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比小说app下叔叔阿姨用上海话怎么说载-比小说

看着浅纱,露安想起自己以前对隼人讲述自己为浅纱洗人气,希望能见到浅纱站上荣耀的舞台,如今梦想成真在眼前她实在感动。她希望他们这四个零能有一个变成一,让他们这串数字能开始产生价值,但现在隼人与浅纱都从零变成了一,在她眼中他们却仍与原来没有什麽不同。

他们没有变得更加耀眼,她这才发现即使得奖即使在世人眼中产生了更多价值,他们仍然是原来的自己,没有变成一,但也不见得是零,而一直都只是他们自己。

於是她想到了自己,她曾说有人一旦成为大咖就要退出《小咖艺人靠北联盟》,这是激励他们的话语,也是为了表示出她想帮助他们的决心,但想到自己要这样独自被留在小咖联盟中,她仍然不免感到孤独。今晚颁发了特别贡献奖给曹秀满,由她的儿子与经纪人出来代领,听他们诉说开辟谐星路线的不易,让她深感果然这个领域很难出头,不过她发现自己即使孤单却并不後悔,因为一直都很喜欢当谐星。

成为小咖,身为小咖,她感到开心也为自己的努力感到光荣,能帮助别人往上爬她也很乐意。

「我曾经很担心你们离开我,歌手有金曲奖,演员有金钟奖跟金马奖,你们得了奖就是大咖了,我明明就希望你们成为大咖,但又很矛盾。」

「你会离开我们吗?如果谐星有谐星的奖项。」

「当然不会。」

「那我们没有谁会离开谁。」

露安转头看隼人,见到他眼中的坚定给予了她信心,这才一起继续看着浅纱。

在後方的光映粉丝团,林芸周遭的成员们渐渐有点低落,原创歌曲与新人都没有颁发给光映演出的作品,而且原创歌曲光映并没得名,让她们担心光映是否只是来陪榜。林芸在嗡嗡鼓噪埋怨的人群中静静望着台上的浅纱,与当年高中时同样的身影交叠,脑子里冒出了之前在安全梯打斗时浅纱拖着行动不便的病体跨坐在她身上时的拼命霸气。

这个女人仍然如此耀目地惹人厌,经过人生考验的洗礼,以往只是娇美的脸蛋如今散发的光芒比以前更加让人移不开目光,灿烂绽放。她自觉没有资格站在光映身边,钟欣然也没有这个资格,但钟欣然的确已经变得更闪亮了。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再过几个奖项就要颁发最佳女主角,浅纱心境稳定下来,满足雀跃的心情现在只是乐观欢欣地期盼童忆能得奖,而霏雨面色沉闷又愤恨,没得新人奖又没得女主角奖脸可就丢大了。

盛哥走向台下访问每位入围者,「霏雨,你认为谁最有可能成为最佳女主角?」

霏雨在镜头面前保持完美的形象,「我觉得大家都很棒啊。」

「我们没有要听这个喔,不回答我就要问你认为谁最不可能成为最佳女主角喔。」

「唉呦盛哥你好坏喔!」

盛哥只是笑了笑,没有要移动脚步的意思。

在座有一位入围者是《塞纳河,我们相爱》的女主角,於是霏雨选了她,「刘晴雅,我当然支持跟我同样有跟光映搭档演出的刘晴雅。」说完後果然如她所料,光映的粉丝团为她的答案喝采,她又掳获了光映的人气站在她这边。

盛哥忽然离开入围女主角的女星们,走到浅纱身旁,「浅纱,你认为霏雨跟童忆谁最有可能得最佳女主角?」

她想起露安担心她无法应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曾经提过一些她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依照露安的指示,她立即说,「我当然支持我们剧组的童忆姐!」以此表示她是因童忆跟她同一剧组才做出选择的。

「那霏雨呢?曾经身为团员,你觉得霏雨怎麽样?」

於是她隐藏心里的想法,小心表达意见,「霏雨很棒,但童忆姐演戏方面很资深啦,不过我相信霏雨会有机会,也还会更棒的。」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结束被盘问後,她的情绪继续紧绷地等待开奖,之後盛哥回到主持人席,颁奖人出现在台上颁奖,念完入围名单後,为霏雨呐喊的声量比之前更激烈,浅纱则紧张地闭上眼埋头拼命祈祷。

