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公都市之全能教练未删减版厕校花-h校花

西班牙盟军在法尔克岛和英军开战,不知何时法兰西帝国将被卷入战争的消息谣传开来,然而人民并未从上一场七年战争的惶恐中脱离,拒绝徵兵与加重税负的怨声四起,平民与贵族间的阶级冲突再度浮上台面,加上贵族长期打压、不公平的待遇、严重的贫富不均,人民对国王的信任降至最低点,批评国王的言论甚嚣尘上。

民心动荡,国王声望每况愈下,凡尔赛宫举办的例行晨会,气氛日趋紧张,某日晨会中,一名端茶水的仆人像往常一样,推着装茶具的餐车从紧闭的议事厅大门出来,空荡的长廊回荡着餐车上茶具碰撞的清脆声响,最後他弯进仆人专用至厨房的通道,正好勒贝尔推着另一台装着茶点的餐车,迎面而来。

仆人向勒贝尔点头,两人错身而过时,藉由餐车遮蔽的死角,暗地将信签送到勒贝尔手中。

凡尔赛宫向来留有提供各个王公贵族休息或是居住的房间,招开为期数天的大型会议时,便能免去郊外领地公爵贵族往来的舟车劳顿。勒贝尔推着餐车,离开仆人专用的通道,转向另一边通往贵族房间的长廊。

勒贝尔推着餐车在杜巴利公爵的房门前停下来「杜巴利夫人,打扰了。」他推开门,将餐车推进去,把门阖上。

自从让娜正式成为杜巴利夫人後,她便以杜巴利夫人的身份,在凡尔赛宫内杜巴利公爵的房间住了下来,尽管杜巴利从来没有踏进这个房间一步,杜巴利公爵的房间不像勒贝尔的房间,并没有密道与国王寝室相连,每一次让娜与国王的会面,都需透过勒贝尔安排。萨摩继续以勒贝尔的身分往来在路易十五与让娜身边,路易十五也知道凡尔赛宫中人心难防,便也藉萨摩暗中保护让娜。

h公厕校花-h校花

然而路易十五并不知道,勒贝尔做的事,远比他路易十五想的还多。

让娜已经穿戴好,遣走了其他仆人,她坐在阳台的茶几前静静看书,金色卷发随晨风微微飞扬。勒贝尔将餐车推到旁边,熟练的将杯盘摆上桌,送上第一道餐,掀起餐盖,玫瑰花纹的白瓷盘上静静躺着一只信签,她夹进书折子,读信的样子就像在看她手中那本书。

勒贝尔熟练地送上另一道餐,掀开餐盖是可颂、起司与新鲜果酱,接着沏上Earl Grey,红茶将白瓷杯染上琥珀色,香气随热烟弥漫开来。

『路易十五今日免除了舒瓦泽尔的职务,舒瓦瑟尔将被放逐到尚特卢的领地。 杜巴利』

让娜将书阖上,递给勒贝尔。透过杜巴利的手腕,以及勒贝尔暗中协助书信往来,加上她在路易十五枕边的怂恿,舒瓦瑟尔终於垮台。她拿起红茶,抿了一口。她已经完成了黎塞留提出的条件,就等他来履行承诺。

此时,例行晨会结束了,路易十五在随从护送下起身离去,国王一离开,舒瓦瑟尔便忍无可忍的从座位上跳起来,发狂的冲向即将接替他外交大臣职务的黎塞留,抓住衣襟就是一阵怒骂「战争并没有错,错的是你们这些只懂得维护自己利益的人,成天只知道玩女人,除了用一个妓女在国王旁边栽赃我之外,还能干嘛?堂堂一个贵族,到底为国家做过什麽?你到底做过什麽?说阿,你到底做了什麽?」几个人上前急忙将抡起拳头的舒瓦瑟尔架开,黎塞留不以为然的整整衣襟,士兵收到通报,连忙冲进会议厅压制舒瓦瑟尔,会议厅内陷入一片混乱。

h公厕校花-h校花

这些全看着艾吉永眼里, 他对黎塞留叔叔夺回外交大臣一事感到骄傲,随即他的脑筋马上动到舒瓦瑟尔最强而有力的後盾─最高法院的头上,如果能替叔叔拿下,铁定会对自己寡目相看。他正得意自己的想法,才抬头寻找黎塞留的身影,却发现早已不在一片混乱之中。艾吉永赶忙从一团混乱中离开,出了会议厅,便看见黎塞留的背影,独自弯进上楼的阶梯。

