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摇晃屁股浑圆不要了梁医生_主受h

微微睁开眼,平日早晨的医院真是安静得不像样。

我望向唯一的窗,外头颜色精致的绿绣眼,跳跃着攀上树上的支柳,微微发红的枯叶随着摆动飘落。

已经有几天趴着赖在病床上给人送吃喝了,真想快点出去啊。

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小心翼翼地坐起身用身旁的电话打给柜台,不过多久,便有人影出现在病床旁。

「这是仕川医师替你准备的,记得吃完後要吃药喔。」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白色护士服的高挑女生,从脸庞看起来有点稚气,应该是实习生吧。

「谢谢。」接过手後,我回她一个微笑。

最近几天仕川哥他都会帮我准备早餐,虽然,已经可以自行出院,不过因为腿上的弹痕,被他强制要求多留几天观察呢。

才刚开始进入高中,连教室都还没看过就只能待在医院看电视看自修,真的好无聊啊。

不过,也认识了一个同班同学,算,不错了吧,而且,还是仕川哥的弟弟,比较亲近的感觉。

午餐後小睡一下吧。

bl摇晃屁股浑圆_主受h

「欸睡虫起床了,我都放学了怎麽还在睡啊!」

「不要吵啦!」头上剧烈的摇晃不禁让我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把头上的手拉掉,睁开眼睛。

「怎麽是你啊?」又是一个近距离的放大版脸庞,再次推开那脸望向旁边穿着同校制服的两个男生,「那两个是谁?」,看着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急忙撇开视线。

「不要推啦,是那天的二年级学长,玩球走楼梯的那个」,他抓开我的手,放开之後指着那两个学长,「左边的那个是渡边学长,右边的是伊月学长。」

「学妹对不起,那天把你吓坏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看起来就是家事调教很好,想必也管的很严吧。

我看了看草川,带着微笑转了头:「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吓到啊,只是意识有点不清而已。」

「谢谢佐藤学妹。」左边的渡边学长搔了搔头,看着旁边的伊月学长面面相觑了许久,才挤出了一句话:「呃…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了?」

「好,可以的话,学校再见搂!」伸出手,我眯着眼睛向他们挥手。

「掰!早日康复!」这次是伊月学长说的话,帅气的把侧背包甩到肩膀上,拉着渡边学长一起离开了。

bl摇晃屁股浑圆_主受h

目送两个学长离开後,感觉安静也清净了许多,移动了下身子缓缓躺下,看着还迟迟不走的草川,我尴尬地笑了笑:「还有事吗?」

「就我哥说啊,头和脚的扫描状况已经出来了,如果伤口部位不会痛的话,就可以出院了。」他边说边到到门口拿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除了脚有时候动到会有一点点出血,其他……应该就都ok了。」

「那,我先去和护士拿单子喔,虽然不知道干嘛但我哥要的啦。」说完,他起身,一开房门便冲了出去。

看着他离开,我嘴角轻轻扬起,望向窗外。

我很喜欢这医院的这间房间,因为窗外的风景。

这间医院位於城市偏旁,靠近山边,风景几乎都是定格的,而且,很美。

然而这就是大自然最美的地方,四季变迁,风景调换却仍美丽不变。

真希望,能一直存在着向窗外的这种地方。

自然界的摧残总比人群的离去、还要不经意。

bl摇晃屁股浑圆_主受h

被人狠狠一刀一刀砍灭的绿色。

「喀拉!」

草川把单子和笔递在我面前,叫我填写。

看着单子上密密麻麻的字,我叹了一口气,拿起笔、在桌脚一一的填写完毕。

「写完了,再帮我拿给你哥吧,笔还你。」我把笔和资料再交还给草川:「谢搂。」

「他每次都把我当跑腿,欸你的早餐都是我帮你在上学路上买的噢。」他眼睛眯起,扬起一抹似笑似气的怪异微笑。

「你不要笑得那麽奇怪好不好,谁叫你是他弟弟!」

「不道谢就算了,还吐槽我咧!」他撑着病床,把脸凑到我面前,我们互看了一下「噗哧」一声随即错开了距离。

bl摇晃屁股浑圆_主受h

当然是他先笑了。

「我走搂,明天早上吃完早餐就可以离开了,但记得去柜台拿药!」他把笔放进铅笔盒,迅速的背起背包往门口走去。

「一路好走喔,掰掰。」

他开启房门,像是突然想起什麽,往我这里看。

「欸、明天我帮你请最後一天假喔,後天一定要来,不然会被记旷课的。」

「我又不是白痴,学校再见吧。」我笑着回他。

我彷佛看到他的嘴角又勾起了笑意。

而,他们都不知道,在他们讲话期间,在门外有人冷冷的注视着,忌妒的气味蔓延开来。

在那个角度,他们的动作有多暧昧。

bl摇晃屁股浑圆_主受h

─学校,再见面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