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军人女人说想跟男生舌吻是什么互攻下h:互攻h

云离发现谢青容的工作似乎并不忙,因为他每个月在家休息的日子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多几天。其实是他因为时不时地翘班,但是没有人管他,一来他比较得人心二来大家看在皇帝的面子上也不敢苛责。

这天又是他休息的日子。云离也无聊得很,两人便下了一会儿棋,自然又是云离全输。然而到了午饭时间,两人突然看见云悦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他们这个府里的下人极少,再加上云离与谢青容两人谁也没心思管家,他们偷懒也是常有的事。

云悦本来就长得国色天香算是个绝色美人,今天又显然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华美的大红色锦绣绫罗宫装,挽着时兴的发髻,配以珍珠翡翠各色首饰。云鬓花颜金步摇,简直能把天上的神女都比下去了。而且她还用了昂贵的藩国上贡的香料,香气甜而不腻,又不失雍容华贵,令人难以忘怀。连皇后都未必能得到这麽珍贵的香料,果然云悦是皇帝最心爱的女儿,大夏王朝最尊贵美丽的三公主。

云悦迈着优雅的步子婀娜地走进房间,看见二人笑道:“小妹与驸马二人当真是伉俪情深啊。倒让我这个外人心底羡慕得不得了。”

谢青容亦是放下棋子优雅地站起身,笑得温文尔雅,“不知三姐大驾光临,也没有前去迎接实在是失礼了。府里的下人平时都怠慢惯了,望三姐不要见怪。”

云悦娇声答道:“哪里的话。青容客气了。”

然而云离却在见到她的一瞬间就沉了脸,简直与谢青容的和煦如春风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看着她,目光是明显不欢迎的,语气生硬地问了一句:“你来干什麽?”

云悦以袖遮口,笑得烂漫妩媚,“小妹,我只是来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有什麽需要帮忙的不要客气。”

bl军人互攻下h:互攻h

谢青容客气地微笑道:“多谢三姐。”

云离则毫不领情地冷哼了一声,扭头便想走。她才不信她这个三姐能有这个好心。成长在冷宫中的她明明什麽都没有、什麽都比不上她,云悦还是热衷於欺负她。她一心只想安然度日,什麽也不争,老三却偏偏不肯放过她,动不动就寻她的麻烦处处刁难。小时候是颐指气使地指挥小太监殴打她,或者带着其他几个公主来笑话她。长大後虽明面上不再那麽野蛮,实际上常常作出冬天吵着冷将她的暖炉撤走,或者被汤汁和墨水染得看不出本来面貌的衣服丢给她洗这类的事情。从小到大两人结了无数梁子,只怕心底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呢。这次皇上能想到派她去和亲恐怕也是云悦的主意。

然而谢青容却拉住了她,对云悦说:“三姐既然来了,就请坐下说说话吧。等会儿就是中午了,三姐若不嫌弃就在这里用一顿便饭如何。”

云悦自然欣然应诺。谢青容便安排云悦坐在上座,又走到房间门口轻轻拍了拍手掌,原本空荡荡的院子里立即出现了两个青衣小厮,低眉垂首地站在那里听从吩咐。谢青容便令他们去准备午饭,又让另一个人去煮茶。云离看了看那两人,虽看不清面貌却觉得之前似乎从未见过。

结果便是云离板着脸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里,任由云悦不断地找话题同谢青容套近乎。云悦虽然为人刻薄骄横,头脑却是很聪明也颇有些学识,反倒比老皇帝的其他皇子还要出色许多。再加上长着一张绝色美艳的脸和工於心计,倒也莫怪老皇帝格外疼爱她。只怕如果他是男孩子,早就被立为太子继承皇位了。

两人说着天文地理、琴棋书画,似乎相谈甚欢,云离渐渐地便觉得有些没意思。她独自在冷宫度日,也经常读书作画以消磨时光,若真要论才气恐怕并不逊於云悦多少,只是本人低调惯了而已。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门口出现了一个小童端了茶壶茶杯进来。那童子也是云离没见过的,只有十岁的样子,穿着紫色的小袄,梳着两个小抓髻,额前一缕水滴形的发。五官秀气,一双眼睛大而有神,白白嫩嫩,长得像一只雪团子十分可爱。

云悦姿态优雅嫺静地伸手欲接过茶,却不料那童子手一抖,茶杯便一滑跌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滚烫的茶水悉数洒在她的手上痛得她一声惨叫花容失色。

bl军人互攻下h:互攻h

云悦习惯性地高高抬起手,正想狠狠地扇那童子一耳光,想起如今是在六公主府,在美男子的面前又急忙收了回去。她这个小动作没有瞒过云离,云离在心里暗笑一声,回过头去看那闯祸的童子,却见他冲自己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竟蹦蹦跳跳若无其事地下去了。

