多了一个我。

少曼娜: 柳曼娜

PS:有师万事足~~安全感爆棚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