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互攻np重生救赎男主的校园小说_互攻h

经过「杜予曦惊人的三秒钟掉眼泪」大绝招後,魏廷嘉这家伙有好一段时间都不敢用嘴巴霸凌我,感觉真爽!

其实到底为什麽会哭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我想百分之九九一定是被学姊吓到身心受创了吧?虽然讲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要说:

我的心真的是十分脆弱的,禁不起一点吓。

阿哈!要说穿的话就是杜予曦俗辣又没用。

下课,于妤的手在我痴呆的脸面前晃呀晃的,「阿曦曦曦曦曦──你有没有想过要打工阿?」

「打工?」我疑问,「打什麽工?」

「随便打呀,你都不会想买什麽东西哦?」

说到要买东西,我真的超级想去动漫展疯狂搜购海报的,发挥出「我是阿宅,阿宅是我」的本能!二次元超赞啦──呀呼!

「兵长超帅!」我尖叫,眼冒爱心。于妤捂着耳朵,表示受不了我的尖叫,「好啦好啦,真是够了,我真的不懂那种一米六有什麽好欸!这麽矮!」

我不满地厥嘴,拿出书包里的兵长别针,犯花痴地说:「吼,你不明白啦,一米六也有一米六的优点好不好,兵长真的是帅到炸掉了,我的妈呀!」

「就是说阿,要喜欢也不喜欢我这种一百八的,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又超贴心,天底下像我这麽好的男人有几个呢?」

纯肉互攻np_互攻h

世纪恶心的发言!

「闪一边凉快去吧你,想跟兵长比?还早一百年呢!」我摇头,紧抓着徽章,冷眼瞥魏廷嘉一眼。

「好难过哦,我被嫌弃了。」魏廷嘉可怜兮兮地装哭,我不耐地赏他个白眼,「少在那边白痴。」

「好啦不闹你,赶快把课本拿出来吧,下节数学课。」

於是过不久我真的去找打工了。

谁知道天不从人愿,连神都排挤我!

投了N百张的履历表居然全部杠龟,无论是咖啡厅、麦当劳、摩斯、便利商店我全部都给他填一次,然後都被「未满十六岁」这项规定狠狠地打枪。

「天哪,我、我身中百枪了……」我濒临放弃地瘫痪在于妤家沙发,抱着洋芋片看重播的本土剧。

于妤拿刚刚擤过鼻涕的卫生纸丢我,纸团也正好命中我的脸:「智障哦,N百家?你也才投四家而已会中才怪啦!」

「干!你超恶!」我把纸团丢到地板,然後不爽地问:「欸我问你,十五跟十六到底差在哪?有差那一岁吗?」

纯肉互攻np_互攻h

「你在说废……」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

「喂,会不会是有人要叫我去工作了?」我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紧张又兴奋地说,「搞不好真的是哦,你说呢?」

「阿曦你废话很多欸!快接起来不就好了?」对吼,我在穷紧张个什麽?

来电者──大浑蛋魏廷嘉。

「干,是魏廷嘉。」我手环着抱枕大力地躺回去沙发当阿宅,迁怒地故意让电话响很久才接起:「……喂。」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有点不耐烦:「怎麽这麽久才接?」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我语气慵懒,脑残地回了一句。

「对不起,我不小心打到神经病院去了。」魏廷嘉平淡地说:「顺便问一下,请问本院有多的病房吗?我想替我朋友杜予曦先预约一间病房,没有病床了也没关系,厕所也可以。」

干!这人怎麽可以这麽欠揍?

