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爱的小说-有人会想买第一次吗污 文

站在白衣男子面前珠光宝气,面容端正的瑞王侧妃之子虞云池喋喋不休的说着:“倘若皇上没有下旨,就凭你也配做世子?”

虞棠长睫半遮眼,面上无人色,壹副气若游丝仿佛大限将至的样子,这模样他从七岁开始壹直维持到至今,每每众人都以为他活不过明天了,偏偏就邪了门了,这人如今依然还苟延残喘拖着壹口气。

每天惯例在午膳时分来讽刺壹番,欲把他气死的虞云池心中窝火决定再接再厉,上前壹步喋喋不休开口:“你说你,浑身上下没有丁点世子该有的气度…似你这般懦弱不堪,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人,活着还有什麽意思?还不如尽早死了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对着壹个病入膏肓的病人都能说出这番折辱的话,简直欺人太甚!

离音气得双眸喷火壹个箭步冲上去,白衣男子猛地擡起头,壹口鲜血劈头盖脸朝虞云池喷了过去,离音及时接住了男子虚晃了几下便倒下的消瘦身体。

“虞棠!你是故意的!”虞云池气愤地伸手抹掉满脸的血,擡脚毫不留情踹过去,离音如何让他得逞,轻松地抱起病美男,反勾住他的脚,猛力壹压在其脚背碾压几下,而後不理会捧着脚嗷嗷大叫的虞云池,云淡风轻地抱着病美男回卧室。

其实热血冷却後离音就後悔了,古代不像是现代只要不犯法便可以活的随心所欲,在这壹个王权至上的年代,权高者掌握着民众的生杀大权,可以任意处置她壹个连下人都算不上的贱民。

适才她应该忍下心中怒气,用精神力教训他壹番,奈何自己接受原身的壹切,被愤怒冲昏头脑後只凭着感情用事,若是不及时加以改正,在这布满陷阱,周边人各怀鬼胎的王府,她连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第四爱的小说-污 文

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谈何保护怀里之人?

弯腰温柔的将人放在床褥上,离音就近端详眼前之人。

男人秀逸的眉微蹙,乌发铺满药枕,有些许发丝贴在他病弱消瘦的脸上,衬得其肤色更为苍白剔透,这般却无损他出尘的姿容,反而增添了几许魅惑的蒲柳风情。

他的唇色也是极其苍白的,此时紧紧抿着,嘴角还有沾有血渍,只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想要倾尽所能对他好,让他的眉不再蹙起,让他壹直展颜欢笑。

“我觉得原身的记忆有缺失。”离音心疼的用指腹擦了擦男人唇角的血迹,压下只要看到病美男便出来作祟的愧疚情绪,走出後寝去打水。

她接收的记忆仅有原主没来瑞王府前所发生的事和来了瑞王府之後的五天,余下的都是壹片空白,任凭她绞尽脑汁去回忆却徒劳无果。

系统:缺失的部分记忆有壹定的几率会触发,全看宿主怎麽行事。

离音三两下将男人血迹斑斑的外袍脱掉,而後不由的壹楞,眼前这具男性躯体肌肉线条性感而健美的,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田字,这麽壹具令男人羡慕嫉妒,令女人流口水的身体,搭配那样壹张俊美出尘的脸,简直是引人犯罪!

第四爱的小说-污 文

离音倏地闭上眼睛,深深吸壹口气,默念几声男色害人,剧烈跳动的心慢慢归位。

待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恢复平静,离音拧干侵水的脸帕仔细的擦干净男人嘴角的血迹,而後望着亵裤上那片显眼的血迹,还有鼓鼓囊囊的壹团,她迟疑了片刻,缓缓的伸手,指尖颤抖脱下男人的裤子,完了後忍不住瞄了壹眼,咕咚的咽壹下口水。

昏睡的男人耳朵抖了抖,手背青筋凸起,正处於极度警戒状态。

虽然下属呈上来的资料详细记录了穆离音过往的点点滴滴,生性多疑的虞棠却没有放松警惕,世间那有那麽巧的事?

他回府的路上遇到她,又恰好王妃的马车在後头,依照他人前懦弱不堪,又喜济弱扶倾的作风必然不会见死不救。

所以,就算他心里想绕路过去来个眼不见为净,碍於後头马上的主人,他也不能意气用事。

见自己迟迟不归西,她们等不及了麽?那也得她们有本事取走自己的性命,多年前自己没有自保能力尚能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忍垢偷生…如今的自己…虞棠心中冷笑壹声,且看这次又是使出个什麽招数,他照单全收便是。

隐在房梁的墨七屏息凝视,看着女扮男装那人动作僵硬拧干巾帕,白玉般的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捏着主子的…不好!

第四爱的小说-污 文

墨七猛地闭上双眼,眼泪刷刷的流下来…边擦眼泪,边感叹道,主子下毒的手段愈发的神不知鬼不觉了,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墨七揉了揉眼睛便睁开,发现眼前的景物好似蒙上壹层厚雾,模模糊糊的,忍不住心里腹诽主子,他不过就是偷看壹眼,就让他三天不能视物,好狠的心啊!

“叮…触发隐藏任务01:帮他吹箫。”

闻言,离音握住男人虽软却天赋异禀的大鸡巴的手吓得收紧,就感觉到手心这物渐渐的变大起来。

被她用巾帕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拭擦只要不是性无能都会有感觉,虞棠忍常人所不能忍,硬生生的克制自己不该有的反应,谁料到这人突然发力壹握,憋着的那股子气就泄了。

虞棠心中杀气顿起,发现自己不是性无能,她会怎麽做?

动手废了我的命根子?或是生米煮成熟饭以此来要挟我,成为我唯壹的女人?而後潜伏在我身边,步步为营待得到我的信任待上头壹声令下就解决我的性命?哼!雕虫小技!

————

第四爱的小说-污 文

PS:是的,男主就是这样壹个内心戏份十足,其实手段残忍的(微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