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末世嗯啊h H末世

庄荩在十几天里真正的感受了一次阡陌的疯狂。

然后就在毫无准备中迎来了系统的任务提醒。那时,阡陌正抱着她耳鬓厮磨,两个人面对面侧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累得要睡过去。

庄荩的头靠在坚实的胸膛上,一边听着有力的心跳,一边昏昏欲睡。

最近似乎有些嗜睡。

直到系统无感情的电子音猛然响起,将庄荩惊过神来。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又开始了。今天的学校又会死几个人呢。“

平淡的几乎没有声调起伏,电子音来回重复了三遍话,又归于死寂。庄荩在电子音响起第二遍时就将这句话牢牢记在脑中,将右手从两人紧紧贴着的身体中间抽出,感觉到手腕上的柔软,庄荩脸微微泛红。之前两人躺下来,阡陌为了能更近距离的抱着她,特意把她两只手放到自己胸前,因为男女身体构造的不同,为了让她身体凸出来的一部分和他的身体可以更加完美的铁盒,她的手就被放到了两乳之间。这会儿抽出来,尽管小心翼翼,也还是摩擦到了乳肉。

忍住那点躁动呻吟,庄荩翻开手腕,倒计时显示为5:29,只剩下三个时辰不到。

末世嗯啊h H末世

枕边人的动作阡陌自然感受得到,看着那双蓝眸里认真的情绪,阡陌感觉身下那东西隐隐又有抬头的趋势。啧,认真的女人…….真是该死的有魅力。她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醒了。

把脸埋到庄荩散开的发丝里深深吸了口气,刚平静下来,怀里的人却突然坐了起来。虽然动作轻柔,但是乳尖划过肌肉的感觉太明显了,酥麻不已,好吧,这下真的硬了。

庄荩明显也注意到了贴在小腹上那根硬挺的东西又活了过来,低头眨了眨眼睛,“抱歉,把你也弄醒了。”

阡陌拉着庄荩的手咬着唇,一双眼睛欲语还休,“阿荩也知道它醒了。”

庄荩本想让阡陌再休息一会儿,毕竟这段时间说是两个人在这样那样,但是主要出力人还是阡陌,所以必要的睡眠是需要的,她打算等到最后半小时再去喊阡陌起来准备。只是没想到阡陌没有熟睡,她一点点动静就将他从睡梦中拉了起来,也好,谈论一下这个任务吧。

庄荩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微微施力,打算把阡陌从床上拉起来,但全身还酥软着,这拉扯就像是挠痒痒,反而被阡陌拉着又扑到床上。

“还有三个时辰呢阿荩。”阡陌引导着庄荩的手往两腿处伸去,那个冒着热气的家伙激动不已的等待着小手的临幸,尖头兴奋的吐出几滴液体,弄的房间刚消下去的气味又加重了几份。

庄荩一双眼睛挣扎,头微微抬起,眸子里都是柔软的颜色,直到手指触碰到一块热铁,里面的神色才转变为难以置信以及惊羞。

末世嗯啊h H末世

阡陌对她太了解了,只要眼里没有露出平淡的神情,他想做什么都可以。从内到外的摸透庄荩的喜怒。

大手牵引着小手来到欲望之所,柔软的指头抚弄到坚硬的表面,阡陌忍不住呻吟了一下,小手很久就不需要大手的引导,自发的抚弄起来。有了第一次的基础,庄荩果然适应的很快。

秉持着偶然的欲望要随心抒发不可压抑的道理,庄荩羞耻的替阡陌抚弄起欲根来,时间真的不多了,他越早能出来自然是越好的。

手指一开始只是来回搓动,发现肉棒没有丝毫变化,阡陌的脸颊也只是微微透着红,庄荩咬了咬牙,悄悄用食指尖刮了刮肉棒的表皮。

“嘶”

“抱歉,弄疼你了?”

很小心的刮蹭,爽的阡陌头皮发麻,嘴里忍不住发出一些声响,“好疼,阿荩你吹吹它。”

情欲沾染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庄荩,漆黑的眸子牢牢盯着庄荩,他想,只要那里有一点点抗拒的意思,他就放开她。

末世嗯啊h H末世

握着的粗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胀大,庄荩用手轻柔的抚弄着刚才刮蹭的地方,似乎只是手指摩挲过那里,阡陌就会低低的叫出声,可能真的被伤到了。

用手肘抵着床面,庄荩移动身体,让自己更靠近阡陌的腿间,肉棒几乎就要拍打在她的脸上,她神色温柔的捧起欲根,翕张红唇,小小的吐了一口气呵在上边。

端庄温柔的神情,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情欲,却趴在他腿间捧着巨物,小嘴近距离的吹着气,仿佛就要把东西含到嘴里。这个场面太刺激了。