「靠杯阿,你才该去先预约一间吧!」我对着电话翻白眼,抓了一口洋芋片:「找我干嘛啦?」

纯肉互攻np_互攻h

「跟你说我帮你预约到了病房。」

听见回答我气得差点把从电话里把魏廷嘉抓出来打一打,我扒了扒头:「没事你打来干麻阿?我还以为是应徵到工作了咧,不要害我白高兴一场啦智障!」

「欸,你还在找工作哦?」魏廷嘉停顿了下:「我打工的地方正好在缺人欸,你要不要来?」

我激动地连饼乾都从嘴里喷出来:「真的可、可以吗?」

可以。

「是什麽工作?」我问。魏廷嘉马上回答:「神经病院院长。」

「认真一点啦!」

「饭店PT。」听见这两个不熟悉的英文单字,我不解地问:「PT?我还ET咧!那是什麽阿?」

「来就对了,别问这麽多。」

杜予曦的第一次打工就要开始了!

纯肉互攻np_互攻h

班会课。

「同学们,大家也知道段考很快就要到了吧?」小茵老师站在讲台上,手持麦克风大声地道,就像是带小朋友一同去郊游。

「蛤──」全班一体同心,很有默契地蛤了一大声。

我不会忘了老师下一秒对我们说的这些残酷的事实──

我们这届开始没有重修,一旦学分未到或是总成绩不及格,立刻留级休学一年,明年再度谢谢光临也就是重读的意思,或是直接转学也可以。

语落三秒。

我不会忘记全班是多麽有默契地一起大骂了一声:「干!」

「太夸张了,这是在搞什麽鬼阿!」我气冲冲地道,而于妤还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地说:「不能重修,这很严重吗?」

我摇摇头,严重地觉得这人神经超大条:「当然严重,考试没六十分就要继续待在一年级当同届的学妹,这不严重吗?」

「……」予妤顿了三秒,才抓着我开始尖叫:「妈的妈的妈的──阿曦我完了我怎麽办?我不想当学妹啦!Helpme!」

纯肉互攻np_互攻h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我故作悲伤地说。实在是不好意思跟于妤说我基测的成绩有多麽精采。

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什麽,转头问魏廷嘉:「你也是被留级哦?」

「怎麽可能。」魏廷嘉转着笔,一脸悠哉,「我之前校排曾经前五过欸。」

「屁……」咧。

话讲一半我发现放在魏廷嘉桌上的数学习作,公式写的密密麻麻的,明明这就是还没教过的东西,虽然以前他可能学过了,但假如是我可能连上节课学什麽都想不起来!

我瞪大双眼,完全无法置信眼前这个欠扁的男人居然是个天才,实在是震惊到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太、太令我惊讶了……

「欸,我拜你为师好不好?」我闪亮亮地看着魏廷嘉,「拜托把我这个破到连我家小白都摇头的数学教会好不好?」

我诚恳地道。而其实我家根本就没养什麽小白。

于妤连忙冲过来来凑一脚,举起手:「我也要报名!我也要──」

魏廷嘉点头,把数学习作阖上:「哦,好阿。」

纯肉互攻np_互攻h

「那麽就来个小测验。」他拿出一张白纸,在纸上快速地写了一排题目:「这题你写看看。」

──已知A(5,-5)、B(4,1)为平面上两点,则线段AB距离为何?

哦,好像很简单,小Case!

我不加思考地马上在白纸上写出我那极有把握的算式,还骄傲地抓着纸对着魏廷嘉说:「看吧看吧杜予曦不是笨蛋,我会写!」

魏廷嘉仔细瞧着我的答案,随後皱了下眉头。

「于妤,星期六十点捷运站麦当劳。」魏廷嘉说。

「我呢?」我指着我自己,疑问着为什麽没有我。

哈哈哈,该不会他是觉得我太天才,所以害怕段考输我吧?

一定是这样的。

「杜予曦你不用去。」

「为什麽──?」我扁着嘴,不满地道:「是不是因为我太天才了所以你害怕考输我?」

纯肉互攻np_互攻h

「天才你个头!」魏廷嘉把画了一个红色大叉叉的白纸丢给我,白眼简直快番到後脑杓去:「是因为你没救了!」

干,怎麽会这样──

将将将将──意外地发现了有存稿!立马PO上来!

睽违了将近三个月(还敢讲)真是对不起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