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太粗大了老师受不了h:乳逼。

云离同谢青容两人从公主府的後门走出去,碰巧今晚在後街附近有个夜市。虽说是在京城,平时也有宵禁的规矩,所以每个月只有两天能开夜市。因此每每到了有夜市的日子,街上便可谓是人山人海,即使是贵族家的公子小姐也有不少人喜欢在这一天着便服出来凑个热闹。所以,茶馆间话本里的许多才子佳人在夜市灯火阑珊处、一见锺情的佳话也未必是假。

云离被谢青容拉着手走在繁华热闹的街上,心里十分安定。此时虽然是夜晚这里却灯火通明,一家家店铺栉次邻比,掌柜的站在门口向客人介绍最受欢迎的新货,也有不少小商贩直接在外面摆摊一边吆喝着生意。而两人容貌风采皆为上乘,是以路上惹了不少艳羡的目光。云离从来没有在夜晚出过门,此时便带着十足的新鲜劲东张西望,一双杏眼也透露出几分少女动人的神采来。

有意思的是,路上还遇到过两个道士与他俩擦身而过,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谢青容完全把他当做普通的路人。云离望着那两个匆匆而过的道士的背影对谢青容说:“你也敢出来闲逛,不怕碰到的道士收了你吗?”

谢青容嗤笑一声,倒也不甚在意。“怎麽,你还不死心,还想找道士收了我?”

“我知道你厉害不怕他们。”云离想起那次找道士的闹剧也有些赧然,“不过,”她的语气忽然转为强硬,双眼直视着他说:“我要是知道你做了什麽伤天害理的事情,一定不会放过你。”

谢青容忍着笑意连忙应道:“小妖惶恐,求公主饶命。”

云离无奈,斗嘴也说不过他便转头继续看街边的小摊,一二来去倒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玩意,拿不了便丢给谢青容让他拿着。

两人大约逛了近一个时辰,云离觉得有些累了,正想提议回公主府,谢青容却抬头看了看天色。深蓝的夜幕下,只有一轮大大的圆月挂在半空,洒落一地清辉。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说。

云离见他心情不错倒不忍拂了他的意,但她又无力勉强,还是迟疑了一下说:“可是,我累了…”

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谢青容心里暗暗发笑,面上却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我的公主这样娇弱,可惜了…”

乳h:乳逼。

云离愈发纠结,心里暗暗埋怨自己的身体不中用。谢青容却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行了,我背着你过去。要去那里凡人走一个月都未必能到。来,先把这个穿上,等会儿别冻着了。”说着打开一个棉披风给她披上,又细心地盖上帽子、系上带子,将她裹了个严实。

方才出门时两人可是空着手的,而且云离发现在夜市上丢给他的那些东西也不见了。心想他应该又是用了“袖里乾坤”这一招,不由暗暗感叹有法术真是便利啊。

谢青容将身体半蹲,对她说:“趴到我的背上来。”

“啊?”云离看着他结实的後背,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群,还是不好意思当街让他背着。却耐不住谢青容再三催促,还是乖乖地趴了上去从背後搂住他的脖子,任由他背起自己。

就在他快步前行的同时,云离明显感觉到风大了。周围的景物一瞬间变得模糊不清飞快流逝,凛冽的风直冲向她的脸险些将披风的帽子掀开。

“趴着别抬头。”谢青容低声命令道。云离依言赶紧低头伏在他的肩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即使是在最冷的寒冬云离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猛烈嚎叫的风声。因为裹着厚实的披风,云离也没觉得冷,而且她整个人依靠着他、被他的体温温暖着,甚至可以说是舒适惬意的。她试图分辨路线,奈何他的速度太快,而且凡人的肉眼根本就来不及从那些飞快掠过的虚影中识别出什麽,反而被晃得头晕眼花。於是云离索性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到了。”只过了约两刻钟,谢青容就将她放下。云离睁眼一看,只见月光柔和,广阔的沙滩也泛着银白色的柔光,夜晚深蓝的大海一望无垠,水面上涌起一波波潮汐轻轻冲刷着岸边。

“这里是…海边。”云离睁圆了眼睛盯着眼前这如梦似幻的景象,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大海。谢青容见她的反应便知道带她出来对了,微笑道:“你若喜欢我就多带你出来看看。”两人坐在距离岸边不远的一块礁石上,静静得看着海滨风光,听浪花拍打着沙滩。此时已是月上中天,整个海岸边空无一人,前方也不见村落,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种感觉很奇妙。

