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你乖一点行不行性刺激的短故事 两性文

这一世的叶从薄看着盒子里仅剩的几两碎银,无比头疼,上一世他府中仓库里各种无价之宝,奇珍异玩数不胜数,打赏最低下人的赏银都比他现在的身家多,叹了一口气,进京日子逼近,路上花费和客栈吃喝住宿都需要一大笔银子,难道还要像上一世那样,去赌场?

叶从薄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家族和村里的人靠不住,时间也紧,只有这样来钱快,不过这次他不比上一次那样在一家赌场赢很多,然后让人惦记,钱没拿多少还遭人一顿打,这次他换了五六家小赌场,才攒够了需要的银子。

晚上回家,便在自己小茅草屋里收拾东西准备明天一大早就离开这里,毕竟这里的人不欢迎他,他怕再呆几天,村里的愣头小子再换法折腾他,自己就得不偿失了,毕竟他离开这里后不会再回来了,何必再多此一举去报复他们,毕竟这次掉水后自己重生了还要感谢他们。家里穷,没什么家当,也就身上这样灰青色衣衫没有补丁,拿了几件还能穿的贴身衣物,其他的东西就不要了,毕竟没有几件还能用的上的东西,需要了到镇上再购买。

第二天一大早,叶从薄便准备走了,看着面前的茅草屋,这一别便是永远,不是舍不得,只是他这一世再次醒来是在这间茅屋,是他重生的地方,意义不同,这一世啊他要好好快意的活着。

叶从薄走到村口,村口拉牛车的师傅袁大就看到了他,今天袁大要往镇上送菜,在村口等等,看会不会有人去镇上就捎带一程,还能挣个铜板,等了一会看没人就准备收拾东西走,就看到了叶从薄,便吆喝他问他是不是去镇上,捎带他一起,叶从薄一想,这离镇上也不近,自己现在也不缺那一两个铜板,既然有牛车就坐牛车吧,步行到镇上就中午了,到镇上还要租一辆马车,和购买路上的吃食可不能当误时间了。

两性刺激的短故事  两性文

到了镇上,叶从薄要给袁大牛车的铜板,袁大自然是没拿,路途中他从叶从薄口中得知他要进京考试,以后需要的银子自是不少,村中也没做出什么贡献,现在还要给他铜板,袁大红着脸不肯拿,叶从薄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自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叶从薄早上也没吃饭他就去旁边包子摊子上买了五个包子,给袁大三个包子,便说有事就走了。

叶从薄去牲口市场买了一匹马,本来他想去租一辆马车,租个车夫的。但他重生后喜欢安静,不喜人打扰,车上有个车夫也很是不方便,便买了一匹马顺便配了个车棚,买了干粮,买了水袋加满水,还买了几本书路上打发时间,一圈下来已过午时,便吃了一碗面便上路了,他要尽快进京了,他想她了,他重生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是否还记得他,这一世她是否还愿意跟着他,呵 她不愿意也得愿意,这一世他也不会放过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