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娃番动漫乐可(高H) 乐可h

怎麽叫作痛?

当年父亲最後离去之时,他口中所说的最後一段话让我永世忘不了……

每当我到父亲的墓园时,我都在骂着父亲。他最爱的女人背叛了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幸福又美满的渡过一天又一天的生活,让人生有了闪烁的色彩……

只是……我无法原谅母亲。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母亲。

她的选择,她的笑容,让我想拿起刀子就这样直接砍了她!要说我不孝也没关系,要说我没有人性也无所谓!

最初的凶手并不是我!我只是在背後多增加了一条罪名。没差吧?一定没差的!反正,人最後都会死啊!要不就这样死在自己亲生女儿的手中也不错。就让我背负这个罪名,我愿意……我非常地愿意!

毕竟,最初,我就一直希望当年死的人不是父亲,而是我。

东方柔坐在客厅等待着即将从机场回到家中的父亲。由於被下命令不许去接机,东方柔只好乖乖的待在家中等人,无法离开。

直到外头传来了熟悉的车声,东方柔才开心的站起来,加快脚步跑到大门,并且看到正好从车上走出来的东方霸。

乐可(高H) 乐可h

「爸爸!」东方柔热情的冲上前给东方霸一个爱的拥抱。「这次比较晚回台呢!」

「事情比较多,所以比较慢。你过的好吗?」笑了几声,看着怀抱中的宝贝女儿,东方霸满足的问,伸出手摸摸东方柔的头发。

「嗯。每天都过的很充实,有的时候也会和哥哥一同外出,每天都很开心。」满足一笑,东方柔和东方霸一同走进屋内。

和东方霸一同回台的还有东方蓝。他是长子,也是冬堂雪的丈夫,更是三人的哥哥。只是,东方蓝和东方羿是同父异母,和东方柔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一路辛苦了。」看着自己的丈夫,冬堂雪摆着和蔼的笑容迎接自己的丈夫,也顺手接过东方蓝的行李,两人一同走进屋内。

「这次回台会待比较久,公司方向也请大家多努力。」在客厅,东方霸看着自己的儿女,他开心微笑,心中充满满足之意跟在场的众人说道。

「是,父亲。」东方羿回答,看了坐在一旁的东方辉。「二哥的回答呢?」他问。

沉默了下,东方辉知道东方羿是故意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我会更成功的,父亲。」

「那就好。」东方霸听到回答之後满意的大笑,随後起身。「我回房休息,蓝也是,一路漫长,辛苦。」踏出脚步往房间前进,最後,门关上。

「真的很假呢!羿。」冬堂雪一抹微笑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东方羿,她明知这个家中每个人的个性,还是不禁想要说一下。

「你不知道怎麽叫作表面功夫吗?大嫂。我们都知道父亲最喜欢说那种话,也喜欢听那种答案,那我们就不要违背老人家的内心想法,把他最喜欢听的话说出来不就好了。」东方羿说的一付轻松简单样,毕竟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当中,该做出来的表面功夫还是不能够少。

乐可(高H) 乐可h

「该做的事情都有做,多说任何话都是没有用的。」应了声,东方辉沉下双眼沉静的说道,随後抬眼看了在场的所有人。

「一段时间没见到两位弟弟,嘴巴真的很会说呢!」一听,东方蓝开心的笑了几声,随後起身。「你们慢慢聊吧,我想回房休息。」由於长途回程,东方蓝疲累的打了一个哈欠,脚步就往自己的房间前进。

「蓝,我陪你。」见状,冬堂雪起身跟随在东方蓝的身後一同走进了房间里面。

看着自己的大嫂,东方羿像是想到怎麽似的。「大嫂应该很热情吧?二哥。」邪恶一笑,东方羿早就知道东方辉和冬堂雪的事情了。

「你羡慕吗?」冷哼反驳,东方辉也不想多加隐瞒,反正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除了他们的父亲不晓得之外。再怎麽说,这一切都只是表面功夫做的好!

一直在现场的东方柔微微偏过头。「我去看看爸爸。」起身,东方柔就走往东方霸的房间去。

这个家,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家了。大家都各怀心事,不管发生了怎麽大事都是一付已经知道又无所谓的样子。只是,我也没有资格这样说大家吧?

