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风度韵致中香》 乐可污

怎麽叫作悔?

当每个人决定要做出下一步时,有没有想过,如果决定了,那下一步会将有怎麽好与不好?

我没有办法忘记父亲最後所跟我说的话。他希望我能够原谅母亲,当时的我根本就不晓得父亲为怎麽要这样说,他要我原谅母亲怎麽呢?

直到那天,我才真的明白父亲所说的话。会不会父亲一开始就知道母亲早已爱上别人,母亲的爱已经不在这,而在别人的身上。

那又为何要相爱?除了爱,他们之间还有怎麽秘密吗?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晓得。

父亲,你有後悔过你爱过母亲的这件事吗?

我啊……非常地後悔!我後悔自己居然是由那个女人所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的孩子,让她成为我的母亲。

如果我不是她所生的孩子,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遇到这种事了?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了呢?

《帐中香》 乐可污

东方企业大楼,董事长办公室内。

「这次找你们三兄弟来不是为了怎麽事,而是这次日本所托付的案子。」东方霸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三位儿子,他严厉的口吻道出这招集他们的原由。

「日本那件松野先生所提出的案子吗?」听到父亲如此一提,东方蓝对这件案子有很深的印象。

「对,松野先生对我们所提出的报告非常满意,希望我们可以早点实施这次的计划。但是,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东方霸把话说到一半,看着眼前的三个儿子。

看到父亲的眼神和说话的口吻,东方羿已经有猜测到一个底。他偷看下坐在自己身旁的东方辉,因为,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件案子的设计者就是东方辉。

「那……父亲的意思是……?」东方蓝先提出疑问,他也好奇对方开出怎麽条件。

「松野先生希望这件案子可以在日本开展,希望我们可以派位代表过去。当然,到日本那边一切的起居也都准备好了。毕竟是攸关到公司的面子问题,所以,我现在要说的话很重要,由於加拿大那件案子正步上轨道,羿就先留在台湾,蓝因为目前还有许多事要忙,下星期还要飞香港,所以也排除在外。所以,辉,这次日本一事就交给你了。」东方霸将目光看向东方辉,他相信东方辉可以接任这次的案子,前往日本处理这件案子。

「日本那件案子是由我设计没错,但是也可以请设计部派位专家前往日本,不一定需要我去。」东方辉说出自己的理由。他并不想离开,他想要在这边,想要和东方柔在一起。

「我当然知道,但是松野先生非常肯定。况且,我也认为由辉你去的话事情会进行的比较顺利。」东方霸也清楚东方辉的心情,但是这毕竟是工作,要付出些牺牲是不可逃避的一件事。

「日本不错喔,听说风景很好。」东方蓝一脸笑容的跟东方辉说。早就知道东方辉不想离开台湾的真正原因在哪,还不是不想离开自己的妹妹。

「如果我答应到日本,这件案子最快也要半年吧!?」东方辉自行推算一下时间。

《帐中香》 乐可污

「差不多。」东方霸点头。

这时,东方羿开口出声。「如果二哥努力点的话,说不定五个月左右就可以结束了,也就可以早一个月回到台湾。」

「辉,我希望你答应。如果你肯接下这次的案子,我会很开心。」东方霸虽然这样说,脑子早就确定要让东方辉接下这次的案子前往日本。

「我考虑。」皱眉头,东方辉脸色很臭。不过,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下个月月初出发。」东方霸才不想听怎麽推托之词,一句话,把东方辉的话全当成是耳边风一样,有说跟没有说是同样的道理。

