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H互攻文 深夜福利请备好纸巾菠萝微互攻h

原来你先一步去远行了阿,为什麽没有带我一起去?

我等你多久你有细数过吗?还是你根本忘记我在等你?

你怎麽能就这样离开,我好想你,好想你。

你离开之後,再也不会回来了,因为没办法回来了……。

醒来之後天色已经有点昏暗了,大概放学了吧。太阳也把天空染成枫叶那种橘黄色,橘子酱加蜂蜜,又酸又甜,我的心情。

四处看了看,还是在社办理,只不过是在沙发上,还有身上多了一件毯子……。

电脑桌前有一个熟睡的身影,高大又厚实的背,是彦铭吧?想想他在我看见澈凯的死讯後,不断安慰我叫我别哭,虽然讲话语气一开始是凶了点,但是他真的很关心我,该好好答谢他才是。

起身走到他身旁,把原本盖在我身上的毯子转而盖在他身上,不过好像是我的动作太大了把他吵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我。

「抱歉……」

他看了看我後,把手伸向我的脸,用手摸我的脸,吓得我往後退了好几步。「你的眼睛好肿又好红喔。」他说。

「阿…?」吓死我了,还以为他要干嘛……。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欸,柔妤。」

「什麽?」没事叫我又不说话,怪怪的。

他没有看着我,而是盯着窗外的天空说:「你是不是为了别的男生哭泣?」

「你……为什麽?」难道彩岚出卖了我?!

他那盯着天空看的双眼没有看多久又转回来看着我,害我顿时觉得好尴尬。「不是彩岚说的,是我看到电脑里的那篇报导,想说你一定不是为了张腾轩那个小子哭,我知道你很讨厌他。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他的哥哥哭,我没有想过……」我看见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既然他都看到了,说也无妨了吧?反正他迟早也会知道的。「我今天才看到他的死讯,也才知道原来他是张腾昂的哥哥。」说到他的死,我的心忍不住又揪了一下。

「你为什麽……没有说过你有喜欢的人?你为什麽一直没有说?」

这是什麽问题?我为什麽要毫无保留的说出我自己的感情,而且还是坦白给别的男生知道?「我应该……不负责做这种事吧?我只是羽球社经理而已……」

他的眉头锁的更深了一点,他为什麽要皱眉?「因为你是我喜欢的人。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麽。」

齐彦铭……喜欢我?!不是开玩笑的吧?话说回来,我听到的那段话该不会是他说的?我就着这麽睁睁的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好半晌,我才勉强挤出一句话。「你……说真的?」好不容易说出来的一句话,结果是超烂的一句话。

他用力的点头并说:「认真的,我喜欢你,柔妤。」此刻他的眼神异常坚定。

「让我静一静。还有,我会想想……」说完这句话我走出社办,留他一个人,孤单一个人。

走到楼梯转角要下楼时,我看见在我前方的斯翔,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就只是盯着我看。我没有和他说什麽,彦铭的告白已经令我头痛了,我现在想不到能和他说什麽,而且他也看到我失态的哭了吧,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他。

走到他身旁时我没有停住脚步,继续下楼梯,我只想赶快回家。

身後是脚步跟上来的声音,是斯翔跟上来了吗?或许他找我有事也说不定?於是我转身。

「斯翔,你有……唔…」

他在我转身的那瞬间把我推到墙壁,用双手压制我的双手,低头亲吻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我……。

好恐惧……好害怕……好疑惑,为什麽斯翔要这样?今天彦铭已经让我很不知所措了,为什麽你也这样?我承受不了!

在毫无抵抗力之下,我所能做的就只是……惊恐地看着李斯翔。

斯翔很用力的亲吻我,这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文静的他,他是怎麽了?你是怎麽了,李斯翔?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李斯翔……,你放开她!放开她!」彦铭上前来粗暴地抓开亲吻我的斯翔,甚至用力的揍了他一拳,斯翔踉跄的跌倒在地,背靠着墙壁。

彦铭看起来很生气,右手握得很用力,手臂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你为什麽要亲柔妤?你为什麽要这样欺负她?」

斯翔抬起头来,他的眼镜已经被打飞出去,不过他还是做了一个推眼镜的动作,并且……笑了。

「是你先违反约定,我们明明约定好不告诉柔妤我们都喜欢她的,你不是说一告白我们的关系就会变,你说你怕这样所以不告白的,但是你刚刚已经自己违反约定,我这样也没有违反阿。」

