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水-孽徒为师的腰都快断了水真多

壹觉醒来,离音发现自己身陷在柔软的床上,胸口有壹道火热的气息喷洒着,她壹楞,下壹秒敏感的乳尖被湿润的口腔含住,那柔滑的舌尖极其色情的挑逗它。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陪着公子躺在棺中,那麽,玩弄着自己的这人是谁?离音心里壹惊,陡然睁开眼睛,入眼却是黑漆漆的壹片,难道是晚上?可就算是晚上也不该壹点点光亮都没有啊。

“你是谁?”声音非常的动听,软绵而柔媚,便是离音自己听着耳朵都酥了,更遑论在埋首在她胸口处的男人,察觉到男人的呼吸壹瞬变得粗重,吸着她乳首的唇略微用上壹些巧劲,带给她壹波酥麻的刺激,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离音两手紧攥软绵的床单,竭力压下将这人掼出去的冲动,在没有弄清自己处境的前提下,就算她分分钟能解决掉这个男人,却不能意气用事。

“系统,这怎麽回事?!”

姗姗来迟的系统平静道:“请宿主稍等壹分钟,系统正在维护。”

察觉到男人的大手已经摸到自己的私处,离音十万火急道:“你先告诉我,我能不能弄昏他?!”

壹分钟可以做很多事,谁知道下壹秒男人是不是就提枪上阵了!她可不想糊里糊涂将自己交代给壹个身份不明的男人。

系统:“抱歉,系统不能为宿主做出正确的抉择,待宿主接收了剧情再行决定。”

离音壹把抓住男人即将突破内裤的手,重复道:“你是谁?”

四个水-水真多

男人挑眉玩味的笑,轻而易举挣脱她的桎梏,将她双手禁锢在头顶,大手摸进她的腿心,触及那壹片湿滑的粘稠,那双蓝水晶似的眸子闪过几许邪佞的笑。

系统:“请问宿主是否要接受原主的记忆?”

离音:“!”

剧情都没有给她,就跨越到这壹步难选的境地,离音憋着壹口气,舔了舔後槽牙:“接收!”情况危急,她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接。

三个月前原主遭遇了壹场可怕的车祸,导致双腿不能行走,双目失明,在她惶恐无助的时候她的上司现在的丈夫犹如天神般从天而降将她从锐挫望绝的泥潭里拉了出来。

今天是他们成婚满壹个月的日子,原主的丈夫说要给她壹个惊喜,两人吃了壹顿浪漫的午餐,接着——

离音就穿过来了。

两人成婚壹个月男人始终格守距离没有圆房,美其名曰担心她的身体承受不住。

离音用精神力观察身上男人的长相,男人的五官并不是很出彩,但那壹双蓝钻石般的眸子犹如画龙点睛让他整张脸都鲜活了起来。

这到底是不是原主的丈夫?原主在旭日广播影视集团任职了三年,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传说中的上司,直到惨遭车祸在医院醒来,现在的丈夫以上司的身份出现并且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且不管男人是不是原身的丈夫,在看到男人提着紫黑色的大鸡巴想要贯穿她身体的时候,离音的本能为她做出了决定。

四个水-水真多

推开倒在身上的男人,离音慢慢地坐起来。

“叮。”

姓名:离音

性别:女

属性:呆带深处自然萌

武力值:无法估量

能量收集:600

终於等到迟迟不来的剧情,离音迫不及待翻开书名为《男男恋才是王道》这本书。

原主的丈夫周渝明是壹个彻头彻尾的同性恋,娶原主不过是为了用原主的身体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原主单凭这壹把能让男人听了热血沸腾,忍不住用来打手枪的声音做播音员俘获不少男人的春心,追求者宛如狂蜂浪蝶多不胜举。偏偏原主是个面上高冷自持内里保守纯洁的姑娘,追求她的男人每每都只能铩羽而归,这就导致明里暗里想将她搞上床的企业家只能暗搓搓意淫猥琐她。

在她出车祸的时候周渝明察觉到其中的商机,自是不会错过俘获美人心的机会。

四个水-水真多

离音脸色黑沈,扫了壹圈发现她来时坐的轮椅不在了,手机和钱包也不在了,显而易见这是壹场蓄谋已久的偷天换日戏码。

而被离音弄昏在床的男人,身份已昭然若揭。怕是周渝明想要与之合作的对象,谈判不成的结果忍痛将娇妻奉上。

金主满意了,生意也就成了,这位嫖原主的男人始终都不出声,事後自然不会引起原主的怀疑,周渝明依然是那个对妻子情根深种的丈夫,还真是壹箭双雕的好计谋!

这就导致,原主直到被男人玩弄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的是个绵里藏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将她壹次又壹次推进深渊的刽子手。

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离音想了想,拿起酒店电话打出去——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原身记忆中只有这麽壹位真心实意对她好的闺蜜,既然不能救助於闺蜜——

“音音,你要记住这个号码知道吗?这是我堂哥的号码,你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你放心,我堂哥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我这堂哥从来不近女色,是个正人君子!家里人都怀疑他是同性恋呢!”

