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教授在图书馆坐h:h文小学三年级奋进新时代演讲稿文

一辆奥地利驶来的马车,前前後後由法兰西帝国的军队护送,浩浩荡荡的进了城。沿路两旁的市民,大人停下手边工作,小孩停下玩乐,无不好奇地盯着华丽马车,从石子路上正中央行驶而过。

马车里一名少女,甜美的礼服衬托出她活泼可爱的气质,她好奇地眨着水汪汪的大眼,攀着窗沿往外看,映入眼底的是,破旧肮脏的街道房舍,衣着简陋粗鄙的市民,她不禁皱起眉头,移开目光不经意望向巷子,躲在暗处的乞丐正好抬头与她对视。她厌恶的拉下窗帘。

「好恶心。」她不满的嘟嚷「诺依,人家不想留在这里,帮我写信跟母亲说,让我回去嘛。」

坐在她对面的老总管诺依早就习惯了娇生惯养小公主的抱怨,从奥地利来法兰西沿路上他都这样哄她「这里不像我们那里拘谨,大家更懂得享受生活,你住的凡尔赛宫保证比我们熊布朗宫还要漂亮,而且每天都有人举办舞会,你不是最喜欢参加舞会吗?」

「喔……」刚刚那个宛如贫民窟的街道,让她无法想像凡尔赛宫能有多奢华。

「还记得女王陛下交代过的话吗?身为法兰西帝国的王子妃,凡尔赛宫就是你的家,到这里後……」

「不可以任性。」她与诺依一口同声。她失望的靠回椅背,这些话她早就听到烂了,但是她就是不想待在这里,也不想做什麽王子妃,她根本连路易十六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终於,马车顺利的到了凡尔赛宫前停了下来,诺依先下了马车,外头传来诺依与男人交谈的声音。她等在车内有些紧张,一直以来她生活在母亲维多利亚女王的保护伞下,接触的异性不是哥哥就是弟弟,像这样与陌生男人接触还是第一次,听着门外男人低沉又有磁性的说话声,她的心砰砰直跳,这就是她未来的丈夫路易十六?

和教授在图书馆坐h:h文文

门打开了「欢迎玛莉公主来到法兰西帝国。」马车门外,高挑的男子彬彬有礼伸出修长好看的手,等待她的允许牵她下车。

她一瞬间红了双颊,这个男人有一双漂亮的灰色眼珠,冷峻的脸庞散发成熟男人的魅力,穿着讲究举止优雅,和年轻活泼的哥哥弟弟们以及他们国内习惯的简洁俐落打扮完全不一样。她害羞的避开他的目光,握住他冰凉的手。

「今日将由我外交大臣黎塞留公爵接待您,玛莉公主。」

玛莉拉起裙摆下了马车,站定後拉裙摆行礼「很高兴见到你,黎塞留公爵。」她有些失望他不是路易十六。

「这位是艾吉永公爵,今日也会随行。」

玛莉也拉了裙摆向艾吉永行礼。她发现他与黎塞留公爵有几分神似,但是多了几分轻佻桀傲,她觉得自己是个王子妃,不满艾吉永的高姿态,行完礼後她没有多说一句,便撇过脸转向黎塞留。

「今天路易十六王子公务繁忙,不便前来迎接,还请公主见谅。」

比起路易十六,她现在更在意黎塞留「没关系,黎塞留公爵,我们走吧。」

和教授在图书馆坐h:h文文

玛莉公主的举动全看在艾吉永眼里,他挑了挑眉,跟在他们身後进了凡尔赛宫的大门。

当天晚上,路易十五替儿子路易十六与玛莉公主举办了晚宴,玛莉公主在诺依的陪伴下盛装出席,甜美可人的气质吸引不少目光,再加上她王子妃的身份,王公贵族纷纷前来攀谈,唯独不见路易十六,尽管如此玛莉公主并不在意,她享受着大家对她的阿谀奉承,其实她的目光正在寻找另一个身影。

黎塞留并没有上前与玛莉公主打招呼,他站在一旁独自一人品着酒。

玛莉公主热络的与贵族们谈天,笑得花枝乱颤,尝试吸引黎塞留的注意,然而并不成功,她终於忍耐不住,就在她决定主动上前与黎塞留攀谈时,一个穿着奢华脸蛋娇艳的女人走进了大厅,原本在玛莉公主身上的目光全部转移到那个女人身上,包括原本无动於衷的黎塞留。原本谁都不看一眼的黎塞留公爵,居然放下手上的酒,抬头眯起灰色的眼眸,看向那个女人。

「她是谁啊?」玛莉不满地嘟嚷。

「杜巴利夫人。」艾吉永不知何时来到玛莉的旁边,他递给她一杯酒。

「怎麽是你……」玛莉嫌恶地说,但还是接过他手上的酒「你认识她吗?」

想起他与让娜的性奴契约,绑着让娜干她的夜晚,以及她身体报复似的不停吸取他的精液,艾吉永猖狂的上扬嘴角「认识。」

和教授在图书馆坐h:h文文

皇后去世後,凡尔赛宫还有哪个女人能比王子妃还要受瞩目「她是做什麽的?」

艾吉永笑出声,欺近她耳边「陪国王上床的妓女。」

玛莉公主胀红脸「下流。」生气的要裹艾吉永一个巴掌。

艾吉永拉开距离,先一步拽住她的手腕,他等着机会玷污这种任性骄纵自命清高的公主,报复她那鄙视的眼神「你居然输给一个国王的情妇,玛莉公主。」

「我是王子妃,又不是情妇,你什麽意思。」她生气的要甩开他,却甩不掉。

艾吉永放开她「王子妃又怎样,男人喜欢的是床上功夫,整个凡尔赛宫上过她的都知道有多爽。」

「这麽下流的事情……」在礼教严格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情妇根本不被容许,妓女更不可能踏入宫廷一步。那个女人不但是国王的情妇,还和别的男人有暧昧关系,这样的妓女居然大摇大摆出入凡尔赛宫,甚至抢尽她的锋芒,玛莉简直不可置信「不是所有男人都跟你一样恶心。」

「你是指黎塞留公爵吗?」

和教授在图书馆坐h:h文文

「他……他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玛莉瞪他。

艾吉永又欺近她耳边「据我所知,他们俩人晚宴後会见面,如果你想证实他们的关系,可以来找我。」他若无其事的拉开距离,在让娜和其他人聚集过来之前离开了玛莉公主旁边。

依照礼俗,阶级低的人要攀谈必须等在一旁,由阶级高的人先开口说话,然而整个晚宴上,玛莉故意忽略等在一旁的杜巴利夫人,除了她不屑与低贱的妓女说话外,还有另一个原因。玛莉发现了,虽然整晚黎塞留与杜巴利夫人并没有交谈,但是黎塞留的目光,始终都在杜巴利夫人身上。晚宴结束,玛莉趁艾吉永离开前,叫住了艾吉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