「爸爸?」打开门,东方柔走进房间内。便看到东方霸站在床舖旁,手中拿着相框专注的看着,专注到连东方柔走进自己的房间都不晓得。

「爸爸。」又喊了声,东方柔已经走到东方霸的身旁。

顿时,听见声音的东方霸放下手中的相框,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东方柔。

「幸……」整个眼神不对,东方霸喊出了让东方柔痛心万分之人的名字。东方霸也伸出手,轻轻的抓起一把东方柔的头发,最後,又放开了手。

乐可(高H) 乐可h

「是的……」温柔一笑,东方柔永远没有办法忘记这个名字,让她想要杀死的人的名字。只是……像是怕失去一样,直到现在,这个名字还是能从东方霸的口中听到,只是,那口吻是如此地痛苦……

「该休息了。」微笑,东方柔知道自己进到东方霸的房间就会被东方霸误当成是他所爱之人。

「是啊。」东方霸回应,摆出动作,要让东方柔离开。

见状,东方柔转身就离开东方霸的房间。

当东方柔关上房间门时,她看到东方羿站在门外。「明明知道会很痛苦,还进去。」

「我不晓得为什麽会这样,明明站在爸爸面前的人是我,可是爸爸口中喊的名字是我母亲的名字。」苦笑几声,东方柔解释,口吻却也带着百般的无奈。

「真是的。」叹气,东方羿想踏出脚步离开的时候,一道力量却将东方羿拉住。

东方羿回头一看,只看到东方柔一脸想要哭的表情伸出手拉住自己的衣服,随後踏出脚步从东方羿的後头抱住他。

「我就是我……不是吗?没有人可以代替我的,我也没有办法代替任何人的。」

「小柔……你……」东方羿叹气。又将话接下去:「你知道你现在在说怎麽话吗?」

「我知道!就是知道才怕!」泪水崩坍滑出眼眶,东方柔猛点头,双手的力道更加用力,因为,她最怕的是失去她最爱之人。

乐可(高H) 乐可h

「还好二哥出去……」东方羿小小声的说。

转过身,东方羿一把将东方柔抱起,并且往自己的房间前进。最後,将东方柔放置在床舖上头。

「就偶尔别当兄妹……」压上东方柔,东方羿口中说着东方柔对自己所说的话。

一听,东方柔整个脸颊红起,却还是伸出自己的双手捧住东方羿的脸颊,慢慢的往自己的方向凑近,献上自己的吻……

「真的是热烈的欢迎呢!」对於东方柔的举动东方羿非常喜欢。

吻住东方柔的唇,手也抚摸着东方柔衣服下的身躯,随着两人的热烈亲吻,东方羿也将东方柔身上的衣服全都脱离。

「很美喔,小柔。」看着东方柔,东方羿赞美。

东方柔没有回答,只是偏过头不敢直视东方羿。她感觉的到,东方羿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抚弄,他的唇也吻着自己的肌肤,并且落下一个又一个红色印子。

「对不起……」突然,这不符合场合的三个字从东方柔的口中传出来。

东方羿停止动作看着东方柔。「我们……就偶尔当兄妹如何?现在来当恋人。」

这句话一出口,东方柔不相信的看着东方羿。「骗人的吧?」她不相信的询问声。

乐可(高H) 乐可h

「真的。」为了不让东方柔担忧,东方羿坚定的回答。

开心的微笑,东方柔落下泪水,看着东方羿的唇吻上自己的唇,她满足的闭上双眼,伸出自己的双手回抱住东方羿。

我彷佛在云端一样……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听着他的喘息声,感受着他的体温,知道他的手指动作,他的爱抚……他的唇……都让我好迷恋……

激情过後,东方羿看着还在床舖上沉沉熟睡的东方柔。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下东方柔的脸颊,也想起刚刚那些那些火热的画面。

「没有人可以成为谁,也无法代替谁。」将东方柔拥入怀抱中,东方羿没有想过事情会有发展到这样情况的一天到来。

还记得母亲的笑容,当时的母亲是我所不认识的母亲。然而,这样的情况我并没有多加多说怎麽。心中所想的都是父亲去世那时的画面,这样……每次看着母亲的笑容,我的内心总是响起一道声音,那声音让我更加恨着母亲。那个贱女人!

