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中我的傲娇女总裁老婆罗飞秘-三妙传

顾道枝一离开面试房间就拿起了手机打电话给他哥,“喂,哥,我…我选好啦”他的声音里夹杂着激动和羞赧,“谢谢哥!”

电话另一边的顾泽苍忍不住笑了,他想到了顾道枝会选吴梳雨,他看过吴梳雨拍的片子,她的身体很诱人,也知道她还从未跟别人合作过,所以他才故意把那个姑娘送到顾道枝面前的。

顾道枝来找他,说想要尝试一下拍av的时候,顾泽苍惊得以为自己听错了。当时顾道枝羞涩的笑着说:“哥,我特别好奇你们公司都是怎么拍片的,我想试试成么?我已经18了。”

顾泽苍觉得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脑回路很神奇,难道好奇就要做男优?还是因为不想当处男了?那大学里小姑娘一抓一大把为什么要跑来当男优?想不通,但是顾泽苍还是答应了,虽然顾道枝是顾景城的私生子,但是他这个弟弟很讨人喜欢,总是笑眯眯的,加上他跟着他那个神经兮兮的妈妈一直在外面流放了十年才回到顾家,顾泽苍是可怜他的,所以总想着多宠着他一点,况且顾道枝很少提要求。答应归答应,顾泽苍还是暗地里安排了公司里没有真正拍过性交场景的几个女孩子去给顾道枝选,他也并不准备真的把项目发布,权当是哄顾道枝开心。

顾道枝提出这么出格的要求只是想试探顾泽苍的态度。他自己的妈妈,顾景城和他的原配全都去世了,只剩下顾泽苍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顾景城没有留一分遗产给他,说白了,他现在仅凭着跟顾泽苍的半点血缘关系在寄人篱下。他知道从十岁回到顾家后顾泽苍就待他和和气气,却透着疏离。前段时间他满18了,过完暑假就上大学了,内心的不安反而在加大,像有什么东西抓也抓不住挠也挠不着。所以他用这个无厘头甚至有些可笑的方式来试探顾泽苍对他的容忍度。似乎,顾泽苍是一个好人。意外的收获是吴梳雨。

顾道枝回到家,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上午面试时吴梳雨的样子。她婉转的呻吟,潮红的脸,纤细的脖颈,娇挺的奶尖儿,湿答答流着水的小穴……顾道枝翻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不能再想了,想着想着下体又隐隐有勃起的难耐感。他虽然没有做过爱,但也看过片自己解决过,平时欲望也并不强,怎么会连想到吴梳雨这个仅见过两面的女人就发情,一见钟情了么?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吧,顾道枝想难道刚成年就要变成用下半身思考的坏男人了么?

枕中秘-三妙传

半夜顾道枝被热醒了,空调不知怎么被关了,他迷迷糊糊坐起来,觉得喉咙干干的,浑身黏糊糊的都是汗。愣了一会他站起身准备去楼下倒点水喝。走到门口一开门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怎么是你?!”顾道枝大吃一惊,但依旧条件反射的扶住被他撞了个踉跄的吴梳雨。

吴梳雨手里端着一杯水,已经被撞得洒了一半,两个人的胸前都湿透了一块。

“我给你倒杯水呀,停电了空调不能用我怕你热”,黑夜里吴梳雨的眼睛亮亮的直勾勾的看着他。

“倒水?”顾道枝疑惑的皱起眉,微微侧过身让对方走进房间,“可是你怎么进…”

他话没说完就看见吴梳雨走到桌前转身双手一撑坐到了桌子上,被水湿透的白T紧贴在胸前,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他几乎能看到她高耸的双乳上粉色的乳晕以及没有办法忽视的挺立的凸起。顾道枝又走近了一点,目光紧紧粘在那两粒小小的乳头上,它们被湿透的粗糙的面料束缚着,摩擦着变得越来越红肿。他觉得更渴了。

枕中秘-三妙传

吴梳雨望着他,眼神有些无辜的说:“弟弟,帮帮我。”

