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日韩乱码2020_什么祖坟对老二不好乱日网

原本头顶明亮的光线,倏地闪烁不定,忽明忽灭的状况持续了几分钟,他们俩人都不约而同地抬头,看来是灯管坏掉了。

蓝蔚宸放下书本,起身走向一间堆放杂物的房间,没多久出来後手上多了一个新的灯管,接着她搬来一张椅子,似乎打算自行更换。

「我来吧。」谭钰泉按住她的手,低语说着。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蓝蔚宸没有松开手,换灯管她已经很有经验,之前在家也是她自己动手,她还多买了几个放在储藏室,等到要用时就不必再跑一趟。

「这种事要让男生效劳,怎麽能让女生做粗工呢。」他佯装正经地说,用着另一只空旷的手轻放在她头上,这个举动有几分宠溺的意味。

她欲反驳,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她不是柔弱需要别人帮助的公主,但他温润的嗓音滑过她的耳际,她才发现他们的距离有些亲近,她眼前对上的是他的胸膛,头顶上方可以感受到他鼻间的吐气。

她不适应这份亲近,撇开脸,将手上的灯管推给他,「那就麻烦你了。」

他目睹她态度的转变,心中有丝毫的疑问,原本还以为她会坚持自己来,却没想到她意外的顺从,虽然不了解这其中的原因,但上扬的嘴角泄漏出他的愉悦。

她随即离开他的视线,当他已经踏上椅子,确认位置後,转过头对她说:「可以帮我关个灯吗?」

他的话语刚下,她便走到开关前,把按钮按下,视线瞬间被黑暗包围,彷佛外头的黑夜如浪潮般涌进室内。

窗外银白色微弱的月光,淡淡地撒在他的脸庞,使她可以清楚看见他的轮廓,他因为光线不足而花了点时间摸索,首先将坏掉的灯管拆下,放置桌上,然後再把新的灯管谨慎的装上去,最後确认已经固定後才从椅子下来。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谭钰泉的身影令蓝蔚宸感到莫名的安心与信任,连她也说不出个具体的原因,好像只要有他在,她就不用担心与恐惧。她早就习惯一个人的生活,许多事情都是自己打点一切,连租这间公寓也是独自解决,她不想麻烦任何人,也不想太依赖谁。

他却让她有被人呵护在手掌心的感觉。

自从谭钰泉出现後,她的生活开始有了转变,他带给她太多曾经熟悉的温暖,昔日遗忘的渴望像是被解开束缚的牢笼,不断地冲上脑海,像在提醒着曾经拥有的事物。

蓝蔚宸紧闭的心扉因他而开启,连她也意想不到,他是如此快速的入侵她的生活。她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内心隐隐的不安令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不习惯这样剧烈的变化,却无法将他隔绝。

早上出门前,他会送她到门口,轻声叮咛着她要多穿一些,才不会着凉。下班回到家,总会有香味四溢的美味菜肴,和他温暖的笑容。

「可以开灯罗。」

他已经盯着她看了一段时间,但她显然没有发觉,迳自沉浸在自身的思绪里,若有所思的神情看不出在思考些什麽,这样的她似乎离他有些遥远,便出声唤回她的失神。

她发楞了会,才会意过来的开灯,须臾,灯光才亮起,适应了黑暗的她因强烈刺眼的光线而眯起眼。她慢慢地睁开眼,日光灯将眼前的物品照得一清二楚,也驱走了方才柔情的月光,恢复明亮的世界,也让她回到平常的自己。

而方才窜入心房的思绪也不知逃往哪里躲藏,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连自己也搞不懂为何会浮现那些想法。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她暂时不想深入探讨那未知的幽暗,彷佛只要一踏进去,就会发现理智压下的另外一面。

一串手机的铃声在客厅响起,谭钰泉很快就发现声音的来源,自她放在沙发上忘记拿走的皮包传出,他原本没有在意,但刚歇的音乐声又接连响起,这次对方已经打来第三通,彷佛有什麽十万火急的事情,非要她接为止。

