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乳:乖宝贝告诉我舒不舒服小说 乳逼。

「爸!为什麽?」昱寒当场傻住,「你…,你不是对双双很有好感吗?怎麽…」

「嗯…,是没错,这女孩感觉人品也算好…」爸爸吞吞吐吐地,似乎在考虑着要不要将事实全盘托出,但又感觉想隐藏些什麽…

「爸,你到底想说什麽?请你告诉我为什麽好吗?」昱寒终於耐不住地又问了

「好!」父亲终於决定说出一切已经隐瞒许多年,而且原本打算继续隐瞒下去的秘密,「你知道你祖父怎麽死的吗?」

父亲没等昱寒反应过来便继续接着说:「还有,你知道你母亲怎麽死的吗?」

昱寒虽满脸的不解,但还是照着记忆答道:「我记得我以前问过你,你说爷爷是因为战争,而妈妈是因为车祸…」

「恩,没错…」爸爸顿了一下:「而你知道是哪一场吗?」

「不知道啊!」

人乳: 乳逼。

「是韩战,那时候你祖父被大陆的抗美援朝政策徵招,所以加入援朝军,但後来…」爸爸说着说着,眼角居然开始噙着一点泪水:「事到如今我就都跟你说了,你也知道北韩後来输了,你祖父他不幸成了俘虏,照理说战事都完了,俘虏也应该放回来,但是,南韩有一位军官因为个人对北韩的意见及不悦中共插手,居然暗中又杀了一大批中国派去且被俘的援兵,如果不是因为刚好有美国军官经过要求放了剩下未杀的人,而那侥幸躲过一劫的人又是你祖父的同袍战友,这个消息只怕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父亲停了一会儿,收拾一下愤怒的情绪:「而那时你祖母还挺着大肚子怀着爸爸,全家却没有了收入,你祖母逼不得已,於是千辛万苦偷渡来台,好不容易在台湾生了根,我还记得,你祖母平日白天要替人磨石子、做苦工,假日还得做女红,晚上也不得闲,去接一些手工艺品回家做,但赚的钱就是那几个…,爸爸年纪虽小,但也得跟着做,你祖母千辛万苦挣来的钱还得支付学费,那时家里真的很困苦,而原本,我们可以不必这麽累的,一切都只因为那个南韩军官…」

「爸,但这毕竟是上一代的恩怨,而且两国交战时的消息未必正确,在怎麽说不能因此迁到雨双阿!」昱寒小心翼翼地说…

「你知道你祖母後来过劳死吗?」爸爸大吼一声,情绪瞬间失控了,「好!你说两国交战的消息不一定对,那祖父的问题就先带过,你祖母的事也放一边,你妈妈车祸死你总是知道的!她原本可以不用死,只是因为一个混蛋南韩人酒驾还无照开车,眼看要撞到你妈,你妈那时候推着婴儿车带你出门逛街,眼见车来她本来可以闪开,但是她顾及到你,所以只顾着把婴儿车推开,而推开你後,她就失去宝贵的时间去闪避车子,你懂吗?这一切你知道吗?」父亲大继续吼着:「我永远都不能忘记我失去父母、童年、妻子都是因为韩国人,还有,我要你记住,那个开车撞死你妈的叫崔成日,你听到没?」说完後爸爸瘫软在以上,呼呼的喘息着!

「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那些人的,你大了我管不动你,你爸爸这辈子没要求你什麽事,但我现在希望你换一个女友好吗?不要刺激我,也不要让你妈妈在天上也不安好吗?」

昱寒愣在椅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昱寒将眼睛闭上,下排牙齿紧紧咬住了上唇,深深一口气後,眼睛伴着吐出的气息而睁开,「爸,我懂了。从小,我就跟你生活,虽然母亲车祸早逝,逼得你也得肩负起妈妈的工作,我知道您一直很辛苦,毕竟我们家也不是多有钱…」昱寒极缓极缓,却很费力地将字一个个吐出唇外,「但是你对我的决定永远都是支持的,我还记得小时候我曾经半夜想要吃个苹果,结果跑去把睡着的你摇醒,结果你居然不骂我,甚至还睡眼惺忪的开夜车去买,而你…,奔波一夜没睡,只不过想看我吃完後那满足的笑容…」昱寒彷佛说故事般得自言自语,眼神看着不是父亲,而且那有点淡黄的墙壁,墙壁上还有着一条一条的黑线,那是父亲每当昱寒的生日到时,用黑色签字笔所为他画下的身高线…

