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美人摸着我胸前的大白兔系统:H末世

逼仄的空间,打开的红酒瓶里传来阵阵香气,果酒的感觉。味道似乎和从前喝过的灵酒不太一样。鲜红的酒液被放在红酒杯里,在庄荩思考着如何制作任务所需物品时,红酒杯被递到面前。

“尝尝看?”从庄荩的角度看去,阡陌神色不明,低沉的语气在小空间里甚至传出回音,诱哄着庄荩去接那酒杯。

庄荩又想起石桌前的那个黑衣人,那种异样感再次升上心头。只是这里只有她和阡陌两个人,这样想着,庄荩忍不住分出眼光观察起这个空间来。

一张矮凳,四面白墙无任何装饰。看起来很普通的小隔间。如果说有奇特的地方,那就是隔间顶端的墙面是一面镜子,她和阡陌在隔间的动作被镜子反映的一清二楚。

阡陌看着庄荩将酒杯接过却没有喝里面的淫欲红酒,也不着急,他们有的是时间。就算在这里呆到下一次任务开启,也是不错的。勾了勾唇角,阡陌拿起摄像机往上空一抛,墙面就是一个天然的投影屏幕。

“嗯……嗯……阡陌……”

庄荩还在观察四周,冷不防一道呻吟传入耳畔,甜软的声音,仿佛从糖浆里传出,却紧绷着庄荩的心弦。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她忍不住去看声音里喊叫到的那个人。

阡陌满意的看到屏幕上投射的两个相叠的身影,知道庄荩在看他,回头拉住小手,坐在矮凳上轻轻一拉,庄荩就坐在了他怀里。

末世美人系统:H末世

背脊靠着胸膛的姿势,两人坐在屏幕前,仿佛准备要看电影。只是屏幕上的内容却是让人脸红心跳。

“阿荩可能不记得了,这是你刚到这边来的时候。”阡陌握住庄荩想要挣扎的身体,在庄荩裸露出的脖子上来回舔弄,舌尖所到之处,带起一阵颤栗。

“那时候阿荩可乖了,不仅下面的小嘴儿一直吐着水儿让我进去,上面的嘴巴也乖的很。一直‘陌哥哥’的喊。”

仿佛是为了印证阡陌的话,屏幕上,被剥的浑身赤裸的庄荩一边承受着阡陌的顶弄,一边喊着“陌哥哥”,双腿间的水液仿佛泉涌,流的两人交缠的大腿湿哒哒的。

“阡陌——唔……”红着脸想要反驳,嘴里就被投喂进一颗东西,凉凉的,表皮还有点甜味。

“阿荩不是想知道东西怎么做吗,不要说话哦。”阡陌手指撵着欲望果实往庄荩嘴巴里送,还提醒着,“也别吞下去,可就这么三颗,吃掉了就没了。”

庄荩嘴巴里含着果子,两颊微微鼓起,红着脸点了点头。也不知果子是用什么做的,含在嘴里意外的甜,唾液分泌比往常迅速的多,一下子就把果子表面弄的黏腻不堪。

阡陌满意的看着庄荩含着果子乖乖坐在他腿上,又捻起一颗果子,在庄荩微弱的注视下,一把掀开她的裙摆。

末世美人系统:H末世

“唔。”

底裤被剥到膝盖,有什么东西被顶进去了!

欲望果实虽然不大,但是枣子这般的体积直接塞入下体也让庄荩适应的够呛,花缝被撑成一个小洞,阡陌顶了两下才把果实完全放进花穴。

冰凉的感觉从花心里传来,庄荩忍着异物侵入的不适,拼命缩动着花肉,想把果实挤压出来。

摸着庄荩花缝外越来越多的粘液,阡陌叹了口气,“真是羡慕它。”

“阿荩你可别想把它弄出来,这东西暂时需要你来温养一会儿。”

庄荩眨着眼睛惊讶的看着阡陌,被话里的信息惊的差点张开嘴。虽然及时克制,但还是有几条银丝顺着嘴角流下。

这个时候屏幕里又传来一阵脸红心跳的声音,是肉棒插在水液里的咕叽声,因为速度奇快,而连绵不绝。

末世美人系统:H末世

庄荩脸上红的仿佛滴血,含着果子的小嘴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张开,楚楚可怜的望着阡陌,淡蓝色的眼眸里雾气弥漫。

阡陌吻了吻她的唇角,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捏着她的后颈就对着嘴巴给她灌进了一口酒液。带着男性气息的液体从唇齿间流淌过,有点苦,混着果子皮的甜味一下子就挥散在口中。

摸着双手解开胸前的蝴蝶结系带,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再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庄荩就被扒的只剩下一件胸衣。

而此时屏幕的她却又被阡陌半强迫着穿上一件露着背脊和小腹的毛衣,顺滑的毛衣摩擦在肌肤上,屏幕里的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身下还在接受着肏弄,身上却是慢慢拱起好让阡陌的手可以从背后直接伸到毛衣内,准确无误的罩住她的胸乳,大力揉捏。

