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花作者 乐可4个手指头变成什么污

玄奕又是一个发力一顶,对着花穴不依不饶的展开着攻势,男人的大手狠狠地蹂躏着裸露在外的臀瓣,挺起腰杆像打桩一般干起了苏若……

“玄奕,不要那么激烈……”她知道玄奕是生气了,又有些不知道玄奕是为什么那么生气,只能道,“玄奕……我快不行了。”

玄奕听着她略带哭腔的话语,才渐渐放慢了速度,缓缓地进入再抽出。

苏若也慢慢从性事中尝到了甜头。全身的感官好像都被打开一般,敏感无比,与男人相贴的肌肤更是如同过电一般带着阵阵酥麻,苏若脑子本来就有些乱,此时快感去浪潮一般涌进,不禁淫声浪语起来。

苏若耳边围绕的全是肉体的拍打声,她看着玄奕的侧脸,一时有些迷醉,完全沉醉在肉欲中仿佛不知身在何处一般,在《合欢诀》的催使之下理智早已完全丧失,完全沦为了欲望的奴隶。

“嗯……好棒……用力,用力干我……”苏若靠在男人的耳边,迷乱的用哭腔说:“求求你干死我……好爽……啊……啊……”

金银花作者 乐可污

又害怕男人的嫌弃,道:“后面……我的后面没用过。”

后穴早已分泌出湿滑肠液等待着主人的临幸,玄奕看到这不免嘲讽暗道:“果然是个妖女,还真是天赋异鼎啊!”

不舍得从湿漉漉的花穴里抽出肉棒,下一秒便生生从她身侧插入了她的身体里面。因为没有过事先的扩张,所以进去的瞬间,苏若仿佛感到天旋地转,娇小的后穴根本难以承受住如此巨大的阳物,痛苦不堪,但是那痛楚去得也快,玄奕再往外抽动时,已经顺滑湿腻,水声啧啧。

苏若觉得后穴定是流血了,垂眼看见交合处粗大的柱体捅入臀间后穴,外翻的后穴颜色很分明卷出一些媚肉又捅回去。但是仍然恬不知耻的含着男人的巨大。

苏若的恨急了自己敏感的身子,理智也随时间的消磨而渐渐回归,腰肢仍旧时不时无用地扭动着。

见苏若的神智有些清明了,玄奕俯下紧贴着苏若,在她耳边轻声吹气般的问到:“怎么样,我厉不厉害,操你操的爽不爽,跟那个男人比起来如何?”

金银花作者 乐可污

巨大的物体留在身体里难受万分,耳边还要听着这种污言秽语,苏若心头十分酸楚。玄奕没有听见自己想要的答案,却只见到苏若皱了一下眉头,继续催促道:“若儿,快回答啊……我干你干得舒爽吗?”

若儿,那是我娘亲唤我的乳名!

苏若被他的话激的有些恼羞成怒的吼到“你就是一个软脚虾!”苏若还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缺点就是倔强和嘴硬,很快她就为她的话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只见到玄奕眼神微暗,收起先前对苏若的怜惜冲动,言语也不再如之前一般温和淡然,几乎带了透骨的冷意。

苏若不免有些害怕起来“看来…………是我对你太温柔了?”

本来就被捅得全身打颤的苏若,只是发了一刻半钟,就忽然被抱着走了起来,性器紧紧相连,使她迫不得已挂在身上,慢慢的被带水中。

金银花作者 乐可污

苏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不要……不要这么做……”苏若害怕得在玄奕后背咬住,下头吸咬得就更紧了,“我怕水……”虽然从小在渔村长大,但是苏若却是个旱鸭子,为此她还被嘲笑过。

“就是要让你怕!”说着就狠狠地固定住苏若的头部往水里按。

水流呛进气管中,苏若呼吸困难,但是体内的肉棒还是凶狠的捅她,她下处便更加厉害地收缩,

紧致柔软湿润的肉壁纠缠吮吸着自己,皱眉感到舒爽,欲火蹭蹭地往上涨,肉棒已经泛起了白液。

不仅是玄奕操干的爽利,苏若也觉得浑身酥麻,战栗的快感充斥着全身,又在理智的边缘徘徊了起来……

现在的她沦为了一个没有廉耻,没有骄傲,甚至没有自己引以为豪的尊严,只是流着被情欲刺激出来的泪水,淫荡地祈求道:“给我……射给我,求求你。”

金银花作者 乐可污

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及时吸收元阳只会事倍功半,这样就算前功尽弃了。

等到苏若小穴酸麻,整个人意识都快消失的时候,男人才将滚烫的精华射入苏若敏感的身体。在肠壁接受到男人精液的同时,苏若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运用起合欢诀,终于解放般的昏了过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