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嫖经阅乖别动我在你里面呢读:三妙传

结束与江南织造的对话,夏渝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团队频道,沉默的几分钟内,频道已被东方凉与五弦的捉队厮杀清洗了几回,东方凉死捉着五弦失误前的豪语大加反击,五弦则是千篇一律的叫嚣着。

与东方凉火力强大、油盐不进的嘻笑怒骂相较起来,五弦的炮火反而显得无力的可怜,斗到最後,五弦只能撒着小姐脾气强要男友慕容吴钩出面帮腔。

【团队】百花杀:「……」

她非出声制止不可,否则这副本还怎麽打下去。夏渝暗忖,只是看着频道里浑乱到不行的局面,她真想不出该用什麽话中止这种纷争,只好随手落下点点点。

殊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无道子也许还介意不久前他撂下的劝告,竟将百花杀的表态解读成对他质疑营救东方凉的挑战。

【团队】无道子:「别把我刚才的话当真。队友有难,我们怎麽能不去搭救?」

无道子表面上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心底却