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互攻np:韩剧男主穿越到10年前 互攻h

第二天早晨醒来,云离发现自己被谢青容紧紧地搂在怀里,他的身体有一股草木般清新的气息,并且十分温暖,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量令她舒服极了。虽然两人做过更亲切更激烈的事情,对上那人饶有兴味地盯着她的墨绿色眼睛,她却还是不由得红了脸。两人面对面侧躺着,云离试图从他的怀里挣脱出去,却反而被箍住,谢青容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绕到身後轻轻揉搓着她浑圆挺翘的臀部,那块敏感的皮肤很快就羞得微微发烫。

“你别乱闹。”云离低声说,耳後羞红了一片。谢青容邪笑一声,非但置之不理,反而低头含住了那只软嫩可口白里透红的耳垂,裹在口中用舌尖来回地摩擦,用嘴唇轻轻地吮吸,暧昧又情色。云离嘤咛一声,身体顿时软了下来,“放过我好不好?”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合着,透过两层薄薄的布料能清楚地感受到他顶在自己身上的欲望。昨天进宫谢恩劳累了一整天。而且如今是白日宣淫,她心里总是很别扭。

谢青容将额头顶着她,含笑问道:“就那麽累吗?”

云离红着脸点了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双乌黑的杏仁眼似乎蕴含着无数委屈。

“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用手帮我。”谢青容一脸邪魅地说。

“啊?”云离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他拉着她的手,引领者它伸进自己的亵裤里。

“啊!”云离惊叫一声像是被烫了似的想要收回手,却不料被他紧紧地握着手腕。

“要麽就用手,要麽就用下面。今天我让你自己选。”谢青容强势地说。语毕,迳自掀开被子坐起来,衣衫半开,露出紧致结实的胸膛,两条修长有力的腿搭在床下。

纯肉互攻np: 互攻h

“过来。”他懒懒地冲她招了招手,斜挑着眼睛看她,姿态妖娆得令人胆战心惊。

云离咽了一口唾沫走下床,跪坐在床下的软垫上,一脸迟疑不决地看着他,脸上的神情是想逃又不敢逃的。薄薄的亵衣亵裤将肌肤的颜色透露出来,身体的曲线看得清清楚楚。她有些局促不安地两手交叉着,不知道该怎麽办。

谢青容被她这个样子逗得心情大好,好整以暇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个遍,最後柔声问道:“云离,你说是用手还是用下面。”

云离的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低头用最小的声音讷讷回答道:“用手吧。”

“好,”谢青容微微一笑解开裤带,云离快速地瞄了一眼那数次在她的身体里肆虐的凶器,明明觉得狰狞可怖,身体却微微地发软口乾舌燥。正当她走神时,谢青容玉手一挥,云离便径直扑到他的怀里,他捉住她一双柔软白嫩的小手握住他粗大的分身,然後捉着那双小手上下窜动,一边耐心地教导道:“诺,就是这样,上下来回动,明白了吗?”

云离红着脸点了点头,待他一松开手,自己却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谢青容不耐烦了威胁她说再不动就和她上床,云离才咬着牙哆哆嗦嗦地握着他的分身揉搓起来。她虽然在皇宫不得宠,毕竟也是有人伺候的从来没有干过粗活,是以一双小手长得白嫩可爱,柔弱无骨。虽然她不懂得取悦男人的技巧,但是因为她是那个人,谢青容仍旧被她伺候得十分舒爽。他的目光一刻也不舍得从她的脸上移开,观察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她因羞涩而低着头不敢看他,从他的角度也看不到她的眼睛只能看到低垂的小扇子似的睫毛,白里透红的水嫩嫩的小脸蛋,小巧却又挺直的鼻梁,在看到那张水盈盈红艳艳的小嘴时,谢青容不怀好意地心想: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让她用嘴来弄,不知会有多销魂。

而云离想的却是他怎麽还不出来,弄了这麽半天她的手都酸了。那个狰狞粗大的凶器正对着她的脸,即使她努力低头不去看它也能闻到那种特殊的雄性气息,觉得脸上烧得火辣辣的,而那东西在她的手中沉甸甸热烫烫的,像是握着一根烧红的烙铁,随着双手的动作,她柔嫩的手心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上面怒张的跳动的青筋,有那麽一瞬那东西竟然冷不丁地又涨大了一圈,她的小手险些握不住,她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她的双手渐渐麻木起来,举着的一双胳膊也累得发酸,不知过了多久,手中的东西才精神抖擞地重重跳了一跳,将滚烫浓稠的白色浊液喷到她的手上,烫得她也随之一哆嗦,还有一部分溅到她的胸前,将雪白的亵衣染上了几处白斑。

