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王子与大魔王好看吗乱: 乱文黄

琳琳慢慢走出咖啡店,撑开了上头有着白色小圆点的黑伞。

雨好像比刚刚又大了一点。

脚上的鞋子沾满了脏水,她漫无目的的在街上乱走,,就像她对於要如何复仇也一无所知,却怎麽样都无法从心中甩去。

她就像这个城市里头大部分的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平凡的,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这样子的她,真的有办法复仇吗?

琳琳打从心底怀疑起自己的目标是不是真的有实现的那一天?

但是心底那沉沉的恨意,像野火一样的烧得她胸腔疼痛,就连血液都像淬了毒一般,蚀心刺骨。

用力咬着下唇,嘴里蔓延出咸涩的血味。

她恨这个世界,更恨自己毫无办法。

手中小小的折叠伞抵挡不了滂沱大雨,琳琳身上的外套也溅出了一点一点的水渍。

她皱起眉头,不想再继续湿下去了,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她随便选了一家店走了进去。

黄乱: 乱文黄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扑面而来的玫瑰花香,温暖的木质地板,让她放松了一直紧咬的牙关。

「欢迎光临。」

轻柔的声音从柜台那里传来,洛莉挂着亲切的微笑,「想找些什麽吗?」

琳琳转身看着洛莉,由上而下的打量了她一眼。

又是一个美人。

「不用了,我自己看看就可以了。」

「好的,如果有什麽需要请尽量告诉我。」洛莉浅浅点头,就走到一边的柜子上整理商品。

琳琳的视线又回到商品的架子上,她的指尖无意识的摸过了这些东西,很讶异这麽古老的商品上头竟然没有一丝灰尘。

洛莉的眼角自然是一直盯着琳琳不放的。

雷伊一离开,洛莉就收到了眼前这人的详细资料,她不停的打量着琳琳,把她跟那些文字资料做比对,想把出错的机会降到最低。

这人浑身黑气,果然是个杀人的料子。只是不知道要从何下手,看起来是有些难以接近。

黄乱: 乱文黄

盖雅在洛莉的脚边绕着,也在打量着这次的执行者。

地狱那边是用什麽标准选定执行者的,他们都一头雾水。有时候是个彪形大汉,有时候也会来了个像眼前这个女子,整个人就是平凡无奇,连一点点印象都不能留在别人的脑海中。

盖雅跳上柜台,喵了一声之後说:「巫婆,我饿了。」

琳琳猛然转头看着牠,只见那个有着一头褐色长卷发的美丽女子,若无其事的走向柜台,对着猫说:「好,我弄东西给你吃。」

不是幻听?是幻听吧!

琳琳用力的甩了甩头,小心翼翼的走到柜台旁边,看着黑猫盖雅。

盖雅也目不转睛的瞪着她看。

一人一猫僵持许久,琳琳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大。这猫,真的通人性?真的会说话?

「盖雅,晚餐好了。」洛莉才从後面出来,就看见这奇怪的对立。她笑了一声,「盖雅,你不要欺负客人。」

「少冤枉人了巫婆,是她盯着我看,我可是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盖雅撇头走到平常吃饭的位置上,「吃饭。」

洛莉失笑,先带着歉意对琳琳点点头,然後才把鲔鱼罐头放在盖雅的面前,「你再不克制一点,我的客人都要被你吓跑了。」

黄乱: 乱文黄

盖雅高傲的哼了一声,「少来了,普通人类的生意你不过就是玩玩而已,你主要的收入还不是那一票没有什麽天赋的巫婆跟巫师。」

「喂,有客人在,你多少留点面子给我啊。」洛莉无可奈何的开口,拍拍盖雅的背,「好啦,你吃饭吧。」

洛莉转头对着琳琳笑了一笑,「不好意思啊,我家的猫自由自在习惯了,比较不会看场合说话。」

琳琳还睁着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走了一家什麽样子的店。

「欸……吓傻了吗?」洛莉皱着眉头,从口袋里掏出法杖,「那我只好……」

洛莉作势要挥动法杖,却被琳琳握住了手腕。「等、等等。」

「我没有吓傻,请不要、不要消除我的记忆?」琳琳说起话来有些结巴,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打算要对她作些什麽,只是握着洛莉的手指却不肯放松,「你是,巫婆?」

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

玻璃窗上让雨水弥漫成一整片迷蒙的雾色。

「是的,我是。」洛莉微微弯起嘴角,「你想知道详情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聊天,我这里有很不错的花草茶跟饼乾。」

