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越南买老婆价目表里都是水水里做

冰块倒在赤身裸体上时是痛的,那不是因为被打得痛了,也不是因为被棱角划伤,而是那样的冰冷不是温热的人心能承受的。

正忍受侵占骨头与血脉的冻寒,露安与无央咬紧的牙颤动着,露安深吸一口寒气,强自镇定质问对方,「你是谁?来踢馆的?请勿胡乱指控,不然我们可以以妨害名誉以及诽谤罪提告你,在此我们保留法律追诉权。」

矮壮女孩突然对站在最前排的一位浅纱的粉丝喊道,「小莉,你可以站出来了。」

一名矮瘦的女孩起身,将胸口别的名牌扯落,对台上的浅纱说,「我不是小莉,我是收了钱来负责扮演小莉的。」

「你怎麽可能去顶替假扮一个人!那真正的小莉呢?」

「小莉一开始就不存在。」矮瘦的女孩说。

「她是我的朋友,平时常去兼差,凑人头当鼓掌部队,她得知了这场活动需要有人假扮粉丝冲人气,所以来报名。」矮壮女孩介绍了她。

「还有哪些是拿钱办事的鼓掌部队,自己站出来,都到了这地步没必要再演了。」

洞里都是水水里做

此时舞台前一群人将灯牌跟海报随手摔落地面,扯下胸前的名牌,头也不回的漫步离去。

浅纱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张张名牌被弃置,所有的话哽在喉头说不出口。

露安走下台,低头将这些物品迅速收拾起来,浅纱的手无意识地握住麦克风,她茫惑的喃喃自语透过音响传送出来,「你们不存在,阿伟、小莉、不倒翁、纷飞雪、白山大侠、球球猫、明仔都不存在,那跟我说话留言给我的人是谁?这麽久以来都固定在支持我的人是谁!」

露安咬紧牙根,掩饰满脸的悔泪,捡拾被遗弃的虚假身份。无央抢过露安手上的麦克风,大步走向领头的矮壮女孩,身旁的人群以他为中心不自觉散开。

「你是谁?你们究竟是谁?凭什麽没有证据就胡乱散播谣言!」

矮壮女孩始终压低着头,被帽檐掩去一半的脸更显神秘莫测。无央伸手掀去她的鸭舌帽,她没想到他会去掀她的帽子,正要闪避却被他按住肩头,一口气摘去了帽子,并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别过脸。

这张脸与脑海中的一张证件规格的大头照对上,平凡地一眼就忘的黝黑方脸,但最近才见过的面容。

洞里都是水水里做

露安往他那头一望,见到了她的脸,总觉得熟悉但又想不起,此时浅纱苍白的双唇发出了诧异的惊呼,「林芸?」

虽是从久远的高中年代走出来的故人,以前并不熟稔,但相处过三年,想是想不起,但一见到面,下意识就喊出了名字。

林芸听见浅纱认出了她,便赏了无央一拳,厚实的拳头正中鼻梁,趁无央反应不及闪避窜逃。

其他人形成人墙阻隔无央的追逐,一人拿起扩音器喊道,「空有虚名,假造人气,欺骗大众,浅纱你这不要脸的女人,不过是靠着秋光映的名声成名,没有他你什麽都不是!像你这种爱慕虚荣攀龙附凤的女人,没资格跟秋光映在一起!」

无央要抢下她的扩音器,她便随手用力塞入他手里,率众掉头离去。浅纱几乎要摊倒在舞台上,但她使劲喊出她的抗辩,「不是这样,完全不是能说的这样!我是真的爱他,我爱他已经好久好久了……」

人群予以鄙夷的冰冷目光散去,甚至有人将刚买的周边立刻退钱,浅纱喃喃地跪倒在舞台上,无意识地握着麦克风,断断续续的抽噎从音响中传来,「到底是谁……你们到底是谁?」

洞里都是水水里做

露安蹲在地上的身影僵硬地无法起身,手中的名牌颤抖地相互磨擦。理智告诉她不该坦承,但情感上的罪恶感已不堪负荷。

已追不回林芸,无央回到现场,此时天色不知何时已乌云密布,一道闷雷重重搥向地面,钢锥般的冰雨有如密密麻麻的发丝,鞭打着乾涸地哭不出泪水的地表。

剧组人马起身,默默收拾周边商品与推车,扛回车上後再一一入座,童忆临走前脚步迟疑地要走向浅纱,停顿半晌後仍头也不回地毅然上车。

无央眼睁睁看着露安揭开最不堪也最坦然的真相,但已不想阻止,露安与他各自所能背负的谎言都已到了极限。

先是迟疑,再来是让自己从谎言中解放的强大慾望凌驾大脑与身心,露安伸手将『阿伟』的名牌别在胸口,再将『小莉』的名牌拾起别在肩头。

一旦开始,忏悔与赎罪便便一发不可收拾,阿伟、小莉、不倒翁、纷飞雪、白山大侠、球球猫、明仔,各异的性别、年纪、职业、性格都只是标签,撕下了标签,他们都只是她赋予浅纱的支持与期望。

承接着背负着这麽多人的人生,露安的步履亦发沉重,却也如释重负。身上别满了名牌,她高举灯牌,镶着『浅纱,我爱你!』的粉色霓虹在灰雨蒙蒙中耀眼地放光。

洞里都是水水里做

从舞台上俯视,浅纱与露安两人无声地对峙。

雨水滂沱地将两人遥遥相望的泪水冲落,距离纵然冰冷,泪水却在地上默默相汇交融。

「为什麽……」

这种问题没有答案。

在《SMEXY》受霏雨和亚音等人排挤,孤独地在被窝里哭泣时;在决定单飞,与旧东家决裂时;失业时得不到工作机会跟通告,怀疑自己是否真能走这一行时;得到演戏的机会而欢欣鼓舞时;受导演责骂疲惫返家时;因与光映的绯闻受记者干扰时;以光映女友的身份大受欢迎时;陪伴她的竟然都是露安。

「都是你……」都是她给了她希望与动力。

「都是你……」都是她给了她勇气与温暖。

洞里都是水水里做

「都是你……」都是她给了她今日所承受的羞辱、绝望、谎言与碎裂一地的华美幻梦。

太美了,美得不忍足睹,半跪倒在地上,她的双手、膝盖与双腿被满地的梦想碎片扎得千疮百孔,痛得她终於发出刺耳的尖嚎,释放她的痛楚与悲绝——

「露安!露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