他担忧是发生紧急的事件,便拿走她的手机,走到浴室门外,对着里面说:「蔚宸,有人打给你。」

原本莲蓬头的流水声突然消失,传来她的声音,因为隔着一扇门的阻挡而显得微弱,「谁?」

「是未知号码。」那个号码并没有显示名字,代表不在她的朋友名单内。

通常会打给她的人有三个,最近保持连络的夏唯彤,偶尔打来关心的母亲,和公司的朋友林婉昀。

里面安静了几秒,像是在沉思,「帮我接一下,问他有什麽事。」

恰巧手机又响起,谭钰泉马上按下通话键,反射性地开口:「喂?」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手机那头的人没有立刻出声,须臾,一道低哑男声透过电话自耳边传来,「你是谁?」

「我是蔚宸的朋友,请问你的贵姓?」谭钰泉察觉那名男子的口气有些不悦,带着一丝的敌意。

「蔚宸呢?」他语气亲密的唤着她的名字,故意忽略谭钰泉的问题。

「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谭钰泉皱眉,但还是保持礼貌地问他:「如果有什麽要紧的事情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转达给她。」

「……不用了。」语毕,他便硬生挂断电话。

谭钰泉盯着结束通话的手机,猜不透对方到底抱着什麽企图,也不明白那名男子的怒气为何冲着他,该不会是某个要追求她的变态?

「谁打来的?」蓝蔚宸打开门,她头上包着毛巾,蒸气在开门的刹那瞬间往外窜,传来些许热度与她身上沐浴乳的香味。

「他没有说。」谭钰泉无奈地苦笑,将手机还给她。

蓝蔚宸伸手接过,在看见那个熟悉的号码後,脸色乍变,而一旁的谭钰泉自然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她的反应像是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他有说些什麽吗?」她问的音量很轻,如果注意听便可发觉她话语中的颤抖。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没有。」

听见他的回答,她的表情似乎松了一口气。

「如果有什麽帮得上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他知道自己还无法踏入她的心房,也没有勉强她说出来,用一贯的温柔鼓励她,期望她哪天能主动开口。

「我会的。」她难得正面回答他,朝他淡淡一笑。

自从分手以後,她就把他的号码删掉,虽然消失在电话簿里,那熟悉的一串数字却忘不掉,她甚至可以轻易的背出那个号码。

在说出分手的那几天,他有打了几通电话过来,但她全部都拒接,他便死了心。

她不明白在两个多月的空白後,卢皓闵为何会在今天拨了她的电话,到底是有什麽目的?

她仰望着白色天花板,无声叹息,手中摸着小绵羊布偶,口中低喃着:「为什麽要在快要遗忘他的存在的时候,又擅自闯进了我的世界……」

隔日,在结束晚餐後,他们习惯性的聚在客厅,两人吃着他切好的水果,没有刻意找话题来填补他们之间的沉静。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蓦地,一阵电铃声打破这份悠闲的时光。

会到她公寓来的人只有夏唯彤机率较大,但是已经过了晚餐时间,又没有提前通知一声,这令蓝蔚宸觉得怪异,但也没有多做揣测,或许是突然想来吧。

「我去开门吧。」谭钰泉离开沙发,打开大门。

蓝蔚宸没有多去在意来人,但空气中似乎在刹那间凝结,此刻的无声让她困惑地转过头看向外头来访的人,她怔了半晌,神情满是不敢置信。

站在外面的人竟然是卢皓闵和方郁欣,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想到你的手脚那麽快啊,已经有新的男人陪着你,看来你也不是那麽专情嘛,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找到替代的人。」方郁欣用着锐利的眼神扫过在屋内的两人,声音刻意加重,在寂静中显得更加清楚,摆明故意要说给蓝蔚宸听。

