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温泉在水里做了-水熟女AV之人妻熟女里做

露安的行为虽不可取,但林芸看似理直气壮却与正义扯不上边,当众揭人疮疤的不怀好意,教人更无法苟同且胆寒。浅纱纵然是颜面扫地,但还是光映的女友,林芸的情敌,无央有种预感,林芸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再者,她偷拍浅纱与光映的行为是违法的,而就算他不喜欢光映,也不希望光映被人擅自在暗中偷拍。

他决议将林芸找出来问清楚,而他最好是在她进行偷拍时逮到她。这并不容易,要偷拍便会将自己藏得很隐密,於是他打算打从她离家时就跟踪她。

听见这个计划,露安便自告奋勇,「我来!」

「你来?不好吧,你太显眼了。」虽说成为《靠北盟》成员的条件之一是在路上被认出来的机会很低,但比较起来,露安的广告形象鲜明,被认出的机率是众人中最高的。

「可别小看她,她可是经验丰富。」

无央跟露安都迟疑地望向信誓旦旦的隼人,露安心里陡然冒出了个大问号,他说的该不会是……

「我以前弹琴兼驻唱的钢琴酒吧,每个我那弹琴或唱歌的夜晚,她都暗中来听歌,乔装易容坐在角落,一听就是一整晚,要是同事没讲我还完全没认出来,你看她多厉害,所以这任务非她莫属。」

「怎麽可能!」无央和露安同声大喊,张着嘴後头的话抖着说不完全,但要说的话可是完全不同,无央想说的是『怎麽可能发生这种事!』,露安想说的则是『怎麽可能被发现!』

泡温泉在水里做了-水里做

「你们太厉害了……」

隼人指指露安,「厉害的是她不是我,我没发现她。」

「露安,你为什麽要这样做?」

「她老干些匪夷所思的事对吧?」

「请不要在我面前挖苦我,反正这件事就这麽说定了。」她擅自下结论转移话题,「我来跟踪她,但你们要从旁协助以免让她跑了。」

无央观察林芸住所的环境有段时间,在网路上也不时与林芸互通有无,对她的了解比他们多,於是由无央观察并统整出她惯常出门的时间,他没让他们知道的是,与光映同住一个屋檐下,他对光映活动行程的熟悉有助於他了解林芸的行踪,只因林芸的行程大多与光映有关。

经过一番乔装打扮後,露安开始跟踪她,无央与隼人从较远的角度监看,而三人都以录影的方式取证,其中有几天浅纱来找光映,林芸也一并录影拍照,更成为了指控林芸跟拍浅纱的好证据。

泡温泉在水里做了-水里做

终於有一天,他们三人上前阻止了她,让她当场人赃俱获。

「你要干什麽?」林芸急忙收起手上的相机,被露安抢下,边争执边往巷尾窜逃,却被露安逼入无央与隼人各自藏身的巷道,三人将她团团包围。

「你已经逃不了了,我们已掌握足够证据,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在无央描述她跟监光映的所作所为後,已不保留任何狡辩的空间。

「是你,原来都是你计划好的,真没想到会被你抓到。」林芸指着无央。

「要抓你有什麽难,你的生活只以秋光映为中心,抓住这一点就好办,难不倒我。」

「你一边被我跟踪监视,还逃过我的视线而反抓住我,是很不容易。」

无央闻言失笑,「跟踪我?我有什麽好跟踪跟监视的,我又不是大明星秋光映。」

林芸不屑地撇头,「我根本看都不想看你一眼,谁教你住在光映大人家,我想不看到你都难。」

泡温泉在水里做了-水里做

露安听了不但根本不知作何反应,「住在光映家?谁阿?」

隼人也跟着追问,「无央,她这话是什麽意思?你为什麽住在光映家?」

露安的目光对上无央,无央转过头去,然而她想起了与无央的对话,在翻看林芸的资料时,查出林芸与浅纱念同一所高中,与光映念同一所大学,而无央跟光映年纪相近。

「你……」露安望向无央,半句话也说不出,这些线索与无央住在光映家的事实相连却找不到相关联性。

林芸看着三人复杂惶惑的神色,不禁感到好笑,「兄弟住在一起有什麽好奇怪的?」

无央与光映共居这件事对露安和隼人而言,像是外星人竟然真的存在,而两人之间的兄弟关系这件事对他们而言,就像是外星人不但存在而且还是他们人类的祖先。

见到无央比死了还难看的脸色,以及露安与无央震惊过度无法动弹,林芸噗嗤大笑,「不会吧,你们身为他的朋友,竟然不知道!」

泡温泉在水里做了-水里做

「可是无央姓邱阿,山丘的丘在左偏旁那个,秋光映姓秋天的秋……」隼人迟疑地提问,但露安已从之前与无央的对话想起关联,所以默不作声。

「这麽美的名字却不是本名我也觉得可惜,光映大人本名是邱日央,日跟央这两字合起来便是映,邱无央是他哥哥。」

「为什麽要瞒我们?」提出这样的质疑,露安自己也感到好笑,自己不久前才被这样质问,无央面对这问题只是沉默。

在旁的林芸脑子转得很快,「等等,不会吧,那个浅纱该不会也不知道?这怎麽可能,你们住在一起耶!」

她回想起不少次,无央在浅纱前来之前离开家,又有几次浅纱来访时,无央那房间的灯便是暗的。

「你为何……咦,难道你喜欢浅纱?」除了光映大人之外,谁喜欢浅纱都不干她的事,只是她不明白浅纱为何总能让不少男人喜欢,高中时浅纱与她暗恋的学长相拥的画面浮现脑海,但她用力甩开,现在她的心里只有光映大人。

比起露安的震惊,隼人倒是感到有点好笑地凝望无央,「这我早知道了。」

泡温泉在水里做了-水里做

隼人很想知道无央的动机,但他已从这一切的震惊中醒来,并企图抓回主导权,不再被林芸耍着玩,「你为什麽要这麽做,跟拍秋光映和浅纱,还将他们的照片提供给媒体爆料?」

知晓林芸与浅纱高中时同校,露安也提问,「是为了报复浅纱吗?她跟你究竟有何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对付她?秋光映跟她交往是男欢女爱的自由,你没有任何立场干涉、吃醋或报复。」

暗恋的秘密被难堪地揭穿了,林芸心下有点慌乱,但她快速思考着任何赢面的可能性。暗恋被人知晓是有点丢脸,犯不犯法她倒完全不在意,她唯一的目标就只有打击并摧毁浅纱,并让光映大人抛弃浅纱。

无央喜欢浅纱,却小心翼翼不让浅纱知道,那这件事一定是个关键。她现下不确定这样做会有什麽後果,但可助她解决目前的麻烦。

掏出手机,她输入了浅纱的号码,两眼狠瞪着无央,「如果敢对付我,我就告诉浅纱,无央是光映大人的兄弟而且还住在一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