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嵊初次做代购的开场白-东不嵊

那天之后,学校里便传开了一阵风言风语,原本蔺清欢是受害者,结果传来传去,蔺清欢竟然成了“强逼不成反咬人”?

徐承君听到消息的时候,两个人正相互拥抱着坐在床上看电影,学校贴吧都已经快要被爆了,几乎全都是蔺清欢是怎么透过徐承君一步步的接触到林教授,并且想要通过林教授得到出国的机会。

据说,林教授手里有三个出国做交换生的名额,而蔺清欢就是为了这个名额而故意诱惑的林教授,没有想到刚好被赶回实验室的徐承君撞见,于是两人大打出手,蔺清欢将一切罪名都强加在了林教授的身上。

原本是受害者,现在蔺清欢竟然成了罪人?并且是为了利益诱惑老师的“下贱女人”

徐承君牙关紧咬,一把将手里的手机扔到了墙上,瞬间手机四分五裂的散落在了地面上。

蔺清欢在一旁因为被人误会,那天的记忆再次被人勾起来,眼眶里有眼泪在打转,可是那天徐承君打人的样子历历在目,蔺清欢心有余悸,生怕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蔺清欢赶紧擦了擦眼底的泪水,起身坐在他的双腿上,眼神直直的看着徐承君,一双手轻轻的捧起他的脸,两人额头相抵,声音轻缓的安抚道:“承君,没事儿了,真的没事了,我们不生气,不生气,都过去了,我也没有任何事情,你别生气了。”

徐承君眼底的杀意强忍下去,再抬眼对上她视线的时候,眼里已经充满了宠溺的神色,一只手勾着他的下巴,嘴唇清啄一口她的粉唇,“欢欢,对不起,是我的错,如果那天……”

“嘘~~~”蔺清欢伸出食指放在他的嘴唇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徐承君轻笑一声,环着她的腰一个转身,将蔺清欢轻松的压在了身下,刚想要开始一段温存,结果蔺清欢的电话忽然响起。

徐承君现在是热情冲到了头顶,根本无暇顾及电话,拿着枕头一下子将手机按在了枕头下,手机铃声一直在不断的响着,掺杂着两个人双唇的绞缠声,嘶嘶的舌乳相融的声音。

电话自己响了一会儿,手机自己停了。

新嵊-东不嵊

空气再次安静下来,徐承君的手拉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一只手顺着睡衣衣角滑进了她的衣内,大手叙叙前进,终于在嫩滑的肌肤上一路摸索着,终于摸到了那两块高耸的肉球。

“承君~~~”蔺清欢难耐的呻吟一声,刚情动起来,结果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蔺清欢的喘息声一下子低落了下来,两次被打扰了热情,徐承君翻身从蔺清欢身上下来,躺在她身侧无奈的轻叹一声,“哎!接电话吧。”

蔺清欢努努嘴,伸手从枕头里掏出手机,是个陌生号码,蔺清欢疑惑了一下划开了手机。

“喂,你好,我……”

蔺清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严厉的怒吼声:“蔺清欢,你跟徐承君在一起吗?”

“嗯,我们在一起。”蔺清欢不由的看了眼躺在一旁的徐承君,嘴唇无形的说了三个字“陈主任”

蔺清欢赶紧坐起身,徐承君也紧随着坐了起来,将蔺清欢揽进怀里耳朵贴着她捂着手机的手,听着电话那头似乎是十万火急的语速说道:“赶紧让他来一趟教导处,学校针对这次的事情要严肃处理,我们这边联系不到徐承君,你们在一起的话就赶紧让他来一趟!”

蔺清欢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回答,电话便被挂断了。

蔺清欢关掉手机,担忧的转过头看着一旁依旧风轻云淡的徐承君:“怎么办,学校要处理这件事情,而且贴吧已经有人在放谣言了,承君,这会不会影响你出国啊?”

蔺清欢担忧的不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可是徐承君却仿事不关己一般,只是含笑的看着她,看着她因为担心自己而不知所措的样子。

新嵊-东不嵊

张嘴将她因为委屈而嘟囔起来的嘴巴紧紧含住,轻舔着,吮吸着,一只手在她身后一捏,因为疼痛蔺清欢本能的张嘴,徐承君的舌头便滑了进去,没有片刻的放松,勾着她的舌头就是一阵猛吸。

蔺清欢被他的热情惊到,拒绝不了,只能任由他含着自己的嘴巴为所欲为。

原本想要就这么发展下去吧,可是电话那头陈主任的话却令蔺清欢所有的热情瞬间被浇灭了。

蔺清欢两只手撑在他胸膛前,阻止了他接下来进一步的动作,“承君……承君,等一下,你先去教导处,回来我们再继续好不好?回来,回来……”

