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冰哥×三根手指头什么意思渣反沈清秋: 九垣肉

「会紧张吗?」上了妆的乐乐姊,拍拍我的肩。

「还好。」我轻轻微笑。

从布幕後,我看见了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台下观众,看到了佳暄若蓁兴奋地聊天。

手上皆拿着演出名单,对上头的照片和出演人员的资料指指点点,笑得很开心。

呵,这两个家伙真不改八卦本分。

走回StraightCenter的休息室,我看见了正睁大眼睛盯着我的乐乐姊和咔啦姊。

心底不由得升起了诡异的感觉。

「你们…干嘛盯着我看…?」

「哼哼,我说小祈,你真想穿这样上场?」咔啦学姊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我低头看了看我身上的装扮,黑色短T和一件深蓝色的牛仔短裤,外加一双帆布鞋。

「不然呢?」突然间,乐乐姊不知道从哪变出手上的那一个化妆包。

原著冰哥×渣反沈清秋: 九垣肉

刚刚还没有的!

「不会吧……不行!这两天彩排已经如你们所愿了!」

「来人啊,帮我把小祈押到座位上去!」什麽?

只见刚刚不见踪影的学长通通一个个跑出来,默契"极好"的把我按到了梳妆台前。

「啊!不公平不公平!你们都算计好了!」最後,在两个学姊的瞪视下……

我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哈哈哈!』

「学姊……」在学姊们的得意和喜悦之下,相对的,我相当无奈。

细肩带黑色小可爱、牛仔七分外套、皮质短裙、黑丝袜和黑细根长靴。

还有像妖精一样的妆–真是够了。

「小祈,你的头发跟我有得比哦!」阿Bomb学长拿起一撮我被烫成大卷的头发。

原著冰哥×渣反沈清秋: 九垣肉

「该死。」皱着眉头,我毫不犹豫回应。

大家再次笑开了。

#

『接着出场的是蝉连三年冠军的StraightCenter!』

随之,布幕升起,尖叫声也特别高亢。

「大家,午安!」只要一站上舞台,我总是会藏起我那有些冷漠的个性。

『午安!』又是一阵尖叫。

「希望今天,大家都能玩得愉快,也希望你们能给予我们支持,让我们能再次展现我们对音乐的热血和热爱!」

「今天大部分都是抒情歌,现在为你们带来的第一首歌是,SunnyDay。」

原著冰哥×渣反沈清秋: 九垣肉

接着就如同在彩排时将同,在小光学长的鼓声带领下,奏乐开始了–

「指头抚过你脸颊,你双眼的那份清澈,是我唯一的依靠。你唇上的微笑,我们微量的可能,你不懂我心……我旁徨、我无措……」

双眼轻轻阖上,我陶醉在歌词里头。

「我不否认那份单纯,也不承认是否天真,只明白真的爱你……」

该死,只要唱这首歌我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睁开眼,没想到眼泪却也落下。

声音也开始哽咽了…..根本没办法唱歌啊!

「我假装你也爱我,明知道这不可能,还是把自己困在爱情的世界里……」

我讶异地转过头,看着出声的人–Roses的团长,南天禹。

清了清嗓子,我也跟着一起唱,和他走近,「不想要放弃,也不想再错过你。」

「只好愚蠢的远远,看着你。」他微笑,对我眨了眨眼,并牵起我的手。

原著冰哥×渣反沈清秋: 九垣肉

台下也爆出了一声尖叫声。

比赛一结束後,我立刻走向了Roses的休息室。

「呃…请问…你们团长在吗?」对上Roses团员们着视线,我开了口。

「嗯,我帮你叫他!」其中的一名Bass手,阿夏,立刻走了过去,手大力敲在更衣室的门上。

「干嘛啦?」

阿夏指向我,他微愣。

「我们到楼上咖啡厅去说吧。」

#

沉默了会儿後,我率先开口,「谢谢你刚才的帮忙,不过,你为什麽会想帮我?」

原著冰哥×渣反沈清秋: 九垣肉

「因为我懂你的那种心情,我也曾有过。再说,我在彩排的时候就看过你的那种神情,我早料到了你的情绪无法控制。」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歌词的真实和贴近你的心声,你应该也不会哭吧?」他看穿我。

点点头,我不否认。

「那,你是怎麽知道歌词的?」

「你们在彩排的时候,我听过後就背起来了。」

「真的很谢谢你!」我微笑。

勾唇,摇摇头,「我说过了,那是因为我了解你的感受,爱人的痛苦。」

这一天,我们从敌对乐团,成了好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