“三姐,没事吧?”谢青容抓起云悦的手温柔仔细地看了看,让原本怒火中烧的云悦刹那间没了脾气,满眼都是这个俊美男子的面容。她用另一只手摸上他的衣袖,用隐忍着痛苦的坚定神情说:“我没事。”声音和语气都恰到好处,既温柔妩媚又惹人怜爱,换做一般男子恐怕早就把持不住欲将她揽入怀中了,谢青容却不为所动神情没有一丝变化。

谢青容抬头看了看只剩下他们三人的房间,又略带恼怒地说:“没轻没重地伤了三姐,那小兔崽子溜得倒快,等回头看我不扒掉他一层皮。三姐,对不住了。”

云悦虽然心里也恨得要死,面上仍旧装作温柔娴淑的样子说道:“一个小孩子而已,也不是有心的。青容不要为难他了。”

呸,一口一个“青容”叫的多亲密,别人相公的名字是你叫的吗?不害臊。云离一边腹诽,一边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不悦地抿紧了嘴唇。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

云离心烦意乱地站起来,正想走出去透透气,却听见云悦对谢青容说:“青容,像你这样优秀的男子恐怕早已暗获芳心无数了吧?不知除了云离是否还有其他女子入得了你的眼。不过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虽然我们贵为公主,实际上对自己的男人也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你若有了其他女人小妹也不会争风吃醋的。她可是一向很有自知之明。”

这个贱人!云离“倏”地抬头瞪着那两人,只见谢青容依然是面不改色微笑,云悦则压根就没把她的不满放在眼里。後者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就继续对谢青容说:“青容意下如何?”

谢青容戏谑地看了云离一眼,开玩笑道:“多谢三姐的美意。可惜青容心有余而力不足,云离也是将将喂饱,到时再有了其他女人云离一定会不满的。”

bl军人互攻下h:互攻h

他这话说得露骨,云悦怎麽也想不到他会这麽说,她虽然脸皮厚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劝他,唯有乾笑一声,斜斜地看着云离,心想她原来这个妹妹的欲望竟然这般旺盛。呸,果真是个狐媚子!离了男人就活不了了吗?