徐承君粗喘着,压抑下那股热情,恋恋不舍的舔舐着被自己吮吸的发红的唇瓣,“好,回来。”一边说着话,他的舌头一直在耳后轻吻着,“我想用上面的小洞。”

蔺清欢愣了愣,明白他口中的那个“洞”的意思,那天的记忆依旧清晰,仿佛那股腥味还在嘴里回荡一般。

蔺清欢羞红着脸微微低下了头。

徐承君换了身衣服出门,蔺清欢闲来无事,起身后便开始收拾房间,这两天,他们天天没事儿干,原本整洁的房间都被连两个人搞得乱七八糟,想着这么着也不是个事儿,索性就起身开始收拾着。

收拾完房间,蔺清欢又将垃圾分好类,刚想提着垃圾出门,就听到敲门声,蔺清欢放下垃圾擦了擦手打开了门。

一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卫云繁,蔺清欢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声音结结巴巴的开口:“阿姨,您……您请……您请进。”

卫云繁疏远又客气的笑了笑,“小君呢?”一边问着,卫云繁走进了房间。

新嵊-东不嵊

卫云繁环视四周,整个房间很整洁,卫云繁拍了拍沙发,确定沙发很干净,卫云繁才坐下。

蔺清欢长出一口气,好在刚在她闲着无事儿收拾了一下房间,要不然再被卫云繁发现自己这么懒,指不定又怎么说她呢。

“阿姨,您喝点什么?”蔺清欢站在一旁,讨好的说道。

卫云繁斜眉看了眼蔺清欢,“不用麻烦,你坐下,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蔺清欢以为卫云繁来是找徐承君,没有想到又是找自己,有了上一次的事情,蔺清欢现在依旧心有余悸,两只手放在腿上,局促不安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我听说小君为了你打了林教授?”卫云繁严肃的开口,一双眼睛直视前方,完全将一旁的蔺清欢忽视掉。

“是……是因为林教授想要……”

卫云繁摆摆手,阻止了蔺清欢的话。

侧过身,终于视线看向了蔺清欢,“我不管因为什么而打人,小君去MIT的事情势在必得,而因为你可能会导致一切准备都化为泡沫。”

蔺清欢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两只手更是不安的紧紧合十,放在腿上焦急的摩挲着。

“你知不知道,林教授MIT是有一定威望的,原本以为指望他能给美言两句,结果却因为你彻底把他给得罪了!”越说越生气,卫云繁不由的语调重了许多。

新嵊-东不嵊

蔺清欢就是有再多的委屈,可是面对卫云繁,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上次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你跟我们小君根本不般配,自从你出现以后,小君就开始学会了叛逆,我说什么他都不肯听,以前我只当是他一时感情冲昏了头,跟你一起胡闹,可是现在竟然拿着前途做赌注,想要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罪名,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这次打人事件,小君可能彻底失去进入MIT的资格,一辈子都出不了国!”

“出不了国?”蔺清欢猛然起身,她没有想到事情会恶劣到这个地步,明明是林鹤松有错在先的,为什么要他们来承担这些。

“怎么,你觉得我在骗你?我告诉你,这就是危机处理,对于学校来说,雄厚的师资力量才是学校一直进步的重要原因,当老师与学生发生冲突时,学校会义无反顾的舍弃掉学生而保全老师的,这件事情也是一样,就是所有的错都在林教授又怎么样,还不是学校一句话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找替罪羊,而我那个傻儿子啊!就为了你!就为了保全你的名声,选择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罪名!”

蔺清欢的脑子‘嗡’的一声,像是炸裂了一般,整个人的神志都像是被封印了一般,只看到卫云繁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是她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不……这不是徐承君的错!

这原本就是林教授的错,是林教授想要强暴自己,所以徐承君为了救她而打人的,这一切都是林鹤松的错,为什么要把一切错误都加注在了他们的身上!

不行!她不能让徐承君承受这些,他还有大好的前途,还有蔚蓝的宏图等着他去勾勒,她不能让他出事!

起身,蔺清欢疯了一般的冲出了公寓。

一路跌跌撞撞,终于被带走前赶到了教导处。

******

新嵊-东不嵊

上一章节真的是手滑点了收费了,然后貌似收费后改不了了,所以今天再补一章,不好意思了各位,明天争取有肉吃。

爱你们,今天很多小可爱给了很多意见,小皇会好好的反思一下,感谢。

今天更了7000+了,感觉自己好厉害的样子,O(∩_∩)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