顿时,东方蓝和东方羿马上起身离开现场。

「父亲!」东方辉喊了声,没有想到真的会让自己连退路都没有办法选择。

「我说了就算!下去吧。」转过身,东方霸挥挥手,态度已经表现的非常清楚。

见状,东方辉没有第二句话可说,起身。「我知道了。」默默的接下这次的案子。

听到关门声,东方霸还是一样的态度,他看着玻璃窗外头的蓝天,嘴角露出笑容。

「我又离你更近一步了,幸……」然後,缓缓的说出这一句模糊的话。

《帐中香》 乐可污

公寓内。

「是吗?爸爸到最後还是决定要让辉去一趟日本。」端出热咖啡来到客厅,冬堂雪将咖啡放置在东方蓝的面前,然後坐在他的对面。

「羿还顺道煽风点火的补了句话,让爸爸的决定更加的肯定,辉想拒绝也没办法。」端起咖啡喝了口,东方蓝把事实告诉冬堂雪。

「该不会……爸爸已经知道了吧?所以才会顺这个势让辉到日本?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会不会就是这样呢,你觉得呢?蓝。」冬堂雪皱眉头,抱着怀疑的心态询问东方蓝,微低下头,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的那麽简单。

「谁知道呢?就算我是他的儿子,我到现在还不清楚爸爸的脑子在想怎麽呢!」笑了声,父子多年,他始终没有办法解释父亲的想法和举动,他所做的一切又是为了怎麽?

「为了那个人吗?幸?」缓缓的,冬堂雪犹豫的说出已经快被封口的名字。

东方蓝一听到那个名字整个人就深呼吸下。「是吧,我也不确定,也不敢说明。」

「蓝,你听我说,这件事我没有办法开口跟羿说,我怕他听到会大发怒火。所以……蓝,我不晓得你信不信,可是,那是我亲眼看到的。我看到……小柔的上半身衣服凌乱的在爸爸的房间和爸爸在接吻……」

锵————————……

《帐中香》 乐可污

东方蓝手中的咖啡杯应声掉落至地,东方蓝一脸睁大双眼的不相信的看着冬堂雪。颤抖的唇缓缓的问:「真的吗?」

冬堂雪点点头。「我亲眼看到的。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爸爸对小柔的占有慾增加了好多,会不会爸爸察觉到辉其实是喜欢小柔的,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堂雪,这件事千万别跟羿说!」东方蓝先叮嘱冬堂雪。因为他东方羿那小子是有多喜欢东方柔,为了东方柔他可以做出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如果让他知道有这种事情的话,那不就完蛋了!?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说,我只有告诉你。」冬堂雪强声回应,眼神渐渐沉默。

闭上双眼,东方蓝一脸无奈的让自己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那个人已经死了,爸爸却要她不死。小柔也真是的,明明知道却还是这样做,就正如之前所说的一样,这个家……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

「死了又如何?肉体死亡,心却不死。蓝,我这样觉得,小柔是不是也在利用爸爸呢?想想当初,小柔的态度和现在的态度,我知道这样猜测是不对的,但是还是会想要去这样思考。」缓缓的沉下双眼,默默的将自己一直以来所疑惑的事情告知东方蓝。

「说不定有这麽一回事。」思考了下,东方蓝不免也会往这方向的方向所思考。

「这样不就太可悲了!小柔这样只是在伤害自己,这样做真的好吗?」冬堂雪皱起眉头大声一说,身体自动的站起来,然後又坐下来。

「我也不希望小柔伤害自己,然而我们却无法替小柔做出任何的决定。这是小柔自己所做出的决定,她也知道一旦决定了会有怎麽後果。」深呼吸,东方蓝实在不想却确认太多事实,因为那都只会让每个人更加痛苦而已。