看向彦铭我说:「原来……你们喜欢我,你说过我没告诉你我的想法,你不也是?你不也没告诉我?」原来……他也在欺骗我。

「我不会接受你们任何一个谁的爱,我也会让自己不去想于澈凯,你们不要为了我争吵。我们都欺骗了对方,所以我不会怪你们欺骗我。」

不去看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表情,不去想他们会失望或心碎的心情,不去感觉同时失去他们的爱会有多後悔。我已经决定我现在不要谈恋爱了,在李斯翔说出他们的约定时,我明白约定是没有效用的,我也更明白我不能相信恋爱。

放假了两天,照往例一个礼拜的开始又得去上学,虽然我一点也不想去,一点也不想去面对他们。

今天是星期一,下午全部都是社团时间,原本应该是很轻松愉快的,今天呢?依旧会如此吗?还是尴尬以对呢?坐在座位上,正在上着国文课,我的脑袋却像在上数学课一样,计算着繁琐难懂的习题。

还有更重要的,澈凯他……,就这样离开人世间一句话也没留吗?没有交代什麽要和我说吗?更好笑的是我如此讨厌的张腾轩,竟然有一个令我为之爱慕的哥哥?命运捉弄人也不是这样吧?

「好!就决定这麽做了!」决定好该如何解开这些问题後,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李柔妤,有什麽问题吗?还是说你想上来发表你的理念?」国文老师推推他那看起来十分古老的眼镜,眼镜後那双眼是极具智慧又具威吓力的,吓得我马上立正坐好,不敢吭一声。

「没…没有啦,老师我是觉得你的上课内容……,太棒棒到我想拍桌子诉说我的热情啦…。」真亏我掰得出来……。

国文老师唇边带着一抹愉悦的笑容,没说什麽就继续上课去了。呼~吓死我了。

就这麽结束了这节胆战心惊的课,吃饭钟声随之不疾不徐地来到。

我站起身走出教室,下午是社团课,依照之前我都会直接去羽球社,不会待在教室吃饭和午睡,但是今天大概不能这麽做了。

第一,昨天的事情让我不想提前面对他们;第二,我要去解开我的疑惑。

走进学校餐厅,胡乱点了个什麽阳春面还是馄饨面的,反正能吃而且都是面嘛,火速地吃完它,也顾不得会不会噎到,也很幸运的并没有噎到,只是总感觉……多了一些特殊的眼光而已啦。

解决中餐後,我也就没有什麽需要顾忌的,笔直地朝着篮球场的方向走去,如果想知道我为什麽要去一个自己讨厌的地方,很抱歉这是逼不得已的,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了。

篮球场上静的像是深夜的住宅,只是少了打鼾声和磨牙声,只有几只小猫在场边吃饭,看样子等等吃完就要练了吧?也不怕胃下垂…….。

摁…,没有我要找的猎物。转个方向我朝教学大楼的社办区走去,来到标号1的社办停下脚步,举起手,给它个不轻不重的敲门。

「是谁。」本以为篮球社那些家伙只知道练球,练到听觉都被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练没了,没想到还有如此敏锐的人?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可以先进去吗?有事找。」不等应话的人说完,我推开门走进去,接着是一阵凉爽的冷气,……外加扑鼻的汗臭味。该死,早说我讨厌这种地方。

应话的人想必不是那些诧异地看着我的人,各各一副吃惊的模样,是看到什麽啊?

应话的人转过身来,然後一脸兴奋……。「李柔妤,找我的吗?怎样,是突然发现本大爷的魅力爱上我了?」非常欠扁的一个人。

「你想得美,谁会爱上你,我确实是有事找你,但,绝对不是爱上你那世界末日都不会实现的智障话。」

「那是很重要的事罗?无事不登三宝殿嘛,况且我知道你很讨厌我啦。欸欸,弟兄们回避回避。」说完他开始动手赶人,这点倒是可取之处,原来他不是全是坏处?

约过5秒钟那麽久,整个社办只剩下我和他……。挖靠,张腾轩你干嘛不去当清场人员?一定很抢手的!