「得奖的是……《塞纳河,我们相爱》的刘晴雅!」

浅纱听见阿威、温温等人的埋怨,勉力压抑大失所望的神情,霏雨则感到愤恨与羞愧,两项奖项都落空,今晚完全是白来了,而且方才一语成谶竟然真的让刘晴雅得奖,她简直想掌自己的嘴,早知道就坦白说希望自己得奖,这下还真是承蒙了自己的金口。

浅纱明知不该但还是有点得意,避免霏雨看见而悄悄掩饰,倒是露安眉开眼笑,隼人怕她被镜头拍到而正在提醒她。

接下来轮到露安紧张了,她真心希望光映得奖,光映复出後的努力值得肯定。虽说这些是以前性格骄傲的他饰演的作品,但她仍希望现在的他能重返荣耀。

光映走上台的那一刻,台下粉丝团们疯狂欢呼鼓噪,他曾走上过这个舞台几次,如今重返却觉得久违了,有点陌生不太踏实地踩上地板。

「请入围者来颁奖是个残忍的酷刑,但也是收视率一大看点。」他感叹地直言,来宾闻言都笑了。

「我不会在此发表什麽感言,所以希望待会还有机会跟大家多说话。」

又成功引来台下来宾捧场的笑声,他不禁觉得跟露安相处久了有受到一点影响,「我懂坐在台下的煎熬,所以现在就请看入围名单。」他承认自己按捺不住,希望能尽快揭晓不再对是否得奖猜疑。

入围影片播放介绍完毕後,立即就来到紧张的时刻,早先跟露安说他参加过好几次颁奖典礼,根本不会紧张,但他记得每次等待颁奖时手心都会隐隐冒汗。这次有三部自己主演的作品入围各类奖项,但是只有一部入围男主角,对他特别重要。

「得奖人是《倾城公主赖上我》常独青!」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光映对这名字很熟悉,这部剧在他出车祸前是预定排队要请他来演的五部偶像剧之一,但在他出车祸後这位後起新秀忽然出现,一连接演两部偶像剧,其中这部红遍大街小巷广受年轻女学生与上班族女性热爱,现在现场欢声呐喊这名新出来的竞争者的呼声几乎与方才为他摇旗呐喊的粉丝团声音还大声。

他的粉丝团发出阵阵叹息,但同时也发出打气安慰声,林芸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从未想过他会输,此时站在台上的他有同样不服气又怀疑自己的情绪。

是他老了吗?是他的付出不够吗?是观众厌了吗?脑子里这些检讨质疑的声浪不断袭来。好不容易再站上这样的舞台,却只是一场空,虽说他出演的作品各自有赢得其他的奖项,但他个人竟然完全没受到肯定。

乾笑着恭喜得奖者,他等待这名比他更年轻的俊帅男子上台,得奖者说了什麽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他只能沉默地等待这悲伤尴尬的一刻赶快过去。

等到常独青讲完後,他内心迫不及待但脚步从容缓慢地转身,却听到台下传来一声尖喊,「等一下!」

台下的浅纱默默地为光映感到难过,见到他失落的神态,她感到心疼,透过露安她知晓他的努力,她看惯他赢没看过他输,此刻她看到他空手而归也同样感到失落,但这声呐喊忽然吓醒了她。聚光灯迅速聚焦,照亮了露安的身影,裙摆随着脚步不住上下震荡着。

露安提气一口气跑上台,盛哥诧异好笑地问,「黑猫妹怎麽啦?」

旁边的工作人员奔跑着递上麦克风,她赶紧回道,「给我一点点、一点点时间,我要访问光映!」

「你抢镜头搏版面也不是这样吧?现在还来抢主持人棒?」

「不不不,主持人可不简单,我怎麽敢跟盛哥抢?我只是要履行跟光映的小小承诺,麻烦请做球给我,我保证这段会小小对收视率有帮助!」

「是喔,你要挑收视率就给你挑罗?观众跟网友看颁奖典礼都是以很严苛的标准在检视的,骂惨了唯你是问喔!」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没问题,盛哥这三分钟算我的!」她已经站到光映身边,双手双脚大幅张开面对镜头,「网友、观众,要拿蓝白拖砸我就来吧!」

