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小说床戏细致两性黄文小说在线阅读: 两性文

之十二、终於我勇敢正视了你给的爱

当时就是因为我不懂得把握,不懂得往前,努力把握着爱情,我在想,如果当时我肯勇敢地说出那句我也爱你,结果是不是就会变得不一样了?是不是他就不会受伤了?如果我肯勇敢,我们之间就不会有遗憾,就不会了。而自古人皆知千金难买早知道,所以後悔也没有用了。我懂。

心底那股声音勉强地维持自己必须勇敢,又或者是要求自己一定要往前,不能辜负期待,所以必须往前。然後从前的我会认为是呀,因为他要所以我必须往前进。直到现在,在经历那麽多之後我发现,真正的往前是发自内心的,就像我要勇敢,不只是因为耀威,更多的是因为自己想要勇敢,牵起他的手。

我想了很多,真的很多,从和他认识开始想到了现在,不过是短短的距离,我放慢了步伐想了很多。关於你还有我。杜以辰第一次告白是在哥哥刚离开的那时。我还记得,记得那个午後,下着细雨的两点三十分。

『沁涵,我喜欢你,你还有我,而我还在,沁宇哥的离开,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你可不可以不要封闭自己,你接受我喜欢你好吗?让我,保护你。』

那时候他一口气说着这样一大串话,脸颊上泛着红晕。可惜当时的我,只沉浸在悲伤里。

『你明明知道现在的我,根本没资格去体会爱……至少,现在我还不能爱你。对不起。即使爱上了你,那又如何?爱了不代表能够,有必须去爱。我需要时间平复离开的那股愁离,我真的需要时间……真的真的很需要。然而要多少的时间我不知道,或许是短短的一秒钟,要或许是漫长的久远,甚至我不会再爱人,甚至是这样。所以在现在,你才刚爱上我的时候,你能不能抽离?你能不赶快离开,在你还能够离开的时候。』

当时我转过身,因为害怕看见他诚挚的眼神转变为受伤,他支持我走来那一段路,所以我害怕辜负他。对当时的我而言,和他在一起,只会是一瞬间的幸福,那样的幸福,不会是完整的。

两性黄文小说在线阅读: 两性文

『你明明知道,我已经陷下去了,不然我不会轻易地说我爱你。』

他说他已经,已经进来了。没办法抽离,没办法以最完整的姿态退出。

『对不起……』

不管是那时候又或者是现在,我都注定是那个搞得别人伤痕累累的人。杜以辰,还有许耀威。对於他们的告白我只剩下对不起,除了对不起,也只会有对不起。不是词穷,而是脑袋在空白之後,也只能够拼凑出这三个字。

因为害怕着情感的抽离所以拒绝了三年前告白的以辰。而因为明白了爱着的一切所以拒绝了几个小时前的耀威。我没办法原谅自己无法在第一时间搞清楚到底要什麽。才会造成种种的遗憾。

那麽这次我不会再遗憾了。对於以辰,其实我是很复杂的,真的很复杂。心底镶着愧疚,毕竟再怎麽样我都动摇了他三年的情感,但他却支持住了。同时我也不谅解,为什麽明明人海流动着,多少比我好的人都会从他面前经过,而他却选择了我。那麽牵扯到的那些,我所必须承受的,在经过了三年之後。似乎都模糊了。

只剩下最单纯的爱。是灼热的。

我的人生其实是过於复杂的故事,不管是爸爸的事,还是其他进入还有抽离。

两性黄文小说在线阅读: 两性文

我只能爱他,也只能把我的爱全部奉上。我没有爱过人所以不懂得适当的爱到底该如何瓜分。而我明白义无反顾地将全部的爱奉上,是会受伤的。伤痕累累。但就因为我的爱所给予那个对象是以辰,所以我能够还不考虑的全部给了出去。

因为我不懂得该如何瓜分自己的感情线,所以全部给了他。也只有他,能够完全接受我的爱。虽然我给的只有爱,那麽既然如此,说不定有一天我能够给他一个真正的拥抱。以实际的行动说我爱他。

但,那是也许有一天,说不定,会有这麽一天。

『那麽沁涵,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嗯?』

『听说比起王子,一直默默待在公主身边的骑士,其实,更爱公主,你知道吗?』

『不知道,反正我不会是公主,这里没有骑士,也没有王子。』

『不对,在我心中你就是公主,而我就是那个很爱你很爱你的骑士。我不要当王子,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吃醋。』

两性黄文小说在线阅读: 两性文

很多时候我们都容易习惯,习惯本来就在身边的一切,开始觉得是理所当然,就是理所当然了。其实我懂,我从那时候。不,是打从一开始,我就已经习惯了有你。

『因为我喜欢你。没有为什麽。』

『杜以辰,这理由很烂,换个新梗。』

每一次对我好,就是拿这个理由,现在想起我才明白,这是多麽无言的贴心。

那时的我害怕前进。甚至达到恐惧。但不愿意面临失败,所以不甘心地咬着牙前进,而你却一直站在我的身後,在我跌倒的时候扶我一把。

『杜以辰。』

『怎麽了吗?』

『你知道人呀,最奇妙的一点在於,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却还是拚命地往前。就像你一样。我明明还没有准备好,甚至不知道到底什麽时後才能准备好。』

两性黄文小说在线阅读: 两性文

当下的我只剩下苦笑,只能盯着他说着这一句话。

『你真的很讨厌爱情吗?应该不只是因为害怕。』

不只是。当时我沉默着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老实说我不明白除了害怕我还有什麽理由,还剩下什麽是我不敢触碰爱的原因。老实说,我不懂。所以只好,懦弱地选择沉默。想得越多越有鼻酸想哭的冲动,原来经历了那麽多。原来他的爱一直都是这麽明显地交付给我,只是我一再地伤了他的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