云离见谢青容的心思并不在欣赏海景上,他反而一直眺望着遥远的海面,又像是在专心聆听着什麽。

“你在等什麽吗?”她好奇地问道,也跟着他学习四处观看起来,自然是什麽也看不出来的。她不解地用目光询问他,谢青容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附近的水下突然传来了有别於潮汐的另一种水声,这声音很轻微,如果不仔细倾听可能就被埋没在海浪声之中了。云离盯着那处发出动静的水面看到水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影子渐渐逼近他们,直到“哗啦”一声轻响一个人影窜出了水面,吓了她一大跳。

乳h:乳逼。

那个“人”见到他们也吃了一惊,徘徊在水面隔着一段距离打量着他们。云离仔细一看,竟是一个略有些青涩的美少年。尖尖的耳朵、细白如陶瓷一般的肌肤、大海一样的蓝色眼睛,再加上五官浑然天成如同上天精心雕琢过一般:她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美丽的面容。长过腰部的深蓝色的长发像海藻一样将他赤裸的上半身裹住,水面以下的部分赫然是一条大大的银色鱼尾。这鱼尾也是极美的,形状优美修长不说,月光照在银白色的鳞片上,随着他轻轻的摆动带来一阵阵梦幻般的流光。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鲛人…”云离将眼前的“人”仔细打量了个遍,只觉得心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既惊讶又欢喜。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鲛人原本的目的地便是谢青容同她所在的这块礁石。这个鲛人显然是认识谢青容的,在看清之後冲他笑着摆了摆手,看到云离时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谢青容对他笑道:“她是我的夫人。”鲛人歪头想了一会儿,似乎不是很明白他的话。他围绕着礁石飞快地游了两圈,在另一个地方停下,问道:“好人?”他的声音很好听,空灵如同月下清泉泠泠奏响,又像珠玉相击清脆温润,只是这两个字的发音十分生硬,像是刚刚学会说话的孩童。

谢青容点头道:“自然是好人。”

鲛人便放松了警惕,轻轻摇摆着尾巴溅起了几朵水花。他不再犹豫地游向他们,然後用双手攀着礁石坐在两人附近,鱼尾仍然大部分泡在海水中。

鲛人少年抬手理了理自己散乱的长发,然後一边用鱼尾打着拍子一边唱起歌来。云离震惊了,所谓的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似乎整个灵魂都沐浴在圣光之中,生命中的那些苦痛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只余下满满的喜悦。她虽然听不懂鲛人的语言,却还是感动于那优美的音乐。

一曲终了。鲛人少年凑近云离,好奇地打量着她。虽然他的面容精致美丽,眼睛却清澈如同孩童,目光纯粹得无一丝杂质。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麽好听的歌声,谢谢你。”云离对鲛人微笑着称赞道。也只有这样纯洁善良的生灵才能唱出这般动人的天籁。也许他未必能完全明白她的话,但是真诚和善意是可以超越语言的。鲛人显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高兴地甩了甩尾巴。他一个猛子紮进水里游了两圈,返回後对云离张开手,掌心静静地躺着一颗明珠。他冲她咧嘴一笑,“给。”又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说:“阿九。”

云离怎麽也想不到这个叫阿九的鲛人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给她这麽贵重的东西,那颗珠子有鸽子蛋那麽大,光华流转实在是漂亮,她的目光转向谢青容看了看他的脸色。

“这小子…”见阿九对自己的女人献殷勤,谢青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看云离知道徵求自己的意见,他又有些得意地暗想她果然是把自己当做夫君的,便对她点头道:“既然送给你便收下吧。鲛人一向不与人亲近,难得阿九喜欢你,这珠子也是个宝物。”

云离这才高高兴兴地接过那珠子收起来。一人两妖又在礁石上小坐了一会儿,谢青容低声同阿九说着什麽,云离听不懂另类的语言便一心看海。直到那两只看出她有些困了才互相道别。然後谢青容将她抱在怀里赶回了京城。

“谢青容,谢谢你。”临睡着之前,她倚在他的臂弯里小声地说道。谢青容心里一暖,恨不得立刻亲亲她粉扑扑的小脸,心想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以後多费些心思慢慢哄她,一定会让她放下心防彻底喜欢上他的。