顾道枝脑子里绷着的一根弦啪得断了,他几步跨到吴梳雨跟前,一手圈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抓上她的右乳揉搓,低头隔着衣服含住左边那颗肿大的乳粒。

“嗯…啊”吴梳雨一声嘤咛,挺起胸脯,把奶子往顾道枝嘴里又送了送。顾道枝学着以前看过的av里的样子,舌尖慢慢绕着乳晕打转,就是不触碰中间肿大的奶尖儿。吴梳雨觉得奶头瘙痒难耐,她用双腿圈住顾道枝的腰,往桌边挪了挪,顾道枝完全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鼓鼓囊囊的抵在她没穿内裤的小穴上。

“啊…道枝,咬咬姐姐的骚奶头”,吴梳雨的手指穿过他的发间,轻轻抓住他的头发。

怎么这么骚!顾道枝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他发狠得咬住她的乳头,又吐出来用嘴唇含住乳晕一边用力往嘴里吸一边用舌尖舔刮着硬硬的肉粒。

“啊哈…好舒服”,吴梳雨扭着腰,用阴阜磨蹭着顾道枝的阴茎,隔着短裤都能感觉到它的热度,又一股淫液从穴口冒出来,沾湿了男孩的裤子,“道枝,姐姐想要你…啊…想要你的大鸡巴…”说完便主动把顾道枝的睡裤和内裤一并拉了下去。

枕中秘-三妙传

尺寸不小的阴茎啪得弹出来,看得出顾道枝忍得很辛苦,肉粉色的柱身憋得静脉突起,龟头胀大,马眼已经冒出一些前列腺液,吴梳雨拿掌心包裹住他的龟头轻轻揉弄。

“唔…”顾道枝闷哼一声,抬起头小狗似的眼神看着吴梳雨,“姐姐…我忍不住了。”

吴梳雨娇俏的笑着在他嘴上啄了一下,张开双腿,手上扶着顾道枝的阴茎慢慢送到穴口。顾道枝不自禁的向前顶胯,龟头一下下戳在湿热的小缝上重重研磨,惹得小穴一阵抽缩,淫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屁股流到了桌子上。

“啊…插进来,姐姐是你的了”吴梳雨提高了音量急切的说道。

顾道枝心里甜丝丝的,胯下猛得用力将龟头挤进了吴梳雨的阴穴。“嗯..好..好紧”,吴梳雨的阴阜肥厚,紧紧箍着他的龟头,夹得他头皮发麻,光是进了一个龟头想射精的感觉却一波接着一波,顾道枝臀部绷紧往前一顶把这个阴茎插了进去。

“啊啊啊…被插满了”吴梳雨爽得打了个颤儿,穴肉缠着阴茎绞得越发紧起来。

枕中秘-三妙传

“嗯…姐姐你别…夹”,顾道枝觉得自己快被这种湿热挤压的感觉逼疯了,他抓住在眼前乱晃的白嫩奶子,下身插得又快又狠,花穴里的嫩肉突然痉挛起来,热热的淫水淋在他的龟头上,“唔…姐姐我忍不住了”。顾道枝用力插了数十下,把阴茎深深顶进最里面,射出一股一股浓精。他舒服得脑子一片空白,依旧紧紧抱着吴梳雨大口喘气,还未完全疲软的阴茎插在她的小穴里。

“姐姐,对不起,我是第一次,时间有点…”他有点委屈,怕自己没能让她爽到。吴梳雨捧起他的脸认真的说:“道枝,我很喜欢。”说罢,视线落在他的嘴唇上渐渐靠近,对着即将落下的亲吻他竟然有些紧张得闭上了眼睛。

「叮零零~」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吓了顾道枝一跳,他睁开眼睛,阳光刺咧咧照在房间里。他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原来,是梦。也顾不上裤子里的粘腻,像下了很大决心一般,他拿过手机,点开那个从金制片那里要来的电话。“喂,你好,是吴梳雨么?”他的声音微微发抖。“嗯…”对方嘟哝了一声,似乎还没睡醒。“我是顾道枝,今天你有空么?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好…下午再说吧,我再睡一下。”刚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顾道枝扬起嘴角,笑意溢出了梨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