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欢化语言后现代古代HH小说 hh辣

黑夜的帷幕被破碎的玻璃割划,手也被玻璃割伤,流出一道一道,难以癒合的伤口。

黎明近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什麽叫做我还是一样?…」我害羞地稍微拨弄自己的发梢,问着乔许。

「你还是一样唷天亚,一样那麽美丽。」乔许半跪在我眼前说,我们从前很亲密。

不过那也仅止於小时候,这几年我们意识到自己长大了其实变得比较疏远。

「唷真是爆炸性宣言啊。」瑞德说,他是里欧的哥哥,他们不是双胞胎。

「是在求婚吗?」里欧,他将汤匙靠在嘴唇上说,眼前的果冻已经被吃了一大半。

「谢谢你,乔许。」我对乔许说,他之後就默默地走回座位,待我跟亚纪坐到面对面的位子上後,我再次说了。

古代HH小说 hh辣

「没看过你呢,你是?」我对某位坐在我身边的小女孩说,她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有着灰发绿眼。

「她是洁西卡,她很怕生。」坐在斜对角,离我最远,约瑟芬旁边的安娜替她回答了,安娜跟我们一样蓄着黑发。

「是吗?她是安娜你带过来的?太好了我们又多一个玩伴了。」我开心道,我最喜欢家族里热闹的气氛。

「不是玩伴喔天亚,她是粮食。」安娜一副无所谓地说了,安娜今年十五岁,跟我同年。

「粮食?」我怀疑地重复她说过的话,她是认真的吗?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麽要大老远地跑去高中上课?我可不是为了交朋友才去的。」安娜继续说了,切着她的牛排,下面明显的有一滩牛血。

我也不是为了交朋友才去玫瑰高中的,可是要我把同学当作是吸血的粮食?我办不到。

「很有趣呢安娜,你以吸同学的血为乐吗?」亚纪轻声问安娜,显然是很有兴致。

古代HH小说 hh辣

「与其说是乐趣不如说是种需要吧,代替用的动物血腥味都很重。」安娜耸耸肩说。

「是吗。我很羡慕呢,你能够去上学又能自由的吸血。」亚纪继续说,双手轻轻枕着桌子。

「你不能上学吗?」没想到安娜反问了亚纪。

「不会吧。」瑞德。

「真的假的?」里欧。

「真的唷,所以我不太知道外面的世界,请大家多多告诉我吧。」亚纪。

「说到高中过然还是要说那个吧里欧。」瑞德。

「嗯。」里欧。

古代HH小说 hh辣

「亚纪你知道高中女生吗?她们的血如健壮的母鹿…不,比她们的血还要更好喝。」瑞德。

「简直就像是花茶一样。」瑞德说。

「喔,是吗?那真是令人期待呢。」亚纪说谎,他明明就吸过高中女生的血。

也吸过了我的血。

总之亚纪成功地跟大家融入话题,我们有了个开心的晚餐时间,很快地来到了晚餐後。

「洁西卡,过来。」安娜轻轻地向洁西卡招手示意要她过去,洁西卡乖乖地过去了。

说是被邀请到天野山庄玩,可是她刚刚根本没开口说话,似乎也听不懂我们在聊的话题。

她整个人就像丢了神那样静静地吃完带血的牛排。

古代HH小说 hh辣

「斯。」伴随着些微獠牙刺入细嫩脖子的声响,安娜开始大口大口吸起血来,其他人见状原本要离开餐厅的脚步都停下了。

「啊。」洁西卡很快就没力了,她瘫坐在厅餐的椅子上面,安娜这才收手,舔了舔自己的手背跟獠牙。

「做太过火可是会被责骂的喔,安娜。」说话的是里欧大哥,大人们的餐厅就在隔壁。

不过我跟亚纪的爸爸要晚些日子才会到来。

那个晚上。

「这样好吗,放任他们这样欺负洁西卡…。」我揣揣不安地偷窥着隔壁房间,其他人都在轮流吸着洁西卡的血液。

他们太饥渴了,不是他们的错。

我们平常是禁止吸人血的,这就像被逼的天天吃素食一样痛苦。

古代HH小说 hh辣

「放他们去吧,我们阻止不了的。」看着小说的亚纪说,我们的床在同一间房的面对面。

「亚纪哥,我有些话要跟你说。」乔许的头突然出现在我们的房门缝,他看起来有些焦虑。

「什麽事?」亚纪走到房门外,跟乔许单独谈事情。

之後的事情我就听不到了。

「这个,给你,是洁西卡的。」乔许拿出一管腥红色的血液给亚纪看,亚纪的表情立刻变得严厉。

「为什麽要给我这种东西?我用不着。」亚纪的声音分明充满愤怒。

「拒绝血液的吸血鬼都很早死,我不希望天亚以後必须孤单一人,再说…。」乔许停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说接下来的话。

「再说什麽?」亚纪还是问了。

古代HH小说 hh辣

「有些夜晚我的爸妈都是靠人血来帮助,呃,你知道的。」乔许说一说自己也脸红了。

「…别说了,多丢人啊。」一把抢过血剂,亚纪进房门将门重重关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