乳h:乳逼。

~~~~~~~~~~~~~~~~~~~~~~~~~~~~~~~~~~~~~~~~~~~~~~~~~~

云离同谢青容两人从公主府的后门走出去,碰巧今晚在后街附近有个夜市。虽说是在京城,平时也有宵禁的规矩,所以每个月只有两天能开夜市。因此每每到了有夜市的日子,街上便可谓是人山人海,即使是贵族家的公子小姐也有不少人喜欢在这一天着便服出来凑个热闹。所以,茶馆间话本里的许多才子佳人在夜市灯火阑珊处、一见钟情的佳话也未必是假。

云离被谢青容拉着手走在繁华热闹的街上,心里十分安定。此时虽然是夜晚这里却灯火通明,一家家店铺栉次邻比,掌柜的站在门口向客人介绍最受欢迎的新货,也有不少小商贩直接在外面摆摊一边吆喝着生意。而两人容貌风采皆为上乘,是以路上惹了不少艳羡的目光。云离从来没有在夜晚出过门,此时便带着十足的新鲜劲东张西望,一双杏眼也透露出几分少女动人的神采来。

有意思的是,路上还遇到过两个道士与他俩擦身而过,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谢青容完全把他当做普通的路人。云离望着那两个匆匆而过的道士的背影对谢青容说:“你也敢出来闲逛,不怕碰到的道士收了你吗?”

谢青容嗤笑一声,倒也不甚在意。“怎么,你还不死心,还想找道士收了我?”

“我知道你厉害不怕他们。”云离想起那次找道士的闹剧也有些赧然,“不过,”她的语气忽然转为强硬,双眼直视着他说:“我要是知道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定不会放过你。”

谢青容忍着笑意连忙应道:“小妖惶恐,求公主饶命。”

云离无奈,斗嘴也说不过他便转头继续看街边的小摊,一二来去倒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玩意,拿不了便丢给谢青容让他拿着。

两人大约逛了近一个时辰,云离觉得有些累了,正想提议回公主府,谢青容却抬头看了看天色。深蓝的夜幕下,只有一轮大大的圆月挂在半空,洒落一地清辉。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说。

乳h:乳逼。

云离见他心情不错倒不忍拂了他的意,但她又无力勉强,还是迟疑了一下说:“可是,我累了…”

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谢青容心里暗暗发笑,面上却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我的公主这样娇弱,可惜了…”

云离愈发纠结,心里暗暗埋怨自己的身体不中用。谢青容却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行了,我背着你过去。要去那里凡人走一个月都未必能到。来,先把这个穿上,等会儿别冻着了。”说着打开一个棉披风给她披上,又细心地盖上帽子、系上带子,将她裹了个严实。

方才出门时两人可是空着手的,而且云离发现在夜市上丢给他的那些东西也不见了。心想他应该又是用了“袖里乾坤”这一招,不由暗暗感叹有法术真是便利啊。

谢青容将身体半蹲,对她说:“趴到我的背上来。”

“啊?”云离看着他结实的后背,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群,还是不好意思当街让他背着。却耐不住谢青容再三催促,还是乖乖地趴了上去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任由他背起自己。

就在他快步前行的同时,云离明显感觉到风大了。周围的景物一瞬间变得模糊不清飞快流逝,凛冽的风直冲向她的脸险些将披风的帽子掀开。

“趴着别抬头。”谢青容低声命令道。云离依言赶紧低头伏在他的肩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即使是在最冷的寒冬云离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猛烈嚎叫的风声。因为裹着厚实的披风,云离也没觉得冷,而且她整个人依靠着他、被他的体温温暖着,甚至可以说是舒适惬意的。她试图分辨路线,奈何他的速度太快,而且凡人的肉眼根本就来不及从那些飞快掠过的虚影中识别出什么,反而被晃得头晕眼花。于是云离索性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到了。”只过了约两刻钟,谢青容就将她放下。云离睁眼一看,只见月光柔和,广阔的沙滩也泛着银白色的柔光,夜晚深蓝的大海一望无垠,水面上涌起一波波潮汐轻轻冲刷着岸边。

“这里是…海边。”云离睁圆了眼睛盯着眼前这如梦似幻的景象,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大海。谢青容见她的反应便知道带她出来对了,微笑道:“你若喜欢我就多带你出来看看。”两人坐在距离岸边不远的一块礁石上,静静得看着海滨风光,听浪花拍打着沙滩。此时已是月上中天,整个海岸边空无一人,前方也不见村落,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种感觉很奇妙。

云离见谢青容的心思并不在欣赏海景上,他反而一直眺望着遥远的海面,又像是在专心聆听着什么。

