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带锁:黑化萝莉的末世之旅CD锁

正是秋日,扫尽落叶的院子里,几人出入匆忙。瞧着一众的服饰,清一色的黑白常服,若有不同,大概是服饰上绣着的花纹各色。

“二哥,主子真的要娶封家那位小姐啊?那阿烟怎么办……”又是一行人从屋子里出来,正走到院子里,后头一个绣着银白色豹子花纹的十四五岁的少年偏头低问。

声音虽是不大,但院子里的人又是何许人也,有几个更是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缩了缩脖子没敢把话说下去。

“别多问。”那被少年称为二哥的人瞪了少年一眼,率先走出了院门,黑色常服背面纹了暗金色的银杏叶图案。

少年被众人这一看,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他不该在主子的院子里提那个名字。

但七秋还是有点耿耿于怀,他家主子明明喜欢阿烟,为什么不说呢。这么多年也不见他去找阿烟。他停在院子门口想了许久,抓着头发懊恼了一下,也是没想明白。只能把一切归咎于主子就是个复杂的人。

走了几步,七秋又觉得其实封家的姑娘也不错,一直传闻那封大姑娘是个大美人,又素有才名,与二殿下最是相配。最重要的是封家是世代勋贵,若能与封家扯上关系,主子在朝廷里的地位就更稳了。

七秋想的简单,只把这桩婚事当成有利于自家主子的事接受了。

后头几个人看七秋前不久在屋子里听闻婚事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如今又喜滋滋的打算去千斗酒瞎逛,知道这愣头小子又想岔了。

庄二摇了摇头,摸出怀里一枚令牌,神色一时复杂。今天一早,殿下就单独召见了他,先是告诉了他要和封家联姻的事情,说完便一直看着窗外不语。

cd带锁:CD锁

庄二在后面跪了很久,往常殿下若是单独召见他,必是要问穆烟的事情。这次他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将穆烟的近况上报。

殿下听完没说什么,只是又沉默许久,才递了一卷画像给他。

想到这里,庄二捏紧了手中的令牌。

今晚需要去封家一趟。

夜色微凉,近日的封家格外喜气洋洋,皇帝赐婚给封大姑娘,赐婚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皇帝最宠爱的二皇子。

近年来老皇帝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手下几个皇子也多到了及冠之年,朝中渐渐有了立储的呼声。本朝向来立贤不立长,是以臣子最近隐隐有了站队的趋向,最为明显的就是东宫所出二殿下、淑妃所出六殿下、梅妃宠爱的七殿下三人,不仅深得皇帝喜欢,且能力出众,各自又经历过些风浪,都是储位竞争者。皇帝向来开明,况且身体的确每况愈下,对几个儿子与臣下明面上的交往也持赞同的态度,这种在他眼皮子底下的竞争是他所希望的。也正是如此,世家与皇子之间的关系便开始活络起来,不仅世家想要拉拢三个皇子,皇子之间也对能臣频频抛枝。

封家老爷子三朝为相,前几年刚从位子上退下在家颐养天年,饶是如此,封老爷子也是几位皇子最想拉拢的人。

不享实职,却人脉广大。既不受皇上过多的忌惮,又能快速铺张开自己的交际网。然封老爷子闭门多年,拒不见客,众人自一筹莫展,无有得手,唯有一个破口。

封老爷子这么多年在家没做别的事,只亲自教养了唯一的孙女封蘅。能得封老爷子亲自教养的,大家也只有羡慕的份,哪怕是几位皇子的授课老师也不过是当初封老爷子的门生。且朝中文臣或多或少都得到过封老爷子的荫庇,故封蘅及笄之年,封家的门槛差点被踏破。封夫人自不必说,就是封大老爷和封二老爷在朝中也被同僚试探的直白,平时一下了朝,两人就只得赶紧回家,生怕被人拉着扯东扯西最后扯到自家女儿、侄女的婚事上。这事直到封老爷子亲自向皇帝请命赐婚后才有了转圜,消停了大波有心思的人。

这次皇帝赐婚二皇子,朝局暗中变动,内里翻浪无疑。

cd带锁:CD锁

庄二在冷风里深深吸了几口气,和封家联姻这事,殿下本人到底是如何想的。封老爷子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还有那副画卷…….

迎走了这个时辰最后一批巡夜的人,庄二猫着身体往假山边上一跳,就着月光往封大姑娘的院子里去。

院子里没人,只有正厢房灯火亮着,庄二绕到院子后面,那儿的窗户果然开着,庄二心里有事,找了个位子静静等。

“姑娘,要歇息吗?”

“是有些乏了,你们也去歇息吧。”

屋内谈话声隐隐传来,庄二一时惊了,那张脸,的确与穆烟一模一样。

若不是封大姑娘开口说了一句,声音温婉沉静,他还真要以为那是穆烟本人。

前几日还在赌坊看到的人,如今却好好呆在深闺,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人。

庄二不敢在封府多留。却不知在他走后,封府又有夜行客深夜造访。

cd带锁:CD锁

“那人走了?”

