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鹄:校长男人底线歌词鹄

“叮。”

姓名:离音

性别:女

属性:呆带深处自然萌

武力值:无法估量

能量收集:900

男人颀长健美的体魄被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包裹住,黑色的短发被他梳理在脑后,露出轮廓分明的脸庞,又长又卷的睫毛遮挡住了那双清冷的眸子,肤色是健康的麦色。这么一副无可挑剔的打扮,显然,男人正打算出门。

而这个正打算出门的男人此时此刻却躺在满粉的大床上,双手被捆绑在床栏上,罪魁祸首正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乌漾漾的美眸里饱含几许痴迷与深刻入骨偏执。

什么鹄:校长鹄

离音双手捂脸,悠悠的叹息,再过半个小时床上的男人,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小叔将会醒来,然后轻而易举挣脱绳子的梏桎,未留下只言片语毅然搬出被原主归之为“爱的小家”。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阻止小叔离开,而且要让小叔以目前被侄女下药捆绑在床的情况下与侄女发生关系,并且让小叔通过性爱的途径爱上侄女。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不是她想拒绝就拒绝的了,眼前她只能一不做二不休,遵从原主的意愿行事,因为如果不做——她会遏制不住想自残,想毁灭世界…

盯着毫无章法捆绑男人手腕的绳子,离音微微垂眸,半个小时内她必须在小叔醒来的前配置出一副软筋散。遁着原主的记忆在小区门外的药店购买了药材,花了几分钟的时间配置出软筋散给小叔服下,她便坐在床边静静等待小叔醒来。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离音的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小叔的脸上,望着他那两片诱人的菱唇,一时间有些恍惚,就着这么一张唇搭配上那张俊朗的容颜,笑起来的时候让人犹如沐浴在朝阳下,内心里所有的黑暗都随之飘散。

仅那一眼,便让她深深的迷恋,义无反顾去追逐他,乃至搭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清浅的笑自少女两片殷红的唇溢出,覆在男人脸颊的小手极尽痴缠,一寸一寸从额角滑落,最终在他唇瓣上流连,低低的呢喃由唇齿间溢出:“小叔,我等不及了怎么办?好想,好想亲亲小叔。”

床上的男人自然没有回应她,她勾起樱唇,脱掉拖鞋上床坐在他身上,双手小心翼翼捧着他的脸,俯身慢慢上前贴上去,她的唇很凉,没有丝毫的温度,他的唇很温暖,而恰恰就是这一点点的温暖是她穷极一生都在奢望追逐却无法拥有的。

什么鹄:校长鹄

“你在做什麽?”男人眉梢紧蹙,刚睁开的双眸清冷一片,音质一如他双眸清冷淡然,全然不似他沉睡时的温和润雅。

“我在做什麽?小叔不是很清楚吗?”少女眉眼弯弯,秀丽绝伦,舌尖儿在小叔唇瓣痴迷的舔抵。宗安致艰难的偏过头,动了动手发现自己全身软绵无力,心里一惊,面上却依旧平淡无波,只一双唇抿成一条平行的直线。

啊——就是这幅从容不迫的神情,让人非常的暴躁!少女双眸暗流闪动,阴沉的面色刹时消散,清浅的笑意从樱唇漾开来:“小叔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她俏皮的眨了眨美眸,始终柔媚的注视着他,宗安致不为所动。西装的纽扣一颗一颗被解开,眼看着她的小手伸向衬衣纽扣,宗安致终于忍不住开口:“乖,别闹,公司还有事务等着小叔去处理。”

就是这种宠溺的语气,有多久没有听到了?在小叔发觉自己对他背德的爱恋,几经劝阻自己都置而不理,一意孤行死皮赖脸贴上去之后,小叔便慢慢的疏远了自己,轻柔宠溺的语气不再,只余下冷淡的,疏离的,抑或是漠视的态度。

无论何时都紧系上的最后一粒纽扣被小手解放了两颗,露出男人精美锁骨,指腹来回搓磨,她抿唇又是一笑:“就算小叔一个月不去公司,以顾叔叔的能力处理起公司事务也是游刃有余的。”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写满了小叔你别试图蒙骗我的俏皮,单纯而又天真,却在对亲叔叔做出这般有违常理的行径。说教她听不进去,刻意疏远她又千方百计贴上来,宗安致脑门隐隐跳动,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宗离音!”裤子纽扣被解开,男人目光如刀刃。

什么鹄:校长鹄

“吼那么大声干嘛啦,我又不是听不到。”少女娇媚的横他一眼,美眸柔柔春水,凹陷的梨涡险些将男人的心神都吸了进去。宗安致深吸一口气,色厉内荏道:“宗离音!别逼我!我…”

“再继续下去,你明天就送我出国是不是?”她不耐烦打断男人,迅速脱掉身上的T恤和粉色蕾丝内衣,蜜桃形状的浑圆被她双手托住,嫣红的乳头微微凸出,配合她委委屈屈地娇嗔神态美艳妖娆,“小叔你个负心汉,把侄女的身子都给看光了,还想不负责吗?”

——————

PS:肿么办~~音音好流氓,嘤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