乳h:乳逼。

“你在等什么吗?”她好奇地问道,也跟着他学习四处观看起来,自然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她不解地用目光询问他,谢青容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附近的水下突然传来了有别于潮汐的另一种水声,这声音很轻微,如果不仔细倾听可能就被埋没在海浪声之中了。云离盯着那处发出动静的水面看到水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影子渐渐逼近他们,直到“哗啦”一声轻响一个人影窜出了水面,吓了她一大跳。

那个“人”见到他们也吃了一惊,徘徊在水面隔着一段距离打量着他们。云离仔细一看,竟是一个略有些青涩的美少年。尖尖的耳朵、细白如陶瓷一般的肌肤、大海一样的蓝色眼睛,再加上五官浑然天成如同上天精心雕琢过一般:她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美丽的面容。长过腰部的深蓝色的长发像海藻一样将他赤裸的上半身裹住,水面以下的部分赫然是一条大大的银色鱼尾。这鱼尾也是极美的,形状优美修长不说,月光照在银白色的鳞片上,随着他轻轻的摆动带来一阵阵梦幻般的流光。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鲛人…”云离将眼前的“人”仔细打量了个遍,只觉得心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既惊讶又欢喜。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鲛人原本的目的地便是谢青容同她所在的这块礁石。这个鲛人显然是认识谢青容的,在看清之后冲他笑着摆了摆手,看到云离时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谢青容对他笑道:“她是我的夫人。”鲛人歪头想了一会儿,似乎不是很明白他的话。他围绕着礁石飞快地游了两圈,在另一个地方停下,问道:“好人?”他的声音很好听,空灵如同月下清泉泠泠奏响,又像珠玉相击清脆温润,只是这两个字的发音十分生硬,像是刚刚学会说话的孩童。

谢青容点头道:“自然是好人。”

鲛人便放松了警惕,轻轻摇摆着尾巴溅起了几朵水花。他不再犹豫地游向他们,然后用双手攀着礁石坐在两人附近,鱼尾仍然大部分泡在海水中。

鲛人少年抬手理了理自己散乱的长发,然后一边用鱼尾打着拍子一边唱起歌来。云离震惊了,所谓的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似乎整个灵魂都沐浴在圣光之中,生命中的那些苦痛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只余下满满的喜悦。她虽然听不懂鲛人的语言,却还是感动于那优美的音乐。

一曲终了。鲛人少年凑近云离,好奇地打量着她。虽然他的面容精致美丽,眼睛却清澈如同孩童,目光纯粹得无一丝杂质。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声,谢谢你。”云离对鲛人微笑着称赞道。也只有这样纯洁善良的生灵才能唱出这般动人的天籁。也许他未必能完全明白她的话,但是真诚和善意是可以超越语言的。鲛人显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高兴地甩了甩尾巴。他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游了两圈,返回后对云离张开手,掌心静静地躺着一颗明珠。他冲她咧嘴一笑,“给。”又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说:“阿九。”

云离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叫阿九的鲛人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给她这么贵重的东西,那颗珠子有鸽子蛋那么大,光华流转实在是漂亮,她的目光转向谢青容看了看他的脸色。

“这小子…”见阿九对自己的女人献殷勤,谢青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看云离知道征求自己的意见,他又有些得意地暗想她果然是把自己当做夫君的,便对她点头道:“既然送给你便收下吧。鲛人一向不与人亲近,难得阿九喜欢你,这珠子也是个宝物。”

乳h:乳逼。

云离这才高高兴兴地接过那珠子收起来。一人两妖又在礁石上小坐了一会儿,谢青容低声同阿九说着什么,云离听不懂另类的语言便一心看海。直到那两只看出她有些困了才互相道别。然后谢青容将她抱在怀里赶回了京城。

“谢青容,谢谢你。”临睡着之前,她倚在他的臂弯里小声地说道。谢青容心里一暖,恨不得立刻亲亲她粉扑扑的小脸,心想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以后多费些心思慢慢哄她,一定会让她放下心防彻底喜欢上他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