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onensis gi鬼灭之刃H版本子ve_zzo

让娜因痛楚皱着眉,双脚之间纳入彼特半根棒子,强行撑开的敏感处与棒子兴奋浮出的青筋紧紧密合,里头蓄势待发的怪物似乎还正在不停涨大而隐隐跳动着。

尽管接纳一个人破坏式的进入自己是多麽痛苦,一旦习惯之後,滋味却也是加倍香甜。让娜的身体渐渐接受了彼特,下身涌起渴望,期待更深刻的被爱。原本紧皱的眉间,因他停下的动作舒缓开来,她娇媚的斜睨他「彼特?」

彼特这才回神。原来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他不禁捧起她风情万种的脸,弯下身吻她。内心有另一种情感满溢出来,淹没了他所有的懊恼与悔恨,他们是什麽关系都无所谓了。

让娜被吻的不禁闭上眼睛,和刚刚粗暴的吻不同,吻转得绵密又激情,双唇全是彼此湿润的口水,亲吻时啧啧作响,让娜双手揽住彼特的脖子,变换着角度吻他,抛开杜巴利公爵教的吻技,她随着自己的感受,率真纯粹的吻他。

彼特边吻她,情不自禁的往前推入。

「唔嗯……」随着棒子深入,让娜又皱起眉头,呻吟被他的吻锁在喉间。

japonensis give_zzo

整枝棒子没入後,温热小穴紧紧包覆的感受特别强烈,彼特离开她的唇,忍不住轻喟,狭窄的内壁将棒子前端顶得太紧,过於敏感的刺激让他有些不舒服,他撑起身子想要先退出一点,移动时彼此体内的拉扯,两人都呻吟出声。

「唔嗯,彼特。」让娜扶上他的手臂,仰望他的模样像只惹人怜爱的小猫,等人喂食。

这一幕与他过往的梦境重叠了,不断煽动他内心深处的慾望,他多麽希望能在她体内驰骋,高潮时将自己体内所有污秽不堪的情感,满满的宣泄给她。他两手撑在她的脸侧,跪在她两腿之间,小幅度的摆腰,让娜在他腰侧悬空的双脚随他固定节奏的浅插晃动起来。

「唔嗯…啊嗯…」他微微弯起的幅度刚好顶到她的敏感处「彼特…哼哼…嗯嗯…唔嗯…」

原本皱着眉头侧到一旁的脸,神情渐渐的恍惚起来,紧抓彼特手腕的手也逐渐放松,交合处一片滑腻,他忍不住寻求更深入的刺激,他加深挺腰。

「嗯…嗯…嗯…嗯…」让娜的身子在每一个退出深顶的瞬间不停晃动,身下的木板床伴随她的呻吟咿呀作响,她脸上泛起潮红,舒服的将双腿盘上他的腰。

japonensis give_zzo

她求欢的淫荡举止,使得彼特再也无法忍耐,他直起身子,压开她的双脚,快速的狂抽猛送。

「呀阿,彼特。」她尖叫的同时,彼特摀住她的嘴「唔唔…唔喔…唔唔…」所有的淫声全部成了一片呜噎呢喃,伴随他软囊撞击她臀部的清脆声「嗯哼哼…」原本的浅插与深顶就已经把她的身体推上兴奋的巅峰,卯起来猛插她瞬间高潮,然而他并没有停下来,不间断的刺激又将她推上一波波无止尽的高潮,不可抑制的淫水在抽插中不断自交合处泄出,让娜虚脱地任他宰割。

高潮收缩的小穴带给彼特更深的快感,他喘息着,压着腿的另一只手移到她腰上,确保能在她最深处射出,就像在梦里奸淫她数百回一样「呃嗯。」腰部一紧,舒服的感受贯穿他全身,硬涨的棒子源源不绝射出,她的身体颤抖的吸食他。

彼特离开她的身体,他的精液从让娜被干得红肿的小穴流出,掺着血、淫水与精液的下身一片狼藉。他喘着气,与让娜四目相交,他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麽,该说对不起?还是我爱你?还是『对不起,我爱你』?

因为不知道该怎麽说,他移开目光,下床穿好裤子,掉头离开她的房间。

japonensis give_zz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