乳儿是娇嫩异常的,手指微微一戳,皮肤就能陷下去,又软又舒服。阡陌托着庄荩的胸下方,将手指挤进胸衣,细细感受胸衣挤压着手指陷入乳肉的舒爽。

欲望果实和情欲红酒很快产生了效用,庄荩神情开始发生巨变。如果说之前的庄荩在做爱时是隐忍尚且有些理智的,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任人摆布完全听话的。

解开胸衣,乳白色的肉和红缨全部弹跳出来,因为形状饱满还荡出一点乳波。

庄荩身体难耐的扭动着,两腿夹紧,大腿相互摩擦着。阡陌看时机差不多了,将剩余那颗果实也塞入了花穴中。里面的果子被推挤的往深处去,只是这样塞东西进去也能感受到那穴道深处,软肉的阻挠。

末世美人系统:H末世

趁着庄荩被欲望果实埋入穴道自我收缩的时刻,阡陌拿起情趣剂打算看看使用说明。这东西他没看到过,也不知是直接服用还是和果实一样可以塞进花穴里。

小小的一瓶,据说有价无市,看起来分量只有几滴,上面用罗马字标着说明:谨慎使用。交合印记,刻骨铭心。背叛的爱人将受到惩罚。

品味了一下这几句话,阡陌忍不住微笑。淫荡的名字,纯情的用处。

咬开瓶盖,阡陌毫不犹豫的喝掉了一半情趣剂,又把另一半塞到庄荩口里,哄着庄荩一滴不剩的喝下去。

“你永远都是我的了,这里,这里,全部都是我的。”阡陌笑着将皮带解开,从后面进入庄荩的身体,果实被他的肉棒一直顶弄到子宫里,庄荩被刺激的尖叫,情欲果实从嘴里掉落,刚好被阡陌咬住,果皮在牙齿的衔咬下破开,阡陌咀嚼了几口就将果肉哺喂给庄荩,两人亲吻着分享掉了这一枚欲望果实。

“阡陌,我好难受。”被欲望果实和淫欲红酒刺激的欲望大盛,庄荩觉得好空虚,花穴虽然被填的满满的,身体需要更多的刺激,仅仅只是进来还不够。

阡陌听着这最真实的话,抚弄了几下庄荩的乳尖,握着庄荩的双腿来了一个180度旋转,肉棒在花穴里完成了高难度的旋转,整一个表面都被软肉旋转摩擦到,舒爽不已。

这下,两个人就面对面在一起了,庄荩自觉夹紧阡陌的腰,身体开始小幅度摇摆,花穴在肉棒上磨蹭,快感一波又一波的传来。阡陌眯起眼睛享受这一项服务,不过一会儿就受不了庄荩过小的幅度和力气,大手握着纤腰就是用的顶撞,臀部抖动的飞速,来来回回就像是快要离开矮凳。

末世美人系统:H末世

庄荩被顶弄的摇摇晃晃,奶子甩的一上一下,身体被抛到最高处的时候,乳尖就擦过阡陌的下巴,阡陌一低头就能吸允到那两颗小红豆。

舔弄啃咬,不放过红豆上任何纹路,仿佛是要从里面吸出汁水来,惹得庄荩不得不抱住他的头。纤细的指头穿插在黑发里,庄荩感受着花穴里的抽插,达到了第一波高潮。

屏幕里的两人同样激烈,庄荩被阡陌按在床上,背对着他,臀部高高翘起,整个身体就穿着一件露背毛衣,蜜桃似的臀瓣间,红色的肉棒在里面一来一回飞速抽插,垂落的毛衣侧面大片乳白被顶弄的晃来晃去,时不时还被后面绕过来的手掐弄揉捏。

剧烈的性事让两人爽的仰起头颅,阡陌一边在花穴里抽插,一边吃着乳头红果,手从庄荩尾椎骨摸到另一个洞穴,在外面来来回回摸弄。

庄荩身体里已经积蓄两波精液,再加上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花液,小肚子微微鼓起,顶弄中水声渐响,花心深处传来酸软的感觉。但是她不想让身体里挺弄的肉棒出去,甚至希望那东西可以永远嵌在她的体内。

阡陌又是一个深顶,庄荩尖叫着将乳头送入阡陌嘴里,又到了一波高潮。

“真骚。”阡陌根本不给庄荩享受高潮余韵的机会,肉棒挺弄的速度丝毫不减,插的更深更有力,嘴上更是舔弄的更加急切,他的身体也因为欲望果实而更加渴望情欲的抒发。

紧致的窄臀仿佛永动马达,剧烈的在庄荩身下挺弄,两颗囊袋射过两次后还鼓鼓囊囊的拍打在花户上,将花瓣怕打的鲜红鲜红的。

末世美人系统:H末世

不知道到达了多少次高潮,庄荩和阡陌的身下水液泛滥成灾,整个空间的地面都是水渍,根本没有干爽的下脚处,庄荩在又一次高潮后抬头看到头顶的镜面,里面的女子面色酡红,裸露着上半身,奶尖被身下的人含在嘴里,对坐着的两个人就像是呆在河流中,被风浪打的此起彼伏。

屏幕的呻吟就像是催情曲一般放在两人耳边,一声隐忍的呻吟就是一记深入浅出的顶弄,一道低吼就是一次激烈的破开子宫口动作。精液被灌在花穴深处,子宫里已经满满当当再不能容下更多的液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