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说说男士婚检的尴尬经历宫Yin乱史: 乱轮人

无精打采的骑着自行车,距离补习班的上课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这已经成为了每天都必须克服的心理障碍,否则迟早有一天会起肖的。

还是下意识的低头看看手表,恰巧瞥见了阳光照耀着树叶下阴影,

彷佛很凉快似的。

明明就已经补过这麽多次习了,爲甚麽还是无法接受大人的残酷咧?

该死的暑假,美其名是要学生好好用功,报效国家当着好国民;

实际上不过是在坑害时间,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厮杀争斗罢了。

充其不量就是在竞争嘛,有时候真的会搞不懂,那些所谓的分数真的有那麽重要吗?骑到一台饮料机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後,才怅然若失的离开。

别问我爲甚麽不在这种热死人不偿命的暑假买饮料,

因为我没带钱。

这是最让人憾恨的地方。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骑到补习班前,柜台前熟悉的美女老师亲切温柔的带领着学生解着一道道英文题目。

可惜她没有教我,光是用想的就好痛恨好痛恨。

我忍住了想要去搭讪她的冲动,提醒自己再不上去就要迟到了。

「人生一片黑白的小宏宏,你终於来了啊!」

羚羊睡眼惺忪的从桌面上爬起,冲着我就猥琐一笑。

我完全没理他,我不想跟一只不用念书就可以轻松当第一的混蛋说话。

「干麻啊小宏宏,是在担心考试吗?」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干你闭嘴。」

「多说话有益增加嘴巴的灵敏度啊!」

他随意的翘起脚来,哼着白烂歌拿出一本漫画看。

是蜡笔小新的特别篇,我还来不及买到手的精华版。

「靠杯英文单字都不用背的?」

我恨恨坐下,坐在他後面忿忿道。

「距离考试还有几分钟?」

他悠哉的抬起眸,漫不在乎的看了一眼时钟。

迅速看过一眼後,他的视线立即回到了漫画书上,吃吃的笑着说:

「搞屁喔?还有五分钟欸!绰绰有余啦!」

「干。」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我冷静的伸出手,对这只猖狂的畜生比出了一根直挺中指。

「不要太忌妒我啊,小宏宏。」

羚羊依旧只是盯着蜡笔小新,

「宅男也是有宅男的好处的。」

在国三的时候,我认识了羚羊。

说真的,羚羊真的是个大帅哥。

他拥有了一大票粉丝,而且清一色都是男的。

不要问我爲甚麽不是女的,因为女孩子会害羞,可是男孩子很开放。

每天一大早上学时,都会有几个「开放」的男生冲着他,一副性饥渴的弱智样,无耻的淫叫着:

「帅哥!帅哥!」是一个恶烂到爆的男声,我不自然的皱起眉。

羚羊你这样不行,早晚有一天会被吃乾抹净。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帅哥就是帅气,里里外外的整齐异常啊啊!」

我不得不承认,他除了臭屁之外没有其他缺点。

但是畜生就是畜生,这点无法改变!

「马英九就是需要帅哥这种人才!帅哥是国家未来的中流砥柱啊!」

干,他的绰号就是帅哥。

很赌烂我知道,不过当只有你一个人觉得赌烂时,似乎就不会有人想甩你。

我不但补习班跟他同班,而且更扯的是,我们在学校也都是一班,

他妈的爲甚麽不叫我去死一死?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不是说他这个人不好,而是受不了那随兴自得的蠢样。

排除到自大这一点来说的话,羚羊其实是个还不错的朋友。

人长的帅,更要命的还是那种书生气息的帅气。

身材一米八又隐约可以看见些微肌肉。

跟女生说话的时候既细心也温和,反正就是那种百分之百的完美男性就是了。

除了自恋这一点──

我必须不厌其烦的拼命强调。

「看完借我看。」蜡笔小新的魅力无敌啊。

我只得有气无力的丢下这句话,随即趴在桌上读起文法书。

实不相瞒,我其实也是名美男子。

有一双浓黒的剑眉,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还有那迷人的笑容。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你屁!」

专注於漫画世界的羚羊忍不住抬起头回以反驳:

「你只不过就是个宅男,一个不折不扣的死宅男!每天只会无聊到自己跳舞给自己看,其他时间都在啃书啃书再啃书。」

呿,这个眼睛有问题的人妖。

我爆出青筋,他却自顾自的说个没完:

「你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就是单纯,女孩子不会爱上像你这样的木头啦!」

他爽朗的哈哈大笑,却在下一秒被我掐住咽喉!

「干。」我死掐着,阴森的露出微笑。

「不要一直狂戳我的痛处!」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因为等一下就要考试了。

正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即将面对开学压力的高二生。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我的长相平凡普通,可是一看就知道我这个人是好人嘛;

我的个性栏一片空白,也就是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个性。

唯一的兴趣就是吐槽羚羊,吐槽到天荒地老也永远乐此不疲。

发下的英文考卷字数密密麻麻,我写到头昏脑胀快吐血,却还是依然再奋战不懈。

撑下去啊兄弟,等等还有理化耶!

