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语的基础用语嵊读什么: 东不嵊

长大後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再也不是小学的时候洗手刷牙准备吃妈妈准备的中餐、国中的时候跟朋友混吃混喝到傍晚才回家洗澡睡觉、高中时即使回家都12点累的像狗一样还是要打开英文单字本再背几个单字、大学时因为在外面念书所以一回家都饿的像几年没吃过饭一样开始狼吞虎咽,而是正襟危坐在餐桌上,面对着妈妈亲手烹调的美食而且样样刚好都是我爱的却不能吃,耐心等带爸妈的……

「许沐沐大小姐,你作仙作的很爽快吗?」老娘先发威。

「额……不,其实我不是去作仙……」

「那你是在干嘛?五年,去美国五年都不回台湾一次,那麽多个日子都在外面也不用个视讯只是FB再那边用,谁知道你在干嘛?蛤?我有时候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女儿耶?」

「嗯……对不起。」

「你真的不用跟我们对不起,其实你不在也很清静,整天像个麻雀在那边叽叽喳喳,不被你烦死也被你吵死。这五年可真是安静了好多啊,少了一只麻雀的感觉真的很好。你还是赶快滚回你的美国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我看着嘴巴真是机掰到不行,但实则想我想到都快疯了的二姐,心里很甜而奉承的笑了一下:「对不起啦,我知道这五年你在爸妈身边照顾他们辛苦了。如今我回来了,照顾他们的重责大任自然也就落在我的身上,你放心我是不会推卸任何责任的,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

「是也不用那麽夸张。你二姐我即使你没回来也不能照顾他俩老了。」

嵊读什么: 东不嵊

一听完这句话,我的眼神瞬间往她的右手无名指上飘。

干她娘的,果真是结了婚,五年前还没嫁人呢,现在就嫁了,我到底是错过了什麽精彩好戏啊?想到这不禁悲从中来,却明白这一切会变成今天这样的结果都是我自己的错,因为那个渣我放弃了多少与我家人共享喜悦的时刻?然而我为什麽要为了那个渣而这样子呢?我不懂。

「你结婚啦?甚麽时候啊?你怎麽都没说呢?」

「说个屁?我还没结啦!下个月,幸好你很会挑时间这时候回来,不然我准要你滚也要滚回台湾!」

「等等,你该不会也要我当伴娘吧?」

「你也是什麽意思?」妈妈不解的皱眉。

我喜孜孜的把小格格的喜讯报给全家听,反正小格格跟了我那麽多年,我的家人还有她的家人同样都是熟透透罗。

「啥?她也结婚?最近大家是都在赶结婚潮吗?好奇怪啊!」

嵊读什么: 东不嵊

「而且妈,都是小妹最亲近的人要结婚喔!该不会……是上帝预告小妹的喜事也近了?」

我切了大姐一眼,「抱歉,我打死也不会结婚你们放心,嫁妆早被我在国中时就拿去矫正牙齿用光光了!重点是我可以一个人自立自强到老死,也不想结婚跟一个臭男人生活到海枯石烂!」

「你这样老的时候会很孤单的。」

「拜托,妈,我可以去养狗好吗?养狗比养一个男人来的简单多了。牠只会吃和叫,多方便啊!还不用离婚的时候跟我计算赡养费的钱伤和气呢!」

「我看你根本不是不想结婚,是因为郑维杰的事,你还没释怀。」

「妈……好好的你提他干嘛啊?每次都这样所以才很不想回来吃饭啦!停止好不好?」

「我这都是为你好,你都老大不小了,你花了多少青春多少光阴在那个男人身上啊?你二姐都要结婚了,你怎麽连个影儿都看不到?」

「……」忍耐,忍耐!忍耐………………………………

嵊读什么: 东不嵊

大姐一看到气氛不对,赶忙圆场:「唉呦,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初也跟小妹一样是不婚主义者啊,不过我到最後还不是幸幸福福风风光光的嫁人了吗?小妹一定会嫁的啦!只是时间的问题。」

「嗯嗯嗯,对!大姐之前一直吵着说不嫁不嫁,连相亲都没去过,每天穿的跟寡妇一样,丑得要死都可以结婚了,小妹一定也可以。」二姐也一直帮腔。

「噢,这麽说好像也是。嗐,我也不是真的担心沐沐的婚姻大事,我只是怕她还活在过去中,看不到现在的人啊。」

「现在好像也没什麽人好看啦……哈哈哈!欸,妈我觉得我不在的这五年,你烤鸡的手艺越来越好罗!好香好脆,简直跟奥利佛有得比耶!」

「果然是老妈的好孩子,爸妈你看,沐沐没变吧!还是跟以前一样乖巧又听话啊!连妈妈明明没增长的手艺都可以说的这麽好听!哈哈。」

「许渺渺,你敢说你老娘的手艺没进步吗?这些年不知道你吃了多少餐便饭?都已经当人妻了还那麽爱回家吃饭!重点是舜成都没东西吃,这样对身体很不好耶!」

「唉呀,死不了罗。谁叫他娶了一个不会煮饭又懒的煮饭的女人。」

「哈哈哈!大姐还是一样像猪没变啊,太好了!姐夫有升官吗?我离开之前听说他好像在竞争主任的位置……」

嵊读什么: 东不嵊

「太落伍罗!舜成早就升为企划部部长。」

一直没说话的爸爸,突然插进来。

「爸,该不会是你……退休了?你终於退休罗?」

「你爸退休?你爸才57岁退什麽休?你爸也升官啦!变成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新水整整加了一半呢!你都不知道我们那阵子都很豪放的去吃王品集团。」

「好好喔!」

「既然这样,就先住在家里吧。」老爸又突然插一句。

「吃王品跟我搬到家里是有什麽关连啊?」

「这样你想吃我就可以带你去。」

嵊读什么: 东不嵊

「爸……」我深情款款的看着我上辈子的情人。

其他三个女人表情也是一脸期盼,我知道妈是真心的,但其他两个不过就是希望我来变成他两老的垃圾桶罗,每天抱怨每天碎念都我来承担。

「好啦……我明天就把行李拿过来。」

「嗯,我们真的都很想你。」

我看一眼二姐,缓缓的笑了。

好寒冷的冬天,好温暖的家庭。

家永远都是我美好的避风港,一定不会忘记回家吃饭。

嵊读什么: 东不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