「所以,你从来不曾反对过我,我也很认真很努力地听你的话,虽然你连对我的要求一直都很简单!」

昱寒终於把视线移到父亲脸上,「爸,我懂你不愿接受韩国人的原因,我真的懂,我现在对韩国何尝不是带点怨恨呢?」

人乳: 乳逼。

「但现在,你要我在爱情与你之间做选择,我真的很难抉择…,一边是刻骨铭心的爱,一边是您辛苦养育我的恩,我…」

凌昱寒站起身来,离开了这桌子,依旧顺手的又把椅子给推了回去,「爸爸,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会仔细想想的,妈妈为了我牺牲,这一份爱我不会忘记,崔成日…我也会记住的!」临走前昱寒又回头说了这几句话。

父亲闭上了眼,没有回覆任何的字句,这是默许吗?或许只有他自己才懂…

一进房间,昱寒便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资料也不想查了,只不断的念着崔成日这三个字,觉得好熟悉,似乎哪里听过,但是总是想不起来,但他并没有坚持想将答案找出,因为不安的感觉更远远压过他的好奇心。这一晚凌昱寒翻来覆去,始终在想着父亲晚上的话,以及他该如何选择…

屋外的路灯寂寞的用它微弱的灯光,泛黄了阵阵刷过的雨点,乌云掩住整座城市的月光,雨水毫不留情的洗去树苍绿的叶,微醺的风带来刺骨的寒意,钻进了窗、钻进的翻来覆去的棉被,以及钻进了昱寒打结的心…

翌日,初晨的阳光刺眼的穿过窗户,昱寒拖着不愿的步伐来到工作两年多的咖啡店,望着木制且盎着古意的招牌,想到当初来这里应徵时,意外碰到雨双的情景:『她就站在这招牌前,脸上是一副跃跃欲试却又怕受伤害的表情,那天的天气跟今天一样晴朗,看不出来昨晚雨还下那麽大呢…』。

回忆搭上了时光机,昱寒的脑海出现雨双刚进大学的情景:「大三刚开学时,老师突然说有同学转进我们班,那时还叫我到教务处班一副桌椅呢,而且当我将桌椅搬到他座的地方时,我才发现居然就是我新座位的旁边…」,昱寒一直记得,那时候为了应付大三开学的『异国风情』论文报告,他主动邀约雨双一组,而雨双那惊讶却腼腆的神情…,这一切都好美,好美,好美…

人乳: 乳逼。

终於,沉入冥想中的昱寒稍微转了下脖子,颈骨也顺势从逆时钟方向得到一丝丝的快意,而眼角的余光则依稀瞥到一道清晰的影子渐渐靠近,『是雨双!』,昱寒急忙的转头,望见的是雨双那灿烂的笑容。

而雨双也见到昱寒了,她挥了挥纤细的右手,浅蓝色的T恤映着天空的水蓝,衬托出雨双那清新的气质。

昱寒霎时间愣住不动,双手微微的颤动,一声「早安」梗在了喉咙,居然吐不出来。雨双也发觉昱寒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走上前去,轻轻地握住昱寒已经冰冷的右手,笑笑着问:「怎麽啦?一副傻样,是不是被昨晚的雷雨吓到啊?」说完还抿嘴一笑。

这荡气回肠的一笑并没有瓦解了昱寒的为难,他勉强挤了点笑意,随即慌张应付一句说:「我先去放一下东西喔!」,便将手抽出雨双那柔若无骨的双手,急急的走进店内。

雨双更愣了一下,满脸的不解与狐疑:「放东西?他今天连平时会带的包包都没带,是要放甚麽东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