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候: 校长戴眼镜的女生好漂亮鹄

凉爽的风透过窗吹了进来,垂直的窗帘立马飘动起来,在空中呈现大幅度的波浪状。

啪嗒啪嗒——桌上摆放的相簿本正被风吹的往右翻动,发出极小的声响,却在这偌大的空间形成回荡。忽地一直手将那本相簿阖上,视线往窗口处看。

逐渐入秋了……夏子然想完的下一秒,便伸手把窗帘弄好,让它不再随意晃动。

他往下一看,便看到一抹熟悉身影。没多想,他把方才看的正认真的相簿放回抽屉,拿了钥匙、手机、零钱,就出了门。

相簿里顾名思义全是照片,虽然一个年轻人有照片是件蛮怪的事,可是夏子然很喜欢这种,去了哪里就拍起来的感觉,尤其是跟好朋友一起。

而他现在要见的人,正是不久前用简讯告诉他,要一起吃早餐的季雨妃。

一转开门,就看见原先低头看鞋子的季雨妃,察觉到他的到来,抬头惊呼。「哇啊……你还真快。」随即歪头笑了笑,绑着高马尾的头发顺势往旁甩去。「早安啊!」

「早安。你怎麽会突然想找我一起吃早餐?」关上门,他问着。

鹄候: 校长鹄

「没有为什麽啊,朋友不是都会一起想约吃早餐吗?而且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吃耶……明明家住那麽近,可以随时想约都可以……啊!那不然以後上学我们就一起吧!」

夏子然还未开口,含带喜悦的声音便阻挡他的去路。「那就这麽说定了!」不给他一丝反驳的机会。

虽然他没想过要拒绝。

走进早餐店,由於不是尖峰期间所以早餐店没有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家庭或是朋友,还有即将上班的人。点完餐後,他们便坐在靠於角落的位子。

「你……之後会转走吗?」季雨妃小心翼翼问着,彷佛用力一点,眼前的人就会不见。

夏子然愣住,那是之前告诉他们,因为家庭因素,所以每当父母因工作搬家时,他也要跟着搬走以及转学,但是这次……「不会,我爸妈答应过我,会到我高中毕业。」

他没想到她还记得自己所告诉她的事,但……她怎麽可能会不记得,毕竟,她都记得自己所承的诺,带他去淡水了啊。

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心中萌发出这样念头的夏子然,忍不住扬起一抹笑靥,打从心底说道。「谢谢你。」

鹄候: 校长鹄

无论是一开始他转进来时,她面露笑容的欢迎他,还是之後让他认识更多朋友,带他去他从没去过的地方,以及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友情,还有告诉他那些话。

『只要你有心想跟我们成为朋友,我们也会真心对待你!』

他都由衷的……谢谢她。

面对对方的飞来一笔,季雨妃显得不知所措,完全无法理解对方,不过她还是莞尔一笑,接受他的道谢。「不客气!」

喝了一口刚来的奶茶,季雨妃把话题回到方才。「到高中毕业啊……那我们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可以相处,不过还是很希望能一起上同一所大学。」

「我想是可以的,毕竟大学可以住宿。」

鹄候: 校长鹄

完全没料到对方的回覆是如此,季雨妃瞠目,嘴上挂着笑意。「真的假的?天啊!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一起更久了哦?我们可以认识更久了?真的嘛!」

那惊讶的嗓音逐渐变大,夏子然也忍不住笑出来,眼眸含笑,以肯定的口吻道。「真的。我们可以认识很久。」

听见对方的应允,季雨妃的笑容更深,随即她指着快冷掉的早餐。「我们还是快吃早餐吧,都快冷掉了。」

早餐吃到一半,夏子然抬头。「我还以为你会顺便找巧巧跟严落他们,怎麽只找我?」不自觉中,他对他们的称呼都变得更亲密。

对上他的眼眸,季雨妃乾笑。「我……忘了,当时只想到我跟你家比较近。」

夏子然低头笑着,没回答她。

走出早餐店,冷风迎面而上吹了过来,季雨妃拉高外套的拉链,手放进口袋里,抬头看着夏子然,与他的目光对上。

「啊,接下来也没事做,如果回家的话又太可惜了,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国中的学校?离这里很近哦,走一小段路就会到了。」

鹄候: 校长鹄

「好啊!」

随後季雨妃便拉着他的手腕,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还提了很多以前他们国中时期会做什麽,放学会去哪,以及哪边的树会开美丽的花,还有哪里是猫咪的聚集地。

也说了她跟程巧巧成国中就认识到现在。

「那间面包店的面包很好吃,还有那里的咖啡厅,气氛很好老板娘也很好喔。」季雨妃手指着店舖,笑容可掬。「以前我跟巧巧只要想说心事,都会去那间咖啡厅。」

感觉的出她们之间友情浓厚,夏子然盯着那间咖啡厅,彷佛能透过玻璃窗,看见国中时的她们。

蓦地,一声一如往常的低沉嗓音,带着笑意的飘进季雨妃的耳中,她抬头对上的是对方充斥暖意的双眸。

「那……不然等逛完学校後,我们来这间咖啡厅吧?」

「咦?然然你想喝咖啡?」

鹄候: 校长鹄

「不。既然那里是你跟巧巧说心事的地方,同样的,我也想跟你说一些事」

枝桠上的绿叶摇摆着发出细小的声响,上头开着不知名的花朵。跑道则是运用彩虹的颜色下去彩绘,而因树木高大所以操场几乎三分之一都是被笼罩,因此有许多学生便会想约一同到校打球。

视线一转,矗立於正中央的大楼,明显比其他的还要老旧,上头挂着突兀的白底黑字大时钟,底下写着学校的名字。

「那麽我就先带你去看看我的教室吧!很妙喔,我的教室三年都没换过,所以我个人对那间教室还蛮有感觉的。」

「为什麽没换教室?」夏子然记得国中是一年换一次教室,虽然他不曾有过换教室的经验。

「这样问我也……」季雨妃偏头想想,步伐没停的持续往目的地走。「应该是说,我教室的位子比较特殊,属於一二三年纪的交接地——就是这里!」

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有些褪色的班牌,以及成反比的教室。教室里头也装了常见的液晶电视,桌椅也换成了比较耐用的塑胶桌椅,黑板上还能看见老师写下的粉笔痕迹。

鹄候: 校长鹄

只要仔细一看,还能发现到墙上所写的文字与图案。

象徵着幼稚及蜕变还有青春的痕迹。

季雨妃走进空教室,坐在位於中央的位子,她手指右边的空位。「我跟巧巧之所以会认识,就像我跟你认识一样。当时我们就坐在隔壁,之後不晓得为什麽,也有可能是缘份吧,我们都是坐在一起。」

她轻吐了一口气,闭起眼又睁开,环顾四周。「後来发生了蛮多事的,像是班上意见不合啦,不团结等等。巧巧跟我的意见都差不多,我们甚至没有吵过假,所以一直到现在都很要好。」

「听的出你们的感情很好。」

「对啊。」站起身,将椅子靠好,她对上他的眼眸。「走吧,带你去观看其他地方。」

她带着夏子然走出教室,走出这最有回忆价值的教室。夏子然低头看着神采奕奕的女生,他想,如果自己没有转学,能跟大家一起毕业,感情一定也很好吧?

不过……这样他也不会遇到他们了。

鹄候: 校长鹄

也不会拥有现在如此快乐的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