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时男生问你真的想好了吗色文h文网: h文色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两马四人,逆着阳光,朝着归途迈进。

「我太高兴了!我好想唱歌!」小龙女忽地大声开口。

杨冠玲听了身体蓦地石化了起来,老梗雷女你没事发啥疯?

「好!我们一起唱!」刘长也笑着附和道。

TMD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套好的?当少女抽着嘴角在心里暗自想的同时,一首熟悉不已的曲子悠然响起……

「今日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蝴蝶儿忙~蜜蜂儿忙~小鸟儿忙着……」

杨冠玲瞬间被雷的口吐白沫,两眼翻白。

隐隐约约也感觉到身後男人肢体僵硬。

刘盈果然也有相同的感觉……少女有种想转身握手的冲动。

待唱完歌後,小龙女倚在刘长怀里甜甜的开口询问,「王爷可还记得咱俩的承诺?」

色文h文网: h文色

靠……是又想语出惊雷了吗?杨冠玲在心里疑惑。

「记得,当然记得,」刘长轻笑语道。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女主被闪雷二人组电到晕眩的分隔线────

大雨肆虐般的倾倒。

日一落,阴霾便布遍了整片天际,随着一声雷动,即落成雨。

「这天气还真是变化无常呢……」杨冠玲望着窗外小声呢喃了起来。

「沛县从以前以来就是这样,」刘盈默默的朝满脸困惑的少女淡然语道,「白天是晴天,晚上便下起了雨来。」

此时的他们正在沛宫。

沛宫,顾名思义便是建在沛县的宫殿,其内部结构和未央宫极具类似,是刘盈小时居住的地方。

色文h文网: h文色

悄无声且无息的便住了进来,没有设宴款待,没有大肆昭彰,只住一宿。

杨冠玲听闻时,也觉得十分怪异,这是指还要去其他地方的意思吗?

可当她看到刘盈沉着脸不语时,却始终不敢出声询问。

「时候不早了,你该休息了。」男人冷冷开口,朝少女的宫女们瞟了一眼,「好生伺候你们主子。」随即便要离去。

在偶们女主不知经过了几千几百次的『我到底要不要挽留你?』的内心挣扎後,她终於决定大声开口,「请陛下留下来陪臣妾吧!」

老娘要解毒!

男人浑身一怔,随即停下了脚步,冷声开口,「你以为我会答应?」

杨冠玲听了顿时傻了起来,她没想过男人会这样回答。

「你到底想干嘛?」男人回眸,表情冷峻。

看来,刘盈真的很讨厌她。

可是,她也不是自愿中毒的啊!

色文h文网: h文色

忽地委屈窜涌上了心头,杨冠玲顿时有些鼻酸。

她很想赶快解毒,很想赶快回家。

所以,她需要刘盈的帮忙。

「陛下……」少女轻唤着,带着哭音,眼泪从眶里直落而出。

刘盈面无表情,依旧冷冽。

「陛下……」她又唤了一声,语调惹人疼怜。

男人依旧只是瞧她,不为所动。

少女呜一声,朝刘盈猛得扑了过去。

「陛下……不要不理臣妾……臣妾觉得好孤单……」杨冠玲语气颤抖,带着几分撒娇,几分恳求。

刘盈眸光如急跳般的一闪。

「不要不理嫣儿……好不好……?」她低声询问,紧抓着男人衣袖,泪湿了衣襟,语调依旧轻颤。

色文h文网: h文色

刘盈内心如风吹过的烛火般不停摆动,他有些不知所措。

「陛下……」少女朝男人怀里蹭的更近了些。

下意识的,刘盈只能紧紧把杨冠玲抱住。

他很困惑,到底这样做是不是对的选择?

只是,在那个当下,他只想把少女抱紧,再闻一次芳香,仅此而已。

宫女荷儿悄悄的从一旁黯然退席,瞅了瞅自己的夥伴,发现莲儿竟还呆呆的立在原地!

拉了拉莲儿的衣袖,她有些气愤的气声开口,「主子们处得正甜,你还傻愣着什麽?」

莲儿一回神,连忙跟着荷儿走了出去,接着便说:「我觉得,咱们娘娘有些古怪。」

荷儿听了笑了起来,「娘娘古怪?哪里古怪?」

莲儿点点头,「那个眼神,那个笑容,不会错的。」

「眼神?笑容?」荷儿表情狐疑,「不!不!不!你看!娘娘哭得那麽伤心,分明是动情了!」

色文h文网: h文色

「不对!我亲眼瞧见!」莲儿语气激动,「娘娘嘴角在微笑!而且还是很诡异的那种!」

「才怪!才怪!明明就是动情……」

「不对……」

就在两位宫女争论不已的同时,镜头又悄悄的回到了我们女主身上。

「不要对嫣儿那麽冷淡……好吗?」少女请求。

「嗯……」

「不要不喜欢嫣儿……好吗?」少女继续请求。

「嗯……」

其实,莲儿一点也没看错,那个紧靠在男人怀里的少女,嘴角正在隐隐抽笑,带着几丝狂喜。

如果大家跟荷儿一样看不大出来,那就请镜头带到女主的内心里去……

「哇哈哈……」少女仰天大笑,笑得猖狂,「老娘要发达啦!」

色文h文网: h文色

杨冠玲开心的在她的解毒计画笔记本里,在『和小皇帝搞好关系』的选项华丽的打了个小勾勾。

所以,小受,俺来追你啦!她在心里大声呐喊。

终於,她也要走耍心机来追男仔的行列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