「砸她就好,不要砸到我,不过反正她够大只,没问题的。」光映顺口展现毒舌一面,但眼里已经在闪烁泪光,他还记得那个听来很好笑的约定。

她面色带笑像是完全没听到他的话,而抬头四处张望,「欸,打扫这麽乾净盖这麽漂亮的典礼会场怎麽会有苍蝇啊?嗡嗡声好吵喔,这位先生你有看到苍蝇吗?」

她双手上下比划出他伟岸的身长,「声音听起来应该有这——麽大只喔。」

他忍俊,「没有啊,从我听到的声音来看,应该是这个体型才是。」他学她伸出双手比划,故意夸大她有点圆润的身形。

「你的耳朵很有问题,希望你听得到我的访问。」

露安自若地开始介绍,「让我们来欢迎全国九岁到九十九岁的少熟女唯一指定梦中情人,秋光映!」

现场观众哄堂大笑足足二十秒,此起彼落的笑声余韵不断。

「所以你们的约定是要以这个名号称呼他吗?」

瞥见盛哥好奇惊喜的眼神,她打算坦率回答,「我曾经答应过光映,有天他能再站上荣耀的舞台时,而同时我有担任主持人时,我会以这个名号来介绍他出场,但我没能拿到主持人棒,也没担任颁奖人,所以只好自己出来抢三分钟的主持权。」

她朝光映笑了笑,继续道,「虽然光映今晚没有得到任何奖项,但他近来的努力我认为是有目共睹。光映,你现在有什麽感想?」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你是来访问我的落选感言吗?有没有这麽狠?」

「你想说可以啊,但我没有很想听,我想听的是你下次得最佳男主角的得奖感言。」

本来有点哭笑不得,但听她这样说,他内心的感动源源不断涌出,「我们的约定是我重返荣耀的时刻,你再来访问我,我只是站上这舞台把奖座颁给别人,有什麽好访问的。」

「可是我认为你已经重返荣耀了,这舞台属於你,这舞台等着你,你必定会再优胜返回这里的。」

「没有你的鼓励与帮助,没有粉丝们对我的支持与热爱,我就不可能站在这里,真心谢谢你们。」真挚的情感告白不只让粉丝团们高声加油呐喊,也让来宾们为之鼓掌。

「谢谢你记得我们的承诺,到时……到时我在这个舞台等你。」他转身朝盛哥请托,「明年帮忙安排她上台颁奖好吗?」

盛哥笑了,「好啊,你到时要依约上来领奖,不要让她空等喔。」

在全场来宾的鼓掌声中他们相偕离开舞台,而之後颁发由观众票选的年度最受欢迎戏剧节目奖以及最佳戏剧节目奖,各自由《危险王子幸运日》与《倾城公主赖上我》夺得,前者让光映又一次分享了荣耀,是由导演上台领奖。

「露安,谢谢你。」在散场时他走过来对她说。

「没什麽,我也是谢谢你让我有机会搏版面。」

「我刚刚想到,可惜没有专门为谐星设的奖项。」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这也没什麽,观众的笑声就是为我鼓掌的掌声。」

看着舞台,看着观众席,她想着她宁愿是由观众的笑声为她加冕。猫舌头曾说电视上那些资深却名不见经传的艺人,年轻时可能没有名气,但混到老了就自动成为资深艺人,受人尊敬,但她想不是这样的。她不愿当那样的艺人,不愿老了就自动被敬老尊贤视为前辈。

「讲难听点,要是还没老就死了怎麽办,谁来尊敬我?」

这话惹来身旁的隼人与光映一阵笑声。

「要是哪天获颁特别贡献奖,画面上展示的作品根本没人认得,场面挺冷的不是吗?谐星最怕冷场了。」

「资深艺人那麽多,那样的话也轮不到吧。」隼人推测。

「方才颁发特别贡献奖时,播放秀满姨过往的表演桥段,虽然现在来看是老梗了,但观众还是感到有趣,相信她在天堂仍能听到她为观众带来的欢笑。」

她抬头想像自己看到天花板上方的苍芎,「我希望能笑着死,我希望有天获颁特别贡献奖时,我也能听见那些为我而发出的笑声。」

他们也向上仰望,想像着世後世人会如何看待自己,他们都希望有天他们俯视脚下人间灿烂灯火时,能有人是记得他们,因他们的表演欢笑落泪,这一点无论大咖小咖都是一样的。

(全文完)

酷比小说app下载-比小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