而云离也想不到自己被他形容成一个总是欲求不满的淫娃荡妇。她半是羞臊半是恼怒地圆睁了一双杏眼,白皙雪嫩的小脸也涨得通红,看上去倒是风情妩媚秀色可餐。她激动地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麽也说不出来,於是气呼呼地冲上去扇了谢青容一巴掌便狼狈地跑了。身後的两道视线紧紧追随着自己,一道淡淡的不容忽视,另一道则既鄙薄又无限怨念。

~~~~~~~~~~~~~~~~~~~~~~~~~~~~~~~~~~~~~~~~~~~~~~~~~~~

云离发现谢青容的工作似乎并不忙,因为他每个月在家休息的日子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几天。其实是他因为时不时地翘班,但是没有人管他,一来他比较得人心二来大家看在皇帝的面子上也不敢苛责。

这天又是他休息的日子。云离也无聊得很,两人便下了一会儿棋,自然又是云离全输。然而到了午饭时间,两人突然看见云悦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他们这个府里的下人极少,再加上云离与谢青容两人谁也没心思管家,他们偷懒也是常有的事。

云悦本来就长得国色天香算是个绝色美人,今天又显然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华美的大红色锦绣绫罗宫装,挽着时兴的发髻,配以珍珠翡翠各色首饰。云鬓花颜金步摇,简直能把天上的神女都比下去了。而且她还用了昂贵的藩国上贡的香料,香气甜而不腻,又不失雍容华贵,令人难以忘怀。连皇后都未必能得到这么珍贵的香料,果然云悦是皇帝最心爱的女儿,大夏王朝最尊贵美丽的三公主。

云悦迈着优雅的步子婀娜地走进房间,看见二人笑道:“小妹与驸马二人当真是伉俪情深啊。倒让我这个外人心底羡慕得不得了。”

bl军人互攻下h:互攻h

谢青容亦是放下棋子优雅地站起身,笑得温文尔雅,“不知三姐大驾光临,也没有前去迎接实在是失礼了。府里的下人平时都怠慢惯了,望三姐不要见怪。”

云悦娇声答道:“哪里的话。青容客气了。”

然而云离却在见到她的一瞬间就沉了脸,简直与谢青容的和煦如春风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看着她,目光是明显不欢迎的,语气生硬地问了一句:“你来干什么?”

云悦以袖遮口,笑得烂漫妩媚,“小妹,我只是来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要客气。”

谢青容客气地微笑道:“多谢三姐。”

云离则毫不领情地冷哼了一声,扭头便想走。她才不信她这个三姐能有这个好心。成长在冷宫中的她明明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比不上她,云悦还是热衷于欺负她。她一心只想安然度日,什么也不争,老三却偏偏不肯放过她,动不动就寻她的麻烦处处刁难。小时候是颐指气使地指挥小太监殴打她,或者带着其他几个公主来笑话她。长大后虽明面上不再那么野蛮,实际上常常作出冬天吵着冷将她的暖炉撤走,或者被汤汁和墨水染得看不出本来面貌的衣服丢给她洗这类的事情。从小到大两人结了无数梁子,只怕心底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呢。这次皇上能想到派她去和亲恐怕也是云悦的主意。

然而谢青容却拉住了她,对云悦说:“三姐既然来了,就请坐下说说话吧。等会儿就是中午了,三姐若不嫌弃就在这里用一顿便饭如何。”

云悦自然欣然应诺。谢青容便安排云悦坐在上座,又走到房间门口轻轻拍了拍手掌,原本空荡荡的院子里立即出现了两个青衣小厮,低眉垂首地站在那里听从吩咐。谢青容便令他们去准备午饭,又让另一个人去煮茶。云离看了看那两人,虽看不清面貌却觉得之前似乎从未见过。

bl军人互攻下h:互攻h

结果便是云离板着脸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里,任由云悦不断地找话题同谢青容套近乎。云悦虽然为人刻薄骄横,头脑却是很聪明也颇有些学识,反倒比老皇帝的其他皇子还要出色许多。再加上长着一张绝色美艳的脸和工于心计,倒也莫怪老皇帝格外疼爱她。只怕如果他是男孩子,早就被立为太子继承皇位了。

两人说着天文地理、琴棋书画,似乎相谈甚欢,云离渐渐地便觉得有些没意思。她独自在冷宫度日,也经常读书作画以消磨时光,若真要论才气恐怕并不逊于云悦多少,只是本人低调惯了而已。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门口出现了一个小童端了茶壶茶杯进来。那童子也是云离没见过的,只有十岁的样子,穿着紫色的小袄,梳着两个小抓髻,额前一缕水滴形的发。五官秀气,一双眼睛大而有神,白白嫩嫩,长得像一只雪团子十分可爱。

云悦姿态优雅娴静地伸手欲接过茶,却不料那童子手一抖,茶杯便一滑跌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滚烫的茶水悉数洒在她的手上痛得她一声惨叫花容失色。

云悦习惯性地高高抬起手,正想狠狠地扇那童子一耳光,想起如今是在六公主府,在美男子的面前又急忙收了回去。她这个小动作没有瞒过云离,云离在心里暗笑一声,回过头去看那闯祸的童子,却见他冲自己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竟蹦蹦跳跳若无其事地下去了。

“三姐,没事吧?”谢青容抓起云悦的手温柔仔细地看了看,让原本怒火中烧的云悦刹那间没了脾气,满眼都是这个俊美男子的面容。她用另一只手摸上他的衣袖,用隐忍着痛苦的坚定神情说:“我没事。”声音和语气都恰到好处,既温柔妩媚又惹人怜爱,换做一般男子恐怕早就把持不住欲将她揽入怀中了,谢青容却不为所动神情没有一丝变化。

谢青容抬头看了看只剩下他们三人的房间,又略带恼怒地说:“没轻没重地伤了三姐,那小兔崽子溜得倒快,等回头看我不扒掉他一层皮。三姐,对不住了。”

云悦虽然心里也恨得要死,面上仍旧装作温柔娴淑的样子说道:“一个小孩子而已,也不是有心的。青容不要为难他了。”

bl军人互攻下h:互攻h

呸,一口一个“青容”叫的多亲密,别人相公的名字是你叫的吗?不害臊。云离一边腹诽,一边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不悦地抿紧了嘴唇。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

云离心烦意乱地站起来,正想走出去透透气,却听见云悦对谢青容说:“青容,像你这样优秀的男子恐怕早已暗获芳心无数了吧?不知除了云离是否还有其他女子入得了你的眼。不过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虽然我们贵为公主,实际上对自己的男人也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你若有了其他女人小妹也不会争风吃醋的。她可是一向很有自知之明。”

这个贱人!云离“倏”地抬头瞪着那两人,只见谢青容依然是面不改色微笑,云悦则压根就没把她的不满放在眼里。后者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就继续对谢青容说:“青容意下如何?”

谢青容戏谑地看了云离一眼,开玩笑道:“多谢三姐的美意。可惜青容心有余而力不足,云离也是将将喂饱,到时再有了其他女人云离一定会不满的。”

他这话说得露骨,云悦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这么说,她虽然脸皮厚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劝他,唯有干笑一声,斜斜地看着云离,心想她原来这个妹妹的欲望竟然这般旺盛。呸,果真是个狐媚子!离了男人就活不了了吗?

而云离也想不到自己被他形容成一个总是欲求不满的淫娃荡妇。她半是羞臊半是恼怒地圆睁了一双杏眼,白皙雪嫩的小脸也涨得通红,看上去倒是风情妩媚秀色可餐。她激动地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于是气呼呼地冲上去扇了谢青容一巴掌便狼狈地跑了。身后的两道视线紧紧追随着自己,一道淡淡的不容忽视,另一道则既鄙薄又无限怨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