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校园学长教室Fate与爵迹play:同桌污文play教室

餐桌上是诡异的寂静。

在他唤出那你渴望已久的称呼时,你几乎是不敢置信的,失去的东西再次回到身边固然令人高兴,可他略显失焦的眼神和顺着脸颊滑落的泪水让你慌了手脚,你担心地靠近问:「夥伴?」

他震了一下身子,连忙拭去脸上的泪水道:「怎、怎麽了?」

「你……想起来了?」小心翼翼地,你迟疑了几秒後出声确认,而他微笑,用带着鼻音的声音道:「嗯,我想起来罗,另一个我。」

那笑容是一如往常的温和宁静,彷佛他从未失忆,而你也还是那个寄宿在他体内的灵魂──正因为太过平常,反而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违和感。

「对不起,等我意识到时记忆就已经是一片空白了,究竟为什麽会这样我也不清楚……就这样把你忘了真的很抱歉。」在你还在琢磨那违和感的意义时,他苦笑着道出的话插进了你的思考,顿时让你明白了一切。

──他还是在逞强。笑着,想让你看到最好的一面,待你回到冥界後也不哭只怕让你担心,却使得自身连求救都来不及便被悲伤吞没。

思及至此,你的心是一阵绞痛,或许连冥界之神也不忍看一个善良的生命如此痛苦,才令你有回到现世的机会,让武藤游戏重新活得像武藤游戏。

污校园学长教室play:同桌污文play教室

「……不用笑也没关系的,夥伴。」你沉默了一会儿,最後选择了这句话,只见他的笑容僵在脸上,打哈哈般地道:「另一个我你在说什麽啊,对了……」

「夥伴!」你加重语气打断他的话,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慌乱,你叹了口气说:「你知道我在说什麽的。」

他低下头,久久不语,时间一长你便有些担心自己是否将话说得太重了,不安地凑近身子想看清他的表情,却听到他在此时开口。

「你懂什麽……骗子。」他的语气仍是静静的,你却能看到他放在膝上的双手渐渐收紧直至颤抖,再次吐出的话语也染上了些许的抖音。

「明明就说了想和我永远在一起……明明就说了就算不恢复记忆也没关系,但为什麽、为什麽你还是……」你似乎听到他吸鼻子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便继续道:「我当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努力让自己不去相信,可是你都说出口了我怎麽可能不对那个未来抱一丝希望!但是……你还是走了,走得乾乾净净,彷佛在嘲笑我当初的幻想是多麽不切实际。」

他抬头,泪痕未乾的脸上勾起讽刺的笑:「是啊,心很痛,可是我又能怎样?我不想让你担心不想让你有牵挂不想让你不能迎接来世,却又不知道冥界究竟能不能看见现世的情况,所以我只能笑着,并试图让心归於平静,就结果来看我算是成功了,但你却又……」

「为什麽还要出现!你不可能以这个型态长久维持下去,总有一天还是会消失!到最後、到最後又会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

你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少见的情绪失控,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吼过後泪水便又夺眶而出,他连忙低下头想要遮掩,却被颤抖的身体和散落手背的水珠出卖了心情。

污校园学长教室play:同桌污文play教室

你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麽。那股悲伤之强烈是你从没想像过的,你当然知道自己的离去势必会让他难过,只是没想到再见时牵引出的情绪竟是如此地矛盾复杂──毕竟你虽对他的遗忘感到痛苦,能再次待在他身边这点仍是令你感到满足的。

「夥伴,你……不想再看到我吗?」问出口的话语连你自己都觉得卑鄙,他的答案是什麽你再清楚不过了,他怎麽可能……

「我怎麽可能不想再看到你啊……」垂下肩膀吐出的话语夹杂着叹息,正因为两种心情都是真的,碰撞时才会产生更大的矛盾,而他肯定就在那份矛盾中挣扎,逐渐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要怎麽做才可以将他从死胡同中拉出来呢……?一直都不太擅长解读复杂感情的你思考着,在发现一点头绪也没有时,你心一横,索性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一直很想再见到夥伴。」起了个头,你往後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道:「直到回到冥界後我才发现,我还有很多的话还没对你说,所以即使只有一天也好,我希望能再见到你,好好地将那些话说清楚。」

「好好照顾自己什麽的,我想不用我说你也一定会做的吧,我想对你说的是──」收回盯着天花板的视线,你看向始终低着头的他,边观察他的反应边开口:「自由自在地活着吧,悲伤也好快乐也好,不需要特意压抑自己,没有人会因此而责怪你,哭泣时或许会为你担心,但那总比看着你强装笑容所感受到的心疼好上太多太多。」

他仍是低着头,沉默地不发一语,就在寂静让你觉得这方法行不通必须另寻他法时,他突然低声道:「……太狡猾了。」

你疑惑的「啊?」还没出口,他就已咬着牙继续:「每次都是这样,知道我绝对拒绝不了你,所以老是做些过分的要求,这样子……太狡猾了。」

污校园学长教室play:同桌污文play教室

那是为你好可称不上是什麽过分的要求吧──你苦笑着没将这句话说出口,转而眯起眼悠悠地道:「还有一件事──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的。」

他倏地抬起头,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你将手伸向他的脸颊,做出了像是触碰的动作:「即使看不见、听不见、碰触不到,我还是会一直在这里,随时随地地待在你身边。」

泪水又再次滑落,穿过你的手在桌巾上晕开,你承认你是有些懊恼无法替他拭去眼泪这件事,但现在毕竟不是闹别扭的时候。只见他低下头吸了吸鼻子,抹去泪水问:「真的?」

「嗯。」听见你的回答,他沉默一秒伸出右手,举起小指摆在你眼前,你愣了一会儿,接着温柔地笑着同样将手伸出,在不触碰到他的情况下勾上他的小指,紫色的眼眸瞪向你,脸颊微鼓道:「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嗯。」你眯起眼,再一次微笑答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