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垣杀死比尔光脚车文 九垣肉

第五章破脑

「我讨厌爱情,但我逃不开爱情。彷佛间,我找到了爱情,却每分钟,都不得不离开你。」

我也不犹豫说该不该开这封带来我剩下两年命运的一封信,屎哥却一把抢过过来撕开,然後眼睛跟凸眼鱼一样睁的大大的。

「ㄟ!干!棒哥,啊你肯定完蛋了啦!」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的脸也是一副畜牲的脸。怎麽说呢?就两颗眼睛呈现上悬月,嘴巴呈现下悬月,然後露出他那不怎麽乾净的牙齿奸笑着。总之就是一副畜牲到不行的脸在我面前甩着。

我把信抢了回来,仔细的读了一下。不读还好,我还可以稍为咒骂一下屎哥的畜生脸,但我读了以後,我好像知道以後会世界末日一样慌张。

「方孟哲,你好大的胆子啊!敢抢我狼哥的女人。干!我就不相信你敢从我这抢走她。我就给你个机会,放学後到後门的那条巷子,如果你没来,我就直接跟全校公证说我是她的男朋友!附注:柔湘婷也会来」

好一条汉子啊…然後关於这封信件呢…我给你个小小建议。有人会在信里写脏话吗?这就像是进大公司穿吊ㄍㄚ配蓝白拖一样的道理。再且,你还要需要公证吗?大哥…你不需要公证全校也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只是她本人不同意而已。拜托!这封信好老套喔,我觉得我小一写的信还比你好读多了…

九垣车文 九垣肉

要去吗?不去又好像我很孬一样,我虽然有拿到国内的跆拳道黑带三段,不过那是为了能上大学加分我才牺牲掉我的假日去随便练练的哎!啊现在是怎样,连人质也抢过去了,所以我等於没有选择的权利啊。真她妈好一个找死的对决啊…

我虽然有「三段」的高度,不是随便的人都可以上来的,但是我把它当作一个「加分」的手段而已,偶尔出去参加比赛,拿一两个奖杯,但对手都是跟自己体重差不多的人,可是,下午是个「肌肉男」哎!挥个拳我就归西了啊啊啊啊啊!

我现来解释什麽叫做「找死」好了,你懂吗?现在的情况就像是我的脖子扭到,然後还硬要跟别人玩黑白猜一样。

对,找死。

但屎哥说一定要我把握这个「机会」。这让我想揍他的机率又提升了一些,不过,屎哥後来跟我讲了一段非常有意义的话。我那些该死的机率又下降些。

「啊你就趁现在英雄救美不就得了。」

我觉得有时屎哥讲的话还真他妈有点道理,就像台北街头随便一个破脑人物跟你讲一句国家未来方针一样,你还会觉得真他妈有点道理,这时侯,你也就该死变他妈的一位破脑仁兄了。

对,我要去。

九垣车文 九垣肉

不过会变伤残回到学校。

既然我觉得已经非死不可,那还呆在这做啥?因为爷还想到放学还要去虎教官那「再」吃一次棒棒糖,所以我也只好去跟教官求情。但,我要找柔湘婷一起去。

没为什麽,别问,你会怕。

「哎!你知道了吗?」我走过去问她。

「…知道了啊,那你要去吗?」她先沉思一段时间,然後再用她那樱桃小嘴小声地问我。

然後我很破脑地问她一句话…

「那…你希望我去吗?」对,我很破脑。

「嗯…你觉得呢?」她回我个淡淡的微笑。

九垣车文 九垣肉

已经不用我解释看到这种画面我会做什麽了吧…对啊,骂脏话啊…

「我想去…只不过我想跟他说清楚我们的关系,没有要挨他拳头。」我想出来的方案。

「什麽关系啊?」她转头瞪着我。

我原本想去跟狼哥说我们只是同班同学,不是男女朋友,不过连她也威胁我,现在连我这颗破脑也无能为力了。

「你就直接去!别跟他讲太多!」她边说边瞪我。

只剩一个难题了。

「那你陪我去找教官,因为你害我放学还要去他那一次。」我说。

「我害你的?你有说错吗?不过陪你去是可以。」她好像生气了。

九垣车文 九垣肉

「呃…没、没有,那下节课去吧。」我说。

上课时,屎哥让我非常意外,他竟然没在吵我!但我转过头去,我看到他在…睡觉…

这节课是历史课,然後讲台上那该死的老师,该死的照着课本念,该死的让屎哥睡着了,因为他睡着让我好无聊。

下课…那该死的历史老师好不容易走了,而我在讲台右侧听到一句非常犯贱的声音。

「孟哲~走了喔!」柔湘婷的声音…满大声的…

啊你就是这麽的破脑想让大家知道是不是啦,我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你还一直该死的帮我制造…

她过来挽着我的手…

呃…我敢肯定我的破脑人生已经走到尽头了,因为爷发现身後来了多道不具善意的眼光。

九垣车文 九垣肉

我怎麽避开的我已经不想解释了。之後,我们来到教官室,发现虎教官还在那边看着电视,我非常破脑的走过去,非常破脑的问了一句话。

「教官,你觉得棒棒糖好吃吗?」我说。

「嗯…其实听你这麽说也真得挺不错吃的,不过你别想求我放过你。」呃…这趟的来意已经被戳破了…

「教官,拜托你!我今天家里有急事。」既然已经被对方知道来由,就不必打马虎眼了。

「哼!如果每一个被我处罚的人都讲这句话,那我不就不用混了?」呵…真他妈有点道理啊…

「教官!他跟我都住在基隆,这几天都是他陪我回去的,所以我如果今天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话…」柔湘婷突然说。

哎!没有啊!我只有昨天陪你回去而已,你乱说啥啊!而且刚开学哎!

不过,我也知道她为什麽会这样说了。

九垣车文 九垣肉

「原来你有在偷偷保护着女生啊!不错!小子你太令我惊讶了,好!为了奖励你,我会放你走,然後好好的保护人家啊!」教官给我个奖励啊…不过很明显已经又多一个人误会了。

该死的破脑奸笑再次出没…

下集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