艾吉永跟随黎塞留的时间也不算太短,他了解黎塞留平常没有逗留在凡尔赛宫的习惯,他好奇的偷偷尾随黎塞留,最後来到凡尔赛宫的文史库,里头是面积很广的圆形挑高空间,但是因为直耸到挑高天花板的书架十分密集,显得通道很狭隘,书架上密密麻麻摆满了许多典籍与整理成册的各式政务文件,旁边有供人攀爬的木梯,一般贵族包括艾吉永很少有人来过这里,一来各自府邸都会有自己的书库收藏书籍或政务文件,二来现在大家宁愿多花时间在舞会与打扮上。

黎塞留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书架之中,跟丢的艾吉永只能像只无头苍蝇,小心翼翼穿梭在彷佛数不尽的层层书架,过了好一阵子,就在他以为黎塞留说不定已经离开的时候,不远处的角落隐约听见细微的说话声。他弯下身,从书架与书的缝隙往里头看。

黎塞留屈膝半跪在让娜面前,面无表情的与她对视,让娜俯视他,觉得眼中只有权势的黎塞留很可悲。她拉起裙摆露出她穿白色吊袜的腿,将穿着跟鞋的脚踩在他的膝上「你答应我的。」

「我爱你。」他冷漠的低下头,替她脱去高跟鞋,手指透过丝袜触摸她脚踝,温度像过去一样冰凉。他弯下身亲吻她发红的脚趾,然後从她的脚背舔上小腿、膝盖、大腿,舌尖滑过吊袜带、蕾丝衬裤,最後停在虎丘上舔舐。

黎塞留隔着衬裤吸吮,小核在蕾丝上反覆磨擦,她不禁一阵颤栗,下身涌起热潮「唔嗯……」

h公厕校花-h校花

他没有停下来,朝她敏感处继续用嘴逗弄吸吮,让娜靠在书架上,快感让她几乎快软了脚。她突然想起那个画面,养母安菈趴在床沿翘起臀部,黎塞留用挺立的棒子缓慢的退出又深深插入,最後压着她的腰,不停快速抽送。

让娜推开他,背过身,将裙摆退至腰际,扶着书架翘起臀部,白色吊袜连着蕾丝衬裤包覆着臀部呈现诱人的曲线,蕾丝包覆的饱满小穴已经被淫水染湿,显得格外淫荡。他知道她要的是什麽,黎塞留拉低裤子露出挺立的棒子,手指勾起蕾丝衬裤,淫水在饱满的小穴与蕾丝上牵起一条细丝,他扶着棒子,坚硬的头部顶住穴口,一插到底。

「嗯……」好深。

他抓着她的嫩臀,缓慢的退出又深入,她扭动身子试图索求更多,金色卷发落到胸前,随胸部晃动,他不疾不徐的用棒子探索她体内的每一个敏感处,小穴的收缩加剧,他压着她的腰,朝敏感点不间断的加速抽送。

「唔嗯嗯…嗯嗯…嗯嗯…」她咬着下唇,还是无法控制溢出接近高潮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

她的小穴似乎比其他女人将他咬得还紧。她在路边行乞可怜的脸,刚被他捡回家害怕的脸,送她穿新洋装开心的脸,教她认字期待的脸,手指伸进她嘴里矫正发音害羞的脸,催促她回裁缝店失望的脸,要她去杜巴利府邸难过的脸,挣脱他的吻愤怒的脸,被他抽插时情慾的脸……黎塞留冷漠的表情微微皱起眉头。

h公厕校花-h校花

『你能爱我吗?』阴囊拍打臀部撞击出淫水,速度越快声音越响亮。

爱是什麽?对他来说,不过就是这样……当他意识到该抽出棒子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喟叹一声,浓稠的精液全数射进她体内。

艾吉永目睹了杜巴利夫人除了国王之外的另一场偷情,下体早就硬得发疼,距离上次凌辱让娜已经过了好一阵子,他无法忘记奸淫她蹂躏她的爽快。他难看的脸色露出一抹微笑,显得很狰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