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H) 交换为什么胃疼连着后背疼H

你是否也曾遇过一个人,明明才刚认识不久,却像旧识般熟悉契合…?

解决了若晴测验的问题後,昱庭带着若晴穿梭在西门町的大街小巷。他脸上的笑容不曾减少过,尤其,当看见若晴因为不知道要吃甚麽而犹豫不决的神情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欸欸欸,周昱庭,你觉得我要吃乌贼烧还是马铃薯啊?!甜甜圈也不错耶!我…」若晴环顾着四周,目不转睛地盯着各式各样的招牌。皱眉苦恼的表情,让昱庭看在眼里不禁笑了出声

「呵,都买如何?!」

「都买?!我才没有这麽多钱。」

「那…我请吧!」

「啊!!!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若晴睁大眼眨也不眨地望着昱庭,为的就是得他的点头示意

「嗯…当然是--真的!」

「哇呜~周昱庭人最好了!哪像许士豪,每次都只请我喝一包大麦绿。」若晴开心地拉着昱庭的手舞着,而昱庭也任由着若晴拉着他

「走吧!」就这样,昱庭陪着若晴走在西门町的每条巷弄,由着她一间间的逛着。

奇怪…平常陪女生出来逛街都会累得半死,为甚麽跟她…我不仅不感到疲惫,还有种…

外遇(H) 交换H

希望着时间停在这刻的感觉…?

「昱庭!你在干嘛啊?!在路上发呆好像白痴耶哈哈哈」若晴左手拿着热狗、右手提着饮料跑到了昱庭的面前

「没、没有啦!我…我在想时间是不是也差不多了?你没有门禁吗?」

「现在几点了?」

「嗯…10点多了。」

「10…10点多了?!多多少!我11点门禁耶!」

「10点快半!这样你怎麽赶得及回去?!我载你吧。」

「我…我不敢坐我爸以外的人的机车耶…」

「怎麽了吗?!」

「我…我以前被载出过车祸…」若晴低下头,似乎在思考着些甚麽

「放心,我不会骑太快。相信我,好吗?」

外遇(H) 交换H

若晴抬头望着昱庭,他给了她一抹微笑。而那微笑也让若晴感到了安心不已

「好吧!你要答应我,要慢慢骑哦!」

「放心,我答应你。」

昱庭带着若晴来到机车停放的地方,他细心地帮她戴上了安全帽并扣好。若晴看着昱庭默默不语。

好像…这样的感觉…

若晴的眼眸蒙上了一层灰,昱庭看着眼里,心感觉一阵闷

又是…为甚麽呢?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交谈,昱庭专注的骑着车,若晴看着沿路的风景。昱庭其实很想问若晴怎麽了,但是他记得他曾经听阿豪说过,若晴被他前男友伤的很深。所以,他选择不多问些甚麽,一来怕她伤心,二来…怕自己心疼。

心疼?!是怎麽了,对於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生,到底为甚麽我会如此在意…这样,不是我的个性啊…

西门町离若晴的家并不远,但不知道为甚麽,这条路对他们来说似乎都特别漫长。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若晴,若晴趁红灯时,拍了下昱庭的肩

「周昱庭,你…是不是想问我甚麽。」

外遇(H) 交换H

「啊…你是会读心术吗。」

「因为…你时常转头想看看我的表情对吧?」

「嗯…我感觉你…心情不大好。」

「嗯,是不好。」

机车转进了一条巷子,若晴下了车,昱庭贴心的帮她解开安全帽

「给你。」昱庭从车子的置物箱中拿出了一罐可乐

「你…」

「我听阿豪说的,他说你是个怪咖,别的女生心情不好时大多用哭发泄,而你总是冷静的喝着可乐。可乐喝完了,你就会振作起来,对吧?」

「呵呵,他也跟你说太多了吧!是这样没错。」若晴笑着接过可乐,但是那笑容,却不美了。

「别笑了,难过的时候。你现在的笑容比哭还丑耶!」

若晴没有接话,气氛又沉默了起来。

外遇(H) 交换H

「好啦!时间不早了,先进去吧。」

「嗯,今天谢谢你哦!再见。」若晴转身走向大门

「欸,颜若晴!」

若晴转身,疑惑着盯着昱庭

「明天,要不要我载你去亦如。」

「痾…会不会太麻烦?」

「不会!小事情。」

「那…明天等你哦!」

「好!明天见。」

若晴进去了,大门关上了。昱庭盯着大门迟迟没有离去,他像是忽然想起了甚麽,拿起手机传了封讯息,然後浅浅的笑了笑,才骑车离去。

若晴走回房间,将包包放在桌前,不一会儿,手机响了,是新讯息。

外遇(H) 交换H

「可乐还是冰的,请你尽快享用;笑还是美的,只要发自内心。给你我的亚太号码,如果你想说话,我会当你的倾听者!」

你是否也曾遇过一个人,明明才刚认识不久,却像旧识般熟悉契合…?

若晴笑着,发自内心笑着。心里的阴霾似乎随着这封讯息一扫而空了。

她飞快的按着按键,然後传送

「笑当然美的,我是颜若晴;饭还是要请,我们明天见!谢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