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性-1性少女与战车结局是什么文

一段令人牵挂一生的情感需要什麽样的情境或事件才会发生呢?

粉丝对偶像近乎疯狂的尊敬、崇拜?

子孙对杀父仇人恨意的转移?

王国间无可避免的政治联姻?

将你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人?

答案是:以上皆非

「咦!这是你画的吗?好厉害好漂亮喔!」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足够了-

时间是二月底,今年不知怎地樱花比往年都还要早盛开。河堤两旁的樱花争先恐後的绽放将整个河面映成了粉红色。

一位少年坐在河堤旁将樱花当成这次素描的题材。此时正讶异地看着身旁这位长相清秀的少女。一方面因为少年完全没有发现她的接近;一方面又因为她的称赞而欣喜。

她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恶意但少年的心绪却因为那句话陷入疑惑。

一是认为怎麽莫名其妙会有陌生人来搭话?我该回她吗?

人与性-1性文

二则是因为少女称赞了自己的画所以认为对方应该不是坏人吧?可是好像也不能以貌取人啊……

少女带着浅浅的微笑站在原地等着少年的回应,一阵风吹落了几瓣樱花花瓣,这时少女才恍然大悟地想起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失态。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甚麽可疑的人物…等等这样说好像有种更可疑的感觉,阿不对啦!

我的名字叫做早乙女绘麻,刚好在附近散步看到有人坐在这里所以就走到你旁边看看。

走近一看发现真的很漂亮忍不住话就说出口了,我真的不是故意吓你的啦!

我真的不是怪人啦!不要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啦!」一气呵成又快速的句子从绘麻口中说出,虽然快速却字字清晰。说完脸上还绽出灿烂、毫无心机的笑容。

「早乙女……?」听到这名字时情不自禁的感到疑惑,等意识到时问题已从口中迸出。

「因为我是台日混血儿啊!我妈妈是日本人喔!」说完绘麻还十分骄傲地抬起下巴笑着说。

『看来不是坏人呢。』『她真是活泼呢。』看到绘麻这般行为少年也卸下了心防。

「翔太。」

「翔太?」换绘麻露出了疑惑

人与性-1性文

「铃木翔太。我也是混血儿,但刚好跟你相反。我爸爸是日本人。」翔太笑着解释

「坐吧,一直站着腿很酸吧。」翔太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绘麻坐下。

『这就是我与她的第一次相遇』

「你画的真的好好喔,你一定学很久了吧!」

「谢谢你的称赞,不过我认为我还有需要加强的地方。」翔太搔搔头微笑说着

「那个,可以借我看吗?」绘麻指着翔太拿着的素描本说道

「可以,只要你不介意里面程度参差不齐的画。」

「哈哈哈,怎麽会呢?我称赞都来不及了。」绘麻接过素描本时笑着说道。

翻开画册後绘麻仔细的看着每一张画。从一开始简单的石膏静物到复杂的石膏人像素描、风景写生、人物速写,从一开始杂乱的修改痕迹到最後的细腻沉稳。虽然不懂绘画素描,但仍可以感觉到每一幅画都是在主人的认真对待细心要求下产生的。

人与性-1性文

不知不觉中绘麻的表情越来越认真,每一幅画都仔细的看着,虽然很小但每看完一幅画她的脸上就像多了一种感慨,而翻到下一张时她总会充满惊讶而又开始认真地看着。在她身旁的翔太也因为绘麻的行为而感到踌躇不安,第一次有人用这麽认真的态度看自己的素描作品。

『她有甚麽感想吗?是称赞还是批评指教?』看着绘麻认真的脸翔太不禁紧张了起来。

「呼!」阖上了素描本。正想转头告诉翔太感想时,却发现翔太正一脸紧张却又认真地盯着自己。

「不要这麽紧张啦!抱歉,我没有甚麽美术天分也没学过什麽,没办法跟你说出什麽大道理。」绘麻抱歉似搔搔自己的头。

「但是我觉得你画得很认真也很漂亮,感觉就算是初学时你也很要求自己的技巧,认真的画着每一幅画。看着看着的同时就觉得努力都会有成果呢!而且你的笔触很细腻画面却又不会凌乱。不知怎地觉得你就是个很温柔的人。」

听完绘麻的评语翔太松了一口气,并由衷地放松笑了。

「谢谢你的称赞。」

「不客气,当有美好的人事物在眼前我们就应该给予鼓励和称赞不是吗?」绘麻微笑着说道,同时眼神望着远方。

「你看樱花这麽美,却也只有短短的花期真是令人不舍呢!」

「的确,不过或许有些事物就是因为短暂所以才会觉得美丽吧。」翔太像是附和般地轻轻说道,听到这句话绘麻愣了一下。

「这麽说也是呢!果真是有艺术气息的人讲出来的话,就是跟我的等级不一样!」绘麻强烈同意着的同时,她也把手伸进背着的包包里像是在翻找着什麽。

人与性-1性文

「我找到了!」翻出来的是一台类单眼相机。快速开机之後绘麻也立刻站起来,开始拍着四处风景。

「美好的事物就该保存下来分享给别人知道呢!」绘麻边说着边实践着她的『美好事物分享』行动。喀擦喀擦的声音此起比落,翔太看到这不禁动起了速写的想法。

白皙的肌肤在樱花花瓣的衬托下似乎透着樱花粉,明亮的棕色大眼睛好像对着任何事物都充满着好奇心般闪闪发光,及腰的长发随着走动的姿势肆意飘动着,似乎有一点点的自然卷?目测大约顶多一百六。身材娇小却活力充沛,她身上的那件针织长版毛衣让她显得更娇小了些。

为了拍照不惜跑来跑去,一下蹲着一下站着;一下慢慢後退又突然急速前进,她的侧背包也一起跟着四处晃动,突然有点担心她的东西会不会因为这样而掉出来?

脚上的帆布鞋一个不小心踩到了河堤上高起的土堆,左脚拌到右脚而重心不稳。绘麻急忙着挥动双手保持平衡同时再把右脚踏稳,终於站稳之後仔细看看脚边还有没有凹凸不平的土堆,一但看到就站到它上面用双脚用力的跳跳跳试图将它采平。翔太看到这画面不禁停下画笔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绘麻把视线看向翔太,视线对上时绘麻伸出手比了个大大的YA。

「我把这些土采平,就不会有人因此跌倒了喔!」绘麻骄傲地说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因为一件事而心满意足。

说完就继续开始捕捉身边任何稍纵即逝的美景,拍着拍着绘麻好像想起了什麽重要的事情一般对着翔太大声问道:「现在几点了?」

「呃,四点半。」

「糟糕!我该回去了,今天我过得很开心谢谢你喔!」大大的挥着自己的手接着便逐渐跑远,正当翔太觉得有些失望时,绘麻突然回过头喊道。

「我最近都会在附近散步,也都会来这里逛逛!掰掰!」接着绘麻便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我都还没问出口她就先告诉我了呢……」翔太起身,拍拍自己的裤子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人与性-1性文

「回程顺道再买本素描本吧,人物速写用的。」翔太自言自语般说道,脸上还不自觉地漾起微笑。

距离第一次见到你已经有多久了?

我记不清楚了,但我绝不会忘记至今你带给我的快乐

第一次见到你是多麽的开心

翔太

对不起

原谅我的自私

人与性-1性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