闺蜜时常耳提面命的话语犹在耳边,虽然原主觉得自己不需要求助,却还是被记下了电话号码,离音迟疑了片刻,拨了电话过去。

“都…”

四个水-水真多

“喂,您好。”对面传来低沈悦耳的男声。

“您,您好,”离音轻呼壹口气,“我是妮妮的朋友韶离音,请问…”离音卡壳了,男人叫什麽来着?妮妮对男人各种夸赞,唯独忘记说男人的名字。

对面的男人显然有着良好的教养,正耐心的等待她,离音摸了壹把额头的虚汗,好友姓宋,理论上来说她堂哥也该是姓宋:“请问您是宋先生吗?”

“我姓邵,邵扬。”对面男人清朗的声音带笑,“韶小姐有什麽事吗?”

“唔,是这样的,我遇到了点困难,想向您求助,请问您现在有空闲时间吗?”

男人并没有让离音久等,随着门哢擦壹声打开,身高几近190公分的男人镀着紫色流光由远及近走来。

离音闻声擡起头,用壹双湿润澄澈的猫瞳望着男人,若不是听堂妹提及女人双目无法视物,邵扬都不敢相信此时正望着自己的那双灵动的眼睛是看不见的。

男人打量她的同时,离音也在打量男人,墨黑的碎发散落几绺在额前,壹双深邃的眸子犹如黑夜的星辰,带着勾人摄魄的魅力。他虽身着简单的运动套装,却无法掩盖周身那强大的气场。还真是帅气啊,离音在心里默默感叹壹声,紧了紧裹着身子的薄毯问:“是,邵先生吗?”

软糯柔甜的声音携着壹丝的不安,邵扬冷锐如出鞘宝剑的壹双剑眉倏然柔软,“是我。”

刚才她壹刻都不敢放松,就担心她名义上的丈夫突然闯进来,是以壹直用精神力锁定门口,听到男人略带安抚的声音,浑身壹松收回即将透支的精神力,红润的脸色透着壹股脆弱的苍白。

四个水-水真多

邵扬墨黑的眸子扫壹眼大床上裸着身体的男人,眼中闪着了然,他微微弯腰,嗓音柔悦说:“失礼了。”

扑鼻的壹阵醉人的清香,离音已整个都镶在男人温暖的怀里,她自然而然的将脸贴在男人胸口。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这个男人壹出现她就觉得很安心,仿佛他就是自己的避湾港。

候在门外的秘书暼壹眼老板怀里看不清面容的人儿,恭敬道:“老板,里面的人怎麽处理?”如果他没看错,里面那个应该是李家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只会吃喝玩乐的李二少。

刚才邵扬只略略扫壹眼便知道李少程没有得逞,他微微垂眸,女人虽然看不见却睁着眼睛望着自己,壹张苍白的脸充满依赖靠在自己怀里。

邵扬向来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主,这壹刻心口却软得壹塌糊涂。厚实的大掌安抚地拍了拍她後背,声音温和沈稳地说:“打电话给李老,该怎麽做你知道的。”

这是顾忌这位在场,怕吓着人,所以没有明说?秘书仔细回想老板的处事方法,拍着胸脯保证道:“得咧老板,保证完成任务。”

目送老板离开,秘书幸灾乐祸打了电话叫来三个各有千秋的小姐,待里面打得火热,再通知李老来领人。

军队上退下来的李老苛刻古板在圈子里都传开了,对这个整天花天酒地的孙子非打即骂,这次若是看到自家孙子和几个女人玩游戏,回去李二少不死也会脱层皮。

离音被男人用被单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在车里两人壹路上都没说话。

男人也没问她要不要回家,直接让人开车回他的住所。

“喝果汁还是白开水?”

四个水-水真多

离音靠在沙发上,听到男人的问话,下意识舔了舔唇,精神力锁定男人性感色泽润红的唇,越看越口渴,压下想扑上去投怀送抱的念头,勉为其难道:“我喝白开水,谢谢邵先生。”

说实话她现在还是云里雾里的状态,这男人心地也太善良了吧?

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送她回家麽?

难道男人也同别的男人壹样肤浅,只听着原主的声音就喜欢上了原主?

想了想离音又觉得不太可能,妮妮可是说了,这位主儿十有八九是同性恋。

若不是同性恋该多好,这麽优质的男人为什麽是同性恋呢?!离音有些惋惜的皱眉,老气横秋的摇摇头,完全不知道男人将她的壹举壹动都尽收眼底。

————

PS:男主当然不是这麽的肤浅(真的吗?)

叔侄应该是下个世界写,这个世界之前有构思过(~ ̄▽ ̄)~

友情提醒:这个世界略微重口,绝对不虐身不虐心。

四个水-水真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