补习班的冷气真的很适合让人睡觉,可是伟大的我仍然抵抗了这种诱惑,坚强的单手托腮,无比坚强的望向黑板,然後坚强的看着讲义。

要在补习班生存,真的必须要很坚强,最好要像只打不死的小强才好。

撑过了连续五个小时的课程,接下来就要中途休息,然後紧接着晚上的国文恶补。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英文的单字文法深不可测,数学理化公式残虐连环杀人魔,国文地理历史公民全死惨,这就是所谓的高中地狱生活。」

羚羊悠闲的吟诗说,还真敢讲,他明明就一点压力也没有,还有资格在这边该该该?

「加油吧孩子,我也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他的国文近乎满分,当然不用加强。

他缓缓站起身,慢慢收拾着书包。

「明天星期一,今晚赶快熬夜吧你。」

我微怔着思索片刻,倏地蹦出一句:

「你今天晚上来我家住好不好?」

口气非常的诚恳,他却一脸疑惑。

「可以是可以啊,可是去要干麻?」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他故作可爱的歪着头,让我看了有点倒胃。

老兄,吃药是要配温开水的。

「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的过上真正的暑假生活了。」

我哀怨的说,直到暑假的最後一天星期日,处处鸟语花香阳光灿烂,美好的青春气息洋溢在人间,

你却叫我在补习班陪伴孔子唱独角秀?

我不能接受!

他虎躯一震,诧异的望着我道:

「挖靠,一向奉公守法用功读书的陈冠宏,竟然会有这种想法欸!」

反正再怎麽念都只能维持平平而已,勉强中上就已经很不错了好吗?

「好吧,既然难得你有这份决心,那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环顾四周後开口: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都剩下最後一天了,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暗掉之前,翘掉今天晚上的国文补强吧。」

我愣住,快速摇了摇头,不可置信的呐喊: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麽屌好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凡高二生啊!」

他无奈低叹一声,诚恳的摸摸我的头,

「都已经最後一天了,你的思想还是被束缚住。」

你帮帮忙好不好,要是大家都跟你一样变态的话,这个世界就崩塌了。

我承认我是还挺笨的,如果不念书的话就一定连普普的成绩都无法拥有。

我就是比其他人还笨,不过好像也没差。

「好。」我不再多想,脑海中浮现出夜市里的香酥鸡排,还有大杯红茶的幻觉。

心中忽而出现花木兰插曲「男子汉」。

出现在这个时候好像怪怪的?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假使翘掉了话,那这些地方……这些地方都可以去了吧?

可以吃小吃吃到爽死,喝饮料喝到满足死,开心到死也不会有遗憾吧?

话说这个暑假的回忆,真的是少得可怜。

印象比较深刻的,也就只有补习班的讲义和考试卷,还有一些有的没的重点补充。

再来就是那「总是被老师虐待」的黑板,无聊时也会发现上面被学生画了情人伞。

结果在我们的热切讨论加上深思熟虑後,决定要去一个成熟的人才会去的地方──

「这个地方真的是太棒啦!有床可以躺,又有冷气可以吹,简直就是爽死了齁!」羚羊皮笑肉不笑的说,满满的怨恨讽刺语意。

「怎麽会呢?这个地方真的还不错啊!」

我心满意足,窝在角落滑着手机看动漫。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你妈个逼!你的房间是有多不错?」

他悲愤低喊,压低了嗓子不让我姐听见。

我不禁狂笑,揶揄着说:

「你就这麽怕我姐?她有这麽可怕吗?」

「有!」

他的双眸中出现了恐惧,语气不稳的微微颤抖,

「绝对有!」

我的姐姐长相清秀又有点傻,略有似无的成熟把她衬托的更像一个大姐姐。

只是这个姐姐对我虽然很好,也好像没甚麽值得讨厌的地方,却让羚羊恐慌不已。「靠!你姐超恐怖的!」

他余悸犹存,惧怕的望向门外。

我想,应该是上次的事情把他吓坏了。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唉,可怜的孩子。

姐姐只不过是在研究蟑螂,并试着如何让蟑螂和蚂蚁交配,他是有必要被吓的这麽惨啊?

基本上我姐跟我都挺善良的啊,这年头的资优生不知道脑子都装了些甚麽。

「小宏宏。」

忽地,他手上抱着一袋零食,异常严肃的看着我。

「你知道我们自然组,即将要转来两个转学生吗?」

我困惑不解,支支吾吾的尴尬笑,「啊、啊?是喔?」

他忍无可忍的跳起来,摇着我的肩膀激动的怒喊:

「干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他怒了,「老师不是有讲?日本的双胞胎姐妹花欸!」

「乾我屁事。」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他火了,「正妹欸!」

「然後呢?」

我的心思,尽是放在了吃的还有考试。

第一件大事是考试。

考试不断的塞满了我的生活,综合着念书,然後考试,接下来无限恶性循环;

第二件就是吃,我纵使不胖还是很爱吃,

只要一想到明天早餐是吃烧饼油条加蛋不加葱,我就突然觉得人生又充满着希望。

总之啊,加油吧明天。

今天就看俺妹〈注1〉看到通宵吧,弥补我没有妹妹的缺憾。

注1:动漫,本名「我的妹妹哪有这麽可爱」,女主角傲娇的让我直呼可爱,羚羊却不喜欢这种属性。

后宫Yin乱史: 乱轮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