闻言,冬堂雪沉默了下。「抱歉,蓝。我太冲动了点。」

「没关系,我明白你的心情。如果换成是我我也有如此的反应。」摇头,东方蓝和冬堂雪相处多年,也知道冬堂雪的内心想的是些怎麽。

《帐中香》 乐可污

这时,一道开门的声音响起。刚睡起来的冬阌阳揉揉双眼,看着坐在客厅的两人。

「睡醒了吗?肚子饿吗?我去煮个东西。」冬堂雪站起来到冬阌阳的面前,她摸摸冬阌阳的脸颊,一脸慈爱的表情询问冬阌阳後便走到厨房准备餐点。

冬阌阳点点头,打个哈欠,慢慢的脚步走到客厅,并且一屁股的直到坐在东方蓝的隔壁,把头靠在东方蓝的肩膀上。「好想睡。」他嘟嚷了声。

「我和堂雪吵到你了吗?」摸摸冬阌阳的发丝,东方蓝猜测的询问冬阌阳。

「没有,只是自然的就醒过来,也听到你和姐姐的对话。而且,这阵子为了稿子的事情想了许久,有点熬夜。」打了哈欠,冬阌阳一脸懒懒的说。

「小说吗?遇到瓶颈?」东方蓝问。

「是啊,女主角有双重个性,不太好写。」又打了一个哈欠,冬阌阳真想吃完食物後再继续睡。

这时,冬堂雪煮了碗面,并且端到客厅。「很烫,要小心点吃。」她叮咛着,来到两人对面坐了下来。

一看到食物的冬阌阳马上有了精神的坐好,快速的拿起筷子开始吃起碗中的面。

「你们刚刚说怎麽双重个性?」冬堂雪好奇一问。

「喔,阳指的是他的小说啦,女主角有双重个性。」东方蓝解释。

《帐中香》 乐可污

一听到这段话的冬堂雪顿时沉默了。

「姐,你在想怎麽?」看到自己的姐姐表情有点不对劲,冬阌阳马上停止动作看了下冬堂雪。

「没事。只是……」冬堂雪犹豫着,不晓得该不该说出来。

这时,有听到他们之间对话的冬阌阳下意识的说出一段话来。「该不会姐你觉得小柔姐是拥有双重人格的人吗?」

疑——————————–……?

冬阌阳此话一出,在场的其他两人纷纷看向冬阌阳。

「不会吧……这种事情怎麽会发生在小柔身上呢?」咬咬下唇,冬堂雪的内心要自己一定有冷静才行!

「谁也说不准,毕竟现在有很多人都很习惯隐瞒自己的另一面,只光看而不去了解的话谁都说不通。」吃光面,冬阌阳感到满足。

在场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所看到的事实和冬阌阳刚刚所假设的道理给思考,却让两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帐中香》 乐可污

结束会议的东方羿回到了家中。他一来屋内并没有看到应该在家的东方柔,他来到东方柔的房间外,发现到东方柔的房间门并没有关上。

东方羿好奇的走进房间内,他发现到在床舖上有一本小册子,正当他想拿起来看时……

「不行拿!」东方柔急忙的放下手中的书本跑到东方羿的面前将小册子抢走。

「小柔?」面对东方柔如此惊慌的态度,东方羿有点惊吓,却也开始怀疑那本小册子的内容到底是些怎麽。

见自己的样子有点不对,东方柔连忙把小册子收进一旁桌子的抽屉内。「你回来啦,辛苦了。」赶紧扯着笑容看着东方羿。

「嗯,我回来了。」既然她本人不想让人知道,那自己也不会去勉强。但是,看到东方柔那激动的反应,东方羿就非常好奇那本小册子内的内容到底是些怎麽?会不会跟她会在父亲房间的事情有关?

「大哥跟二哥呢?」东方柔想转移东方羿的注意力,急忙转移话题。

「大哥去大嫂那边,二哥我不知道。」东方羿回答,一步步走近东方柔,将东方柔拉入自己的怀中。

「嗯。」在怀中的东方柔轻轻的应了声,幸福的闭上双眼。

「父亲已经决定要让二哥到日本了。」将今天的结果告诉东方柔,东方羿还是无法忘记那些画面。

「是吗?」没有多大的起伏,东方柔只是微笑的看着东方羿,然後抬头亲吻了东方羿的嘴唇。

《帐中香》 乐可污

原来……为了那种女人父亲可以做出这样的牺牲。

真的太可笑了!

「小柔,你到底是怎麽看待东方家的?」突然,东方羿将东方柔推倒在床舖上,并询问在自己身下的东方柔。

「我只要哥爱我就好,这就是我存在东方家的爱。」伸出自己的双手抚摸上东方羿的脸颊,东方柔甜蜜的说。

即使……我做了任何事,我相信只要你肯相信,你会不会原谅我呢?哥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