蓝蔚宸隐去内心的惶恐,戴上面无表情的面具,吸了一口气之後,才举步向他们走去,她停在他们的面前,挡住他们投向谭钰泉的视线,「你们来这里做什麽?」

「我们可是大老远拿喜帖给你。」方郁欣得意的挑起眉,挥动着手上的红色鲜艳的喜帖,最後放在蓝蔚宸前方的位置,用眼神示意她接过。

蓝蔚宸不怒反笑,一把抽走她手上的喜帖,然後在她面前用力的撕成两半,手一抛,被撕裂成两片纸张便在众人面前坠落自地上,「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你们可以走了吗?」

「你竟然敢把它撕掉!」方郁欣歇斯底里的高亢语调像是指甲刮着玻璃那般的刺耳,扬起的手作势要扑向蓝蔚宸,但被一旁的卢皓闵阻止。

他低声说着,「回去吧。」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需要我用扫把请你们离开吗?」蓝蔚宸用着客气的口吻,但眼神没有一丝温度。

「哼!」方郁欣用力跺脚,地板彷佛快被她的高跟鞋踩出一个洞,接着她气愤地转身离开。

「他是谁?」卢皓闵站在原地,没有去安抚他的未婚妻,眼睛直直地盯着出现在她家的男人。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蓝蔚宸终於将视线转到他身上,她知道刚才他一直沉默地盯着她看,她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但她挺直腰部,不去接触他的目光。

他外型依然没有什麽太大的改变,但彼此的距离已经隔得如此遥远,「我似乎没有必要向你解释。」

他哑口无言,却也无从反驳,因为她说的是事实。他有什麽立场和角色,去质问她这个问题?

或许是不甘心在作祟,才会在意那名出现在她家中的男子。

「麻烦你管好你的未婚妻,别让她到处乱跑,制造问题。」不等他回应,直接关上门,将他锁在门外,拒绝和他接触。

谭钰泉始终沉默地在她身後看着这场闹剧,在他听见眼前那位男子开口後,便知道他是昨晚打给蓝蔚宸的男人。

但在他身旁的女子似乎是他的未婚妻,谭钰泉当然也察觉他们之间的互动弥漫着一股火药味,紧张的情势一触即发的危险气息。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倘若感情不好的人,会特地来送喜帖?这举动似乎很不寻常。

谭钰泉也没漏掉那名男子眼中的怒视,像是想要冲上来给他一拳,纵使他也觉得这个念头很怪异,却有说不出的贴切。

在蓝蔚宸奋力关上门之後,她像是泄了气的气球,身体无力的倚靠在门上,垂着头,浏海遮住了她的眼睛,所以他看不见她此刻的情绪。

方才她和他们在对话时,虽然表面像是占上风,丝毫不受他们的冷嘲热讽影响,甚至正面和他们应对。但在她背後的谭钰泉清楚的瞥见,她不自觉的握紧拳头,十指泛白,彷佛只要再加重力道就会流出血来。

时钟的指针缓缓地在寂静夜晚滴答移动,他没有出声打扰,只是静静地让她沉淀思绪。

她掐的死紧的双手渐渐松开,然後对着他虚弱一笑,「抱歉让你被误会了,你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你还好吗?」他神情肃然的回望着她,他真正担心的是她,他们的出现对她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说实话,糟透了。」她这次没有隐瞒真实的情绪,如果还要继续说谎下去,那也太可悲了。

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讶异她的诚实,却无从安慰起,因为他根本也一头雾水。

「你不好奇他们是谁吗?」她知道他也感觉到他们之间诡异的气氛,却安静地不出声。

中文日韩乱码2020_乱日网

「如果你想说,自然会开口。」他微笑说着,意思是他愿意等,直到她想要开口为止。

他的耐心与尊重让她备受感动,半晌後,她缓缓张唇:「他是我的前男友。」

他一脸诧异,没料到她如此的坦白,花了好几秒才消化这个讯息。

「而刚才在他身边的女人就是我们分手的主因,很可笑吧。」她扬起的嘴角像在嘲笑自己,故作坚强的模样反而更显现出她的脆弱。

「都过去了。」他上前一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然後张开双手,心疼地拥着她,将她包覆在自己的怀抱里。

「有我在,没有人能够欺负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