缓缓的睁开沉重的眼皮,东方柔醒过来,也看到躺在自己一旁,比自己早一点时间醒过来的东方羿。

一看到东方羿,东方柔便想起他们所做的事情,便害羞的拉高被子遮住自己的头,不敢直视着东方羿。

见状,东方羿笑了几声。「都发生了更害羞的事了,还脸红怎麽?」他拉扯着被子,想看看东方柔。

乐可(高H) 乐可h

「不行啦!」东方柔反抗,却还是让东方羿得逞的拉开被子,低头补获住东方柔的唇。深深地亲吻着……

「小柔,我们的事无法公开喔。毕竟我们还是兄妹,在大家面前要当好兄妹关系。」这时,东方羿提醒着东方柔。也让东方柔沉默了下,随後点点头。

我很清楚,我们之间是怎麽样的关系。现在的我就是个女人,但是,在大家的面前我就是个妹妹。

真的,很好用的两个字呢!

『妹妹。』

走下床舖,东方羿捡起衣服开始穿上,也看到依旧坐在床舖上,脸色沉重的东方柔。下一秒,东方羿走到床舖旁并且坐在东方柔的旁边。

「爸爸他真的很喜欢你母亲。」轻声地说,东方羿也清楚东方柔的心中在想怎麽。

摇摇头。「骗人的吧?这样不就表示都是骗人的。」她说。

走下床舖,东方柔换上衣服。「肚子饿了,我去厨房煮点东西。」灿烂一笑,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内心到底在想怎麽。她想要一个人独自拥有那些痛苦……

来到厨房的东方柔看到正好在厨房忙碌的冬堂雪。

「大嫂?」出了声,东方柔来到冬堂雪的身旁。

乐可(高H) 乐可h

「小柔啊,肚子饿了吗?」甜蜜一笑,冬堂雪正注意着烹煮中的食物。

「是啊,想来看看有怎麽可以吃的。」摸摸肚子,又闻到食物的香味,肚子更饿了。

「那我也煮一份给你,你去客厅等吧。」冬堂雪说。

「谢啦!」东方柔开心的抱住冬堂雪,随後来到客厅。也看到刚好从房间走出来的东方蓝。

「蓝。」这时,冬堂雪从厨房端出一道粥到客厅。「你先吃,小柔的等等喔。」

「好的。」开心的回应,东方柔看着东方蓝坐在自己的对面,并且开始食用粥。

顿时,东方蓝发现到东方柔的不对劲,停止动作抬头看了东方柔。「怎麽了吗?」

「没事。只是觉得哥哥和大嫂真的好幸福……」她的人生能够拥有这样的幸福吗?这样的幸福对自己而言是不是种奢望呢?

「傻瓜。每个人的幸福意义是不一样的,小柔觉得现在不幸福吗?」东方蓝说,看着自己的妹妹,和蔼一笑。

「我没有办法说耶,因为太幸福也不好。毕竟,太幸福会让人越来越自大,反而害了自己。」苦笑几声,东方柔也不上怎麽大道理。

「看来小柔是悲观主义者呢!」出声的是从厨房端出食物的冬堂雪。

乐可(高H) 乐可h

「哇!看起来好好吃。」看着眼前的佳肴,东方柔兴奋的拿起汤匙吃下一口。

「小心烫。」坐在一旁的冬堂雪提醒。

「真的很好吃啊,我超爱吃大嫂煮的粥了。」

闻言,冬堂雪开心的笑了声。

这样也是种幸福吧?家人之间的幸福。

有的时候,我会害怕这样的情况。总是怕若有一天,大家一个接着一个都离开我,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单一人,这样的日子又该怎麽渡过呢?那彷佛是落入黑暗一样,没有任何的方向,无法前进也没有办法後退,四周都是一样的黑暗,这样的场景我已经不想要再度拥有了……

就是那年一样,害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