“我来了,你怎么却问别人?”

封蘅掩上窗回头,一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闺房,此时正靠坐在她铺好的床上。那张英气逼人的脸上正满脸写着不乐意。

封蘅既不惊讶也不回话,此刻她身上只着一套中衣裤,一头长发在走向床铺的时候被拨散开。

等走到床边人前,封蘅指了指床铺内侧道:“今晚你要睡里面吗?”

那人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一把扯过封蘅,把头挪到封蘅颈边蹭了蹭,先道了句好香,又嘟囔了一句,“哪边不都一样,反正一会儿我肯定在你上面啊。”

封蘅闻言面色一红,拿手推了推那颗作怪的头颅,又不防那人的手顺着她微微散开的中衣就往里面摸去。

“再闹我可生气了。”

“我哪有闹,这时候不伺候的你舒服点,一会儿我插进去又要喊疼。”

“你——唔…..”

cd带锁:CD锁

封蘅推拒,又哪里抵得过男子的力气,中衣顷刻间就被剥掉,露出里面娇嫩的肌肤,看的那人眼里亮晶晶的,抓着封蘅两只手就不管不顾的在人身上留下几个红点,将那粉嫩衬的更加娇艳。

封蘅被制住了上半身,下半身还坐在那人腿上,软腰扭动间只觉得后面有什么灼热又硬挺的东西抵着她,怪难受的。但封蘅一想到那是什么,面色又变得鲜红欲滴,挣扎着想从男人身上下来。

在封蘅身上作乱的人被这不安分的娇躯弄的更加欲火难耐,抱着封蘅转了个身,寻着那张想要开口小嘴就吻了下去。

双手被交叠着握住,腰上还有一只火热的大掌一直把封蘅往人身上按,两条腿从一开始垂在那人腿侧到分跪在床上,也不过几次吐气呼吸。

“小姐,奴婢来熄灯。”

正胡闹着,外头却有丫鬟过来敲门。封蘅身体一僵,气息一顿,赶紧用手敲了那人两下。

男人一脸促狭,搂着封蘅到底放开了那张殷红的小嘴,只一只手摸到了封蘅胸前,封蘅此刻正喘着气平复气息,哪里有空去管他。

“我自己来吧,你去歇着。”

等丫鬟告退,封蘅指了指帘子外的烛火催促了一下。

那人将手里的一团白嫩捏了捏,隔着衣服掂量了一下才抵着封蘅脖子低笑,“这会儿就求我了。”

封蘅无奈的咬了咬唇,也不看她是被谁的手禁锢着根本没法下床去熄灯,现在倒是来揶揄她。

cd带锁:CD锁

眼看封蘅不说话,那人把手指放到封蘅唇上,“别咬,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带点粗糙的手指摩挲过柔软的唇瓣,指尖还不老实的想往唇瓣中间戳去,封蘅认命的张了口,将食指含入嘴中。

“乖。”那人笑了一下,很满意封蘅的主动,但是仍没有要去熄灯的意思,只是把手指放在封蘅嘴巴里,也不似之前那样要动上一动。

封蘅含着异物在烛火里抬头,温婉的脸上绯红一片,被光照的带上一层别样的旖旎缱绻,与平日里端庄的模样十分不同,水色的眼眸里更是情丝缠动,无声胜有声。

“这诚意太少了些。”

封蘅气恼的先是咬了一下舌头上抵着的粗粝,才带些小恼怒的开始舔弄。舌尖顺着食指的指节纹路从指根绕到指尖,在指腹上旋着来回了一下。

男人被这点说不上高超的技巧弄的眼眸里的欲火越来越旺盛,指上的柔软湿润带着痒意将那股冲动逼的更加彻底。

都这样了,还不去熄灯?

封蘅肚子那里被顶的难受,一双眼睛不解地眨了眨。

在男人看来,这种带些清纯的举动最是要不得,此刻恨不得直接把人扒光扔在床上来个死生交缠。当下也不客气的一手抱着人的腰,几个跨步就走到烛火处。

手指从小嘴里抽出,水润一片,尾端更是连着根银丝将封蘅嘴角润湿的淫靡不堪。

cd带锁:CD锁

“哼。”

男人看着银丝因重力坠地冷哼一声,向着烛火打出一道内力。

室内顿时陷入黑暗。

封蘅抿了抿嘴角,能不走路的事情,何苦要抱着她一起来。这么一小段路,封蘅双手不能动,那人也没分出力气抱着她,她只能两腿紧紧卷在他腰上。

男人那里一物在一步一步中顶弄着腿心,薄薄的中裤哪里隔得了那么滚烫的温度,又硬又热的东西仿佛无遮拦的和身体最羞人的地方接触,封蘅没抵抗的微微泛出了点花液。

羞怯中夹紧了双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