阡陌用左手遮住眼睛,暗骂了一句,赶紧把庄荩抱起来,用嘴堵住那张小嘴,把红唇全部吞入舌中。

这种事情以后要做得提前准备一下。三个时辰真的不够啊……

舌尖勾挑着神经,唾液交融的声音从两人的嘴巴里传来,庄荩红润的脸颊仿佛被涂上一层胭脂,一边承受着阡陌的舔弄吸允,一边竭尽全力的从空隙里呼吸新鲜空气。

“阡陌,唔……等一下……”庄荩一双手从阡陌手里脱出,又往下摸去,“我帮你,嗯——任务的时候,再不许……啊——“

庄荩还没碰到那根东西,阡陌却已挺身在她两腿之间,没有插入花穴,而是在大腿根部贴着花瓣,娇嫩的花心被烫的剧烈收缩了一下。两只大手同时还绕到庄荩身后,将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聚拢,这下,腿根就可以拼命夹着肉棒。

末世嗯啊h H末世

阡陌挺弄着身体一下一下摩擦着花瓣,嘴里仍旧衔着庄荩的舌头,虽然不能进入她的身体,但是这样抽插总好过一会儿任务开始欲望还没消下去。

足足弄了一个多时辰,腕表已经开始闪烁着红光做着最后的预警,阡陌才将白浆排出体外。

静谧的房间只有两个人的喘气声此起彼伏,庄荩被阡陌弄的也泄了一回,浑身上下都因为紧绷的神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阿荩刚才说的我都懂,任务的时候我不会乱来。”阡陌打开系统界面,从里面取出了两套高中校服,递给庄荩一套。

“我查过资料,这次任务地点是一所被隔绝在湖心岛的高校。我们得打扮的和里面的人一样,一会儿去了等候处,系统就会给我们安排身份。”阡陌摸了摸庄荩的脸颊,在她嘴角上轻轻吻了一下。

清理了一下身体,庄荩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为了任务,身体里积蓄的东西总算被一次排干净,也不需要担心走路时那些东西会流下来,一时倒是更希望任务的到来。衣服看着有些陌生,以前阡陌总会拿一些覆盖到脚踝的长裙给她,这是第一次拿了一条短裙,还是只到膝盖的。

阡陌很快穿戴整齐,与她相似的上衣,只是领口略微不同,下身则穿着一条到膝盖的黑色短裤。庄荩第一次看到阡陌这样的穿戴,有些戾气的脸被这套衣服衬的略淡去了几分,长长的头发被扎起,黑漆漆的眼眸里还有一点不自在。

对着庄荩这种带着审视的眼光,阡陌轻轻咳嗽了一下,“阿荩快些,只有一刻钟了。”说完,直接拿过庄荩捏在手上的短裙,上手替庄荩穿戴了起来。裙面是整片式,窄边上有两根系带,只需要把裙子围在腰上,然后将系带缠绕好就行。

末世嗯啊h H末世

阡陌抿了抿嘴角,如果可以,他当然不想他的阿荩穿这么短的裙子,左看看又看看,在最后一分钟,他在系统界面捣鼓了一下,拿着一条黑色的半短裤出来,抱着庄荩的腰二话不说也给她在裙子下套上。

庄荩拉着阡陌的手微微笑着,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嘀——嘀——嘀”

尖锐的电子音响起,两人就像之前魅影森林一样从原地瞬间消失,转而回到那一片虚无的白芒之中。

这次白芒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电子屏幕,正是庄荩和阡陌手上的腕表映射出来的任务资料:

任务目标:又死人了!请解救被暴风雨困住的学生们。

任务角色:被欺凌的懦弱尖子生

被孤立的杀人犯的孩子

末世嗯啊h H末世

任务时间:七天

任务失败:抹杀

耳边一阵铃声,庄荩从桌上抬起头。面前人头攒动,很多和她穿着一样衣服的人在走来走去,显然,她已经置身任务场景。这里应该是教室,乱哄哄的一片,大家各位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庄荩在人群里张望了一圈,没有发现阡陌的身影。

她趴着的地方是一张桌子,但是和其他桌子排列格局不太一样。庄荩将视线在人群中扫去,这群人看起来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有些人注意到她看过来的眼光,纷纷都露出了嫌恶的情绪,看了她一眼后又低头凑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

庄荩将系统给的几个线索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抬头去看窗外,刚好能看到一个大树的顶部,大雨滂沱,飓风吹的大树顶部叶子已经秃的所剩不多;同学对她以厌恶居多,但是没有直面她的勇气;摸了摸书包里的东西,一只老年手机,意料之中没有信号;大多数人脸上都是焦虑和担忧,暂时没有看到恐惧的情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