「那,李柔妤小姐,需要我为您做什麽服务吗?举凡按摩、沐浴、更衣……等,我都很拿手喔!」

我想我的青筋应该已经爆出来了……。「我应该……干掉你那小弟的!」最後我说出这麽一句话。

他一听见我的话,突然用双手遮住他的重要部位,一脸惊恐地看着我。「李柔妤,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这麽直接的人!原来你是表面上说不心里却很想的闷骚派?」

「我还苹果派……。你可不可以不要这麽想像力丰富!我心情已经够差了,是看不出来吗!小弟是你派来的那个智障,没事放一只发情的野狗骚扰我,你是觉得很好玩喔?」总算爆发了,说不对他生气还真是挺难的阿。

张腾轩呆滞了数秒才回过神来,并且一脸歉意。「Iamsosorry.」他说。神色有点怪怪的。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这是什麽回答!之前不是都很喜欢故意逗我的吗?「你是怎样…算了!我找你是有关於于澈凯的事情,他为什麽是你哥?为什麽他就这样死了?」再说的时候差点就要哭出来了,但是勉强忍住,不可以这麽轻易地哭,我已经说过不去想他的。

「你喜欢我哥……」

「那也只是曾经,都过去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他为什麽一去不回,他难道没有和你说吗?没有吗?」完蛋了,我的情绪开始不受控制……。

张腾轩微皱起眉。「他…不是坠机死的。」

不是坠机?那是怎麽死的?

「他在回台湾的那班机上心肌梗塞死亡,至於飞机为什麽会坠机,或许纯粹是巧合……,但也有记者说是机长为了要抢救澈凯哥所以才……。」他说着说着神情也开始变得忧郁起来。

「在他的行李箱里并没有什麽遗物,飞机失事时烧了大部分,但是由於这封信是放在行李箱的内层,所以并没有遭火烧,为了确认我有看过,抱歉欸……」他从口袋里拿出他说的那封信交给我。我摊开那张纸,上面以我的名字为开头,信是这样写的:

To:等我等得太久的柔妤

很抱歉让你等我等了这麽久,也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我知道你一定会很气我什麽都没说,也会气我为什麽有那麽多的秘密,我决定告诉你实话,在这封信里。

其实,我有一个弟弟,你应该他是谁,就是你的学校里篮球社的社长张腾轩,他虽然很顽皮捣蛋但是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要是我没有时间陪你,我交代过他要好好照顾你,就麻烦你不要嫌弃他了。再其实,我是一个钢琴高手,这一趟远门是去参加全国琴艺比赛的,我不想故意隐瞒,纯粹是私心,我想要等我拿到肯定後弹一首最美的曲子给你听,就期待我的归来吧。还有别的事,但是不比我们的爱来的重要,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一些比较不重要的事,但是你不可以生气喔。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有很多要写的,有很多想写的。但是我还是想直接看着你的脸和你说,委屈你等这麽久,我一直深感愧疚。

你放心吧,我下个月结束比赛就会回去了,可以再等我这一段时间吗?回去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爱你,柔妤。

By:罪该万死的于澈凯(笑)

看完这封信,忍住的泪水哗啦哗啦地流下来了,总觉得我特别爱哭?

「不是说要回来……,怎麽没有回来!」

「……你很爱我哥吗?」

我瞪了张腾轩一眼,不过铁定是没什麽气势的吧。「是时候…吗?是时候…问这个问题吗?」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害怕失去你的感觉好强烈。

张腾轩走近我轻拍我的肩膀,我很激动的挥开了他的手,因为想到了齐彦铭的拥抱……。

「不要碰我!你不要安慰我!」转身拉开篮球社社办的门,我唯一想到的,是冲去四楼的露天花园。

沿路上有很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在冲过标号3的社办时,我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或许是在期待谁来安慰?里面走出一个人,我不想看见的人。他的眼神还是关心,但是多了爱慕的心情所以变得不一样了,此刻他的眼神就是这样的,关心之情溢於言表。

bl高H互攻文  互攻h

虽然是有那样的念头,但是想到他和齐彦铭的约定和那个吻所代表的意义,终究还是迈开脚步冲向那座可以使我平静的露天花园。

这个时候,老天爷为什麽要故意捉弄我?于澈凯、齐彦铭、李斯翔三个一起出现在我的思绪里?是要我从中抉择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