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站H无温润公子受白浊喘息码

「後来他就跑进厕所里啦!我看他是去打手枪了吧!呵呵~HIDE是喜欢女生的啦!谁不知道?!他还很花咧!阿健…我没看过阿健交女朋友」淀仔无所谓的耸耸肩,眼睛与表情里,都是醉意。

「我不信」听到这段往事,我已经有几许清醒,只是身体还很虚软。

「HIDEI,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跟我交往吧!HIDE死半年了,阿健又是GAY,一定没有人好好安慰你吧!」淀仔眼睛里布满血丝,突然朝我扑过来,一把压住我的肩膀,不让我起身,他妈的!这个臭小子藉酒装疯吗?老子在用这招的时候,你还在准备国中基测咧!

「放开我!」我死命的挣扎反抗,无奈喝了酒的淀仔,像是不怕踢不怕打似的,一直想脱我的裤子。

我急得满头大汗,转头看着厕所里的小鬼,扯开了嗓门拼命嘶吼,试图向他求援:「小鬼!小鬼!你快来救我!小鬼,你醒一醒!小鬼~」

整个脸通红的小鬼醉挂了…没半点反应,呼呼大睡着。

p站H无码

「阿浩~阿健~救我!救我!你们死去哪里啦?」被压制住双手的我,只能大声喊叫着,我的力气就是没有男生大,阿健已经教过我,我怎麽这麽不听话,现在才後悔莫及,如果世上有卖吃了不会後悔的药,我立刻就买。

铁了心的淀仔,已经脱掉我的长裤,一把扯掉我的内裤,我拼命骚动着,神色惊恐不安:「你走开!不要碰我!我操你妈的!张文淀!你敢动我试看看!我一定会宰掉你!你立刻放开我的手!」我也只能这样耍狠的叫嚣,其它的,我根本无能为力。

淀仔拉下他的裤头拉链,掏出他变硬的下体,一把就捅进我的身体里,他吓到了!「HIDEI…你是处女?!怎麽可能?你不是HIDE的女人吗?你们不是要结婚了?HIDE的手脚向来最快!」淀仔说的对,我不可能娶我没上过的女人,这一切,只能说我花名在外,自作孽不可活。

我的现世报啊…

往事历历涌上我的心底,我也曾经像这样子,趁着女孩子半醉半醒,扑平了她就想硬上,她也是一直喊着:不要…不要…

那女孩还流着眼泪恳求我,说她虽然很喜欢我,但是还没有准备好,不想这麽早跟我发生关系,叫我再给她一点时间,再等她一阵子,我跟淀仔一样,没有停手,也没有心软。

p站H无码

现在轮到我了,那椎心刺骨的撕裂痛楚,让我无法言语,我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下体让人贯穿的疼痛,也有报应不爽的愧疚。

淀仔退出我的身体,满心愧疚地看着缩成一团不停哭泣的我,对着我拼命道歉:「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是处女…」他心慌意乱的想靠过来安慰我,惊惶失措的我,只是拉着自已的裤子,不停的放声哭泣:「阿健…阿健…」我只想找到阿健,其它的废话,我不想听。

此时的阿健与阿浩,一边聊天一边走进来包厢里,他看着淀仔衣衫不整,而我拼命的想穿回裤子,他全都懂了!他立刻冲到我身边,帮我把内裤跟长裤穿好,然後压着淀仔就是一阵狂打:「我操你妈的!HIDEI是我女朋友!你知道了还欺负她?你找死啊!」

动心骇目的阿浩左右为难,不敢拦阻盛怒中的阿健猛揍犯下大错的淀仔,而淀仔一直没有还手,任阿健一拳又一拳的狂K他,脸上满是惭愧的不停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处女…」淀仔混身淤青还满口是血,我知道阿健的拳劲很重,淀仔…一定很痛吧!

「啊?」怔忡不安的阿浩也吓坏了,他当然明白HIDE是怎样的色胚子。

「阿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眼泪不停的流,什麽都不想说了,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静一静。

p站H无码

「以後不要让我再见到你!」怒不可遏的阿健撂下这句话,拦腰抱起哭到脱力的我,头也不回的走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