琳琳想了几秒钟,松开了握着洛莉的手,「好,我们坐下来谈。」

黄乱: 乱文黄

「那你先坐一下,我去准备茶点。」

洛莉笑得很温柔,走到门前把营业中的牌子取下来,顺道也关了骑楼的灯,然後才转身走内室。

这段期间,琳琳不停的张望店内所有的东西,还不时打量着吃完罐头正在梳理毛的盖雅。

「看什麽看?没看过会说话的猫?」盖雅对待陌生人,口气一向都不怎麽好。

琳琳一愣,眨了几下眼睛,「呃……我还真没有看过会说话的猫……」

「人类就爱大惊小怪。」盖雅抓了抓耳朵,懒洋洋的趴了下来。「有什麽好稀奇的,会讲人话的动物多得是。」

「是……是吗?」琳琳至今还觉得这大概是一场梦。

「我问你,你来到这里是想要什麽东西?」

盖雅的眼睛直视着琳琳,墨色的瞳孔里有着一丝绿色的萤光。「没有所求的人,不会来到这家店里。」

琳琳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想要什麽?她想要的可以说出来吗?如果这里真的有这麽神奇的力量的话,她的愿望是不是就可以实现?

黄乱: 乱文黄

「盖雅,你又吓客人。」洛莉端着花草茶跟几块饼乾出来,一双好看的手端起茶壶,摆在柜台上头。「你不要理牠,盖雅就喜欢捉弄人类。」

薰衣草茶香飘上琳琳的鼻腔,她低头看着这杯带着浅浅紫色的饮品。

琳琳抬头看进洛莉的眼睛里。「是巫婆的话,是不是什麽事情都能办到?」

「当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办得到。」洛莉笑了笑,「或者是说,愿不愿意付出那麽多的代价。」

端起热茶喝了一口,洛莉收起眼里的笑意,淡淡的问:「所以,你想要什麽呢?」

「我、想要报仇。」琳琳垂下眼帘,牙关咬的死紧,导致她平凡的脸孔有些扭曲。「我要杀人!」

「这样啊。」洛莉点点头,觉得这不过就是饿了就要吃饭一样的念头。「那,你有计画了吗?」

琳琳看着洛莉平静如水的脸,「你一点都不惊讶?」

洛莉偏着头笑了笑,「我需要吗?」

啊,也对啊,这个人是巫婆,怎麽会被这麽一点点小事吓到?

琳琳暗骂自己的愚蠢。

黄乱: 乱文黄

「对不起,我忘了。」她整个人心烦意乱,生怕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没关系,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洛莉笑咪咪的安抚她。「先喝口茶,放轻松。就算我是巫婆,也不会吃了你的。」

琳琳深呼吸了几次,又慢慢的把眼前的薰衣草茶喝光。胸腔里那颗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总算比较平静。

「那麽,你希望得到什麽帮助?」洛莉的声音轻轻的,让人很能相信的可亲。

琳琳皱起眉,直接了当的问:「我需要付出什麽代价?」

真直接啊。洛莉如银铃的笑声溢出唇边,「那要看你想要什麽东西了。从美貌、财宝、智慧、力量、勇气……等等,我都有办法,但是,你买得起吗?」

「外表也可以更改?」琳琳一直都不满意自己前後几乎没有差别的身形。

「那是最容易的事情。」洛莉起身,从一旁柜子下方搬出了一个箱子,里头摆着许多五颜六色却一样大小的瓶子,「你想要变成什麽样子?」

「等、等等……」琳琳愣住了,张口想说些什麽,最後却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你还没想好你要的是什麽吧?」洛莉笑笑的问,然後关上了箱子。「没关系,不急,你有很多时间可以思考。大家都是这样的,想要的很多,到紧要关头却说不出自己想要什麽。」

不知怎麽的,这些话听在琳琳的耳朵里,像是一种鄙视,像是看不起她也不过就是一个这麽平凡的人,连自己想要什麽都不能确定。

黄乱: 乱文黄

「不,不是。」所以她急着开口说话,说一些什麽不重要的东西都好,只要不要再让人觉得,她连自己想要什麽都不知道。「我只是想知道,我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洛莉偏着头,露出了兴味。

看见洛莉脸上的这个表情,琳琳很高兴自己的这些话,让她在洛莉的心中已经开始不同。

「那要看你想要改变到什麽程度。」洛莉只愣了几秒钟,就恢复正常。「如果你想要彻头彻尾的复制另外一个人的外貌,那麽我要收取的费用就是,你因为这个外貌而得到的好处的百分之十。」

琳琳想了一会儿,「这报酬很合理。」

洛莉无声的笑了,「那麽,你想要变成谁的样子?」

「我不想变成别人的样子,我只想在我原本的五官上调整,但是要让大部份的人都觉得我是极好看的。」琳琳喝了一口茶,停了口气之後又说:「我就是我,我不想变成别人的样子。」

洛莉笑叹了口气,「真是个聪明的女孩,这下子我可没有便宜可以占了。」

琳琳得意的弯起嘴角。

做自己才是最便宜又最快乐的。洛莉很讶异,眼前的女孩懂得这一点。

黄乱: 乱文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