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在床底下翻译成英文y教室

薄暮从围墙上斜映而下,缕缕金光绊住两人的足踝,还有脚踏车缓慢转动的轮轴。

抵达後门时,正是大家离校的颠峰时间,不少人看见丁胤阳和胡可沁并肩同行,纷纷投以关注的目光,甚至连教官都多瞅了两人一眼。

「难得教官今天没有抓我违规,还真是托你的福。」远离铁栅门好一段距离,胤阳才抽下松开的深色领带扔进车篮子里,悠长地吁出一口气。

从开学到现在不晓得因为服仪问题被教官和纠察队拦下来几次了,但他就是讨厌被第一颗扣子束缚住的感觉,宁可被教官逼着坐在教官室里缝扣子,也要享有不受拘束的几天悠哉。

胡可沁飞快地移开视线。迎风微敞的白色衣领体现出他率性不羁的个性,明明都是直条纹的制服衬衫,穿在丁胤阳身上却比同龄的男生都多了一点成熟的气息,让人不多留意都难。

「对了,你怎麽会突然跑来找我?」丁胤阳骤然问道。

「哦,其实我是奉了小梅老师的旨意来抓你回补习班上课的。」经他提醒,她才想起自己写在纸条里的内容为何。「你已经缺了好几堂课了,再不来上课之後进度会赶不上。」

「梅子姐叫你来抓我?」胤阳闻言不禁失笑。「她有没有这麽想我啊?我明明上个月就已经告诉她我妈帮我请家教了啊!」

「你请家教了?」胡可沁讶异地瞠圆了杏眸,隐隐约约,一股难言的失落感翻涌而上。「为什麽?你……」

「丁胤阳!」一声魄力十足的怒喊打断未完的问话,可沁和他同时转向来者,只见一帮熟面孔硬生生地挡住去路,除了率众之人面露凶光,其他人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表情。

「阿勳学长?」可沁拧起眉心,显然对这个人的不请自来和粗鲁的口气感到不悦。

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y教室

「嗨!你也是来找我去补习班的吗?学长。」丁胤阳心里有谱似的瞥了胡可沁一眼,对於近日甚嚣尘上的花边新闻他虽然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但还不至於落到全然无知的地步。看来,这次以脾气火爆闻名的篮球队长是冲着这女孩来的吧?

「我警告你,不要跟我嘻皮笑脸的,我不吃你那套!」何承勳脸色一沉,光是看到可沁和他走在一起,都足以在他心头掀起漫天滚滚的沙尘,望而生厌。

「跟我回学校比一场!现在!」

「改天吧!不好意思,听说今天补习班没放假。对吧?」胤阳朝着身旁的女孩莞尔一笑,何承勳太阳穴上的青筋悄然浮动,看得校篮队员们心惊胆颤。

「丁胤阳,你怕了是不是?」

「是啊,我怕重要的约会行程被打乱。」胤阳拍拍脚踏车後座,并向可沁使了个眼色,此话一出霎时惊动了在场所有人,包括临时获邀上座的女主角。

飘浮的思绪悠然神往,直达那双暗示意味浓厚的黑眸底处。本来只是想藉着跟他一起上补习班拉近和他之间的距离,想不到结果会演变成变相的英雄救美,让她对这个阳光男孩的好感程度大大提升。於是她抱着沉甸甸的书包,不假思索便侧身坐上後座。

何承勳压抑不住妒火,等不及丁胤阳跨上脚踏车便冲上前去揪起他的衣襟。

「阿勳!快住手!」几名队员见矛头不对,纷纷围上来劝架。

胡可沁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不知所措,胤阳紧握着把手稳住车身,却完全没有因此动摇。

路上学生来来往往,大家全都视而不见的加速走开,因为此地弥漫的火药味已经浓烈到了呛鼻的地步,就怕稍作逗留也会遭受波及。

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y教室

「阿勳,有什麽话好好说,可沁在这里看着你呢!」

「是啊,队长,你冷静一点,放开他吧!」

何承勳瞥了一眼备受惊吓的女孩,旺盛的怒焰却无法因此浇熄。

「重要约会……你以为你是她的谁啊!」何承勳抓着胤阳用力咆哮,就连试图阻拦他的人们耳朵都痛了,但不知怎地,站在第一线面对他的人却神态自若。约莫是平日在家常常领教妈妈怒吼功的缘故。

「那学长呢?学长是她的什麽人吗?」胤阳故意挑衅似的挑眉讽问,何承勳忍无可忍,握起拳头眼看着就要抡过去。

「丁胤阳!」就在胡可沁要放声尖叫的当下,对面突然传来一声悦耳却稍显急切的呼喊,适时暂停了一触即发的肢体冲突。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同一时刻被来人吸引过去,只见一名穿着浅色T恤外搭牛仔吊带裤的女孩一脸惊慌,避开呼啸而过的汽车快步横越马路。

「哗!那是谁啊?没穿制服,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笨蛋,看也知道不是啊!不过她长得还满可爱的耶……」