纯肉互攻np: 互攻h

“做得还不错。”谢青容满意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拉她起来,俊美的脸上带着余韵未尽的潮红,桃花眼中春水荡漾,神情慵懒又性感。云离有一瞬间的失神,心想他果真是妖精。之後谢青容心满意足地起身穿衣,临行前回眸笑道:“今天晚上可不许再逃了。”云离一怔,明白过来後顿时羞红了脸,心里在紧张的同时竟有些隐隐的期待。

~~~~~~~~~~~~~~~~~~~~~~~~~~~~~~~~~~~~~~~~~~~~~~~~

第二天早晨醒来,云离发现自己被谢青容紧紧地搂在怀里,他的身体有一股草木般清新的气息,并且十分温暖,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量令她舒服极了。虽然两人做过更亲切更激烈的事情,对上那人饶有兴味地盯着她的墨绿色眼睛,她却还是不由得红了脸。两人面对面侧躺着,云离试图从他的怀里挣脱出去,却反而被箍住,谢青容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绕到身后轻轻揉搓着她浑圆挺翘的臀部,那块敏感的皮肤很快就羞得微微发烫。

“你别乱闹。”云离低声说,耳后羞红了一片。谢青容邪笑一声,非但置之不理,反而低头含住了那只软嫩可口白里透红的耳垂,裹在口中用舌尖来回地摩擦,用嘴唇轻轻地吮吸,暧昧又情色。云离嘤咛一声,身体顿时软了下来,“放过我好不好?”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合着,透过两层薄薄的布料能清楚地感受到他顶在自己身上的欲望。昨天进宫谢恩劳累了一整天。而且如今是白日宣淫,她心里总是很别扭。

谢青容将额头顶着她,含笑问道:“就那么累吗?”

云离红着脸点了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双乌黑的杏仁眼似乎蕴含着无数委屈。

“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用手帮我。”谢青容一脸邪魅地说。

纯肉互攻np: 互攻h

“啊?”云离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他拉着她的手,引领者它伸进自己的亵裤里。

“啊!”云离惊叫一声像是被烫了似的想要收回手,却不料被他紧紧地握着手腕。

“要么就用手,要么就用下面。今天我让你自己选。”谢青容强势地说。语毕,径自掀开被子坐起来,衣衫半开,露出紧致结实的胸膛,两条修长有力的腿搭在床下。

“过来。”他懒懒地冲她招了招手,斜挑着眼睛看她,姿态妖娆得令人胆战心惊。

云离咽了一口唾沫走下床,跪坐在床下的软垫上,一脸迟疑不决地看着他,脸上的神情是想逃又不敢逃的。薄薄的亵衣亵裤将肌肤的颜色透露出来,身体的曲线看得清清楚楚。她有些局促不安地两手交叉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谢青容被她这个样子逗得心情大好,好整以暇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个遍,最后柔声问道:“云离,你说是用手还是用下面。”

云离的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低头用最小的声音讷讷回答道:“用手吧。”

“好,”谢青容微微一笑解开裤带,云离快速地瞄了一眼那数次在她的身体里肆虐的凶器,明明觉得狰狞可怖,身体却微微地发软口干舌燥。正当她走神时,谢青容玉手一挥,云离便径直扑到他的怀里,他捉住她一双柔软白嫩的小手握住他粗大的分身,然后捉着那双小手上下窜动,一边耐心地教导道:“诺,就是这样,上下来回动,明白了吗?”

纯肉互攻np: 互攻h

云离红着脸点了点头,待他一松开手,自己却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谢青容不耐烦了威胁她说再不动就和她上床,云离才咬着牙哆哆嗦嗦地握着他的分身揉搓起来。她虽然在皇宫不得宠,毕竟也是有人伺候的从来没有干过粗活,是以一双小手长得白嫩可爱,柔弱无骨。虽然她不懂得取悦男人的技巧,但是因为她是那个人,谢青容仍旧被她伺候得十分舒爽。他的目光一刻也不舍得从她的脸上移开,观察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她因羞涩而低着头不敢看他,从他的角度也看不到她的眼睛只能看到低垂的小扇子似的睫毛,白里透红的水嫩嫩的小脸蛋,小巧却又挺直的鼻梁,在看到那张水盈盈红艳艳的小嘴时,谢青容不怀好意地心想: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让她用嘴来弄,不知会有多销魂。

而云离想的却是他怎么还不出来,弄了这么半天她的手都酸了。那个狰狞粗大的凶器正对着她的脸,即使她努力低头不去看它也能闻到那种特殊的雄性气息,觉得脸上烧得火辣辣的,而那东西在她的手中沉甸甸热烫烫的,像是握着一根烧红的烙铁,随着双手的动作,她柔嫩的手心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上面怒张的跳动的青筋,有那么一瞬那东西竟然冷不丁地又涨大了一圈,她的小手险些握不住,她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她的双手渐渐麻木起来,举着的一双胳膊也累得发酸,不知过了多久,手中的东西才精神抖擞地重重跳了一跳,将滚烫浓稠的白色浊液喷到她的手上,烫得她也随之一哆嗦,还有一部分溅到她的胸前,将雪白的亵衣染上了几处白斑。

“做得还不错。”谢青容满意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拉她起来,俊美的脸上带着余韵未尽的潮红,桃花眼中春水荡漾,神情慵懒又性感。云离有一瞬间的失神,心想他果真是妖精。之后谢青容心满意足地起身穿衣,临行前回眸笑道:“今天晚上可不许再逃了。”云离一怔,明白过来后顿时羞红了脸,心里在紧张的同时竟有些隐隐的期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