「啊!她往这里走过来了!」

「废话!她都叫出丁胤阳的名字了。」

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y教室

「哎,学长,你们可别对她动歪脑筋喔!」胤阳趁着众人发愣的空隙按下眼前威胁性极高的拳头,若有所思地望着神色匆忙的女孩微笑:「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名花有主……」听见这四个敏感的关键字,胡可沁忍不住出声。「丁胤阳,你说的重要约会,对象该不会是她吧?」

「嗯哼,是啊。」胤阳朝着直往自己走来的女孩比出问候手势,胡可沁心头一凉,刚才的喜悦顿时全消。

「那……我就不耽误你们约会的时间了,你不用送我去补习班,我自己去就好。」

「啊!可沁!」见她突然头也不回地跑开,何承勳顾不得蓄势待发的前哨战正要开打,立刻松开胤阳的衣领转身追去。胤阳微微发怔,本来还想介绍她跟这个穿着吊带裤的「外校女孩」认识呢,不晓得她怎麽了。

至於其他剩下的校篮队员,眼看着带头的人都跑了,搔头的搔头,呆立的呆立,个个都是万般无奈的模样。

「呼,那个女生是谁啊?」我气喘吁吁地看着那两个一看到我就跑的高中生,对於这里瞬间形成又瞬间瓦解的紧张气氛一头雾水。

「喔,她是我之前的补习班同学啦,大概是赶时间所以先走了吧!」

胤阳随意敷衍几句,看来并没有想要追上那个女孩的意思,对这件事冷淡的有点不寻常,反倒是一旁那几个群龙无首的男孩,一个比一个还热心为我解说刚才发生的一切。

看来胤阳在学校里的高人气不是说着玩的,今天总算亲眼见识到了。回头看看当事人,托着下巴一脸百无聊赖的模样,还真是淡定到了高人境界,一点也不像是在学校里大出风头的风云人物。

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y教室

也许有些引人注目的特质是与生俱来的吧!我不禁在心里偷偷叹气,世界从来就不公平。

「对了,学姐,你应该不是丁胤阳的女朋友吧?」聊了一阵子,突然有人问道。

「咦?」眨了眨眼睛,我忍不住被他们的臆测逗笑。「当然不是啊,他对我来说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朋友耶。」

「喂喂喂,语恩姐,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我哪里像是还没长大的小朋友啊?」一听到是在讲他坏话,胤阳立刻回神,气呼呼的一边咕哝着一边把脚踏车滑到我身旁,站得直挺挺的像个卫兵似的。「你看,我至少比你高十五公分,肩膀给你靠刚刚好!」

「呵,我本来就是来投靠你的啊!你可以载我回家吗?」

「拜托,等你这句话很久了。」为了强调自己的身高优势,他拍拍我的头,仿若用邻家大哥哥的口气在哄小女孩,简而言之,还是一样没大没小。「快上车吧!我等不及要吃你亲手做的晚餐了。」

我微微一笑,今天丁妈妈必须参加公司应酬,所以我自告奋勇揽下煮晚餐的重责大任,这一趟会碰运气到这里来找胤阳,就是为了先带餐前点心填填他无底洞般的胃口。

「来吧!这是车资。」站上脚踏车後轮装置的火箭筒,我从袋子里拎出一个刚出炉的甜甜圈,在出发前先塞住他嗷嗷待哺的嘴巴。

「那我们先走罗!」回头向那群校篮队员们道别,只见他们每个人都张目结舌地瞅着我们,好像这是一幅极度不合理的电影场景。

「学姐,你是丁胤阳的姐姐吗?」

「不是啊。」我愣了下。

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y教室

「可是你……你们同居?」

「啊?」我顿时明白他们误会了什麽,但在我解释之前,胤阳已经替我作答。

「那是因为她除了家教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身分。」胤阳朝他们投以一个炫耀的眼神。「学长,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再继续搭讪她的话,小心哪天篮球队的超强前辈回来把你们抓去作特训哦!」

「另外一个重要身分?不是说不是情侣吗……」大夥儿还没搞清楚状况,胤阳已经踩下踏板,惬意地带着我踏上归途。

「胤阳,你干嘛不跟他们把话讲清楚?」

「不够清楚吗?那好吧……」狡黠一笑,他回过头。「学长!她是我未来的嫂嫂!」

「丁胤阳!」被他这样一喊,我差点没从脚踏车上摔下来。

「怎麽样?够简洁有力吧?」

「路上的人全都听到了啦!很丢脸耶!」我羞红了脸,忍不住搥了他一拳。

「呵呵,是你叫我讲清楚的啊!」他含糊不清地一边咬食一边笑闹。「对了,你是怕晚餐煮失败所以才买甜甜圈给我事前补救吗?」

完美的平衡感让他单手骑车也能骑得稳妥,站在他身後迎着徐徐晚风,我抓紧他的肩膀,作出最简单的反击:「才不是呢!买甜甜圈给你吃是因为晚上我要煮很苦很苦的苦瓜汤。」

上课啊轻点同桌h_同桌污文play教室

「啊?别这麽小气啦!我还没称赞你今天穿这样很可爱耶!」

「来不及了!」听他求饶,我在他背後偷偷扬起嘴角。

其实,他爱吃的菜我都买齐了,唯独苦瓜我没买下当作筹码。

因为我知道,晚归的某个人也讨厌吃苦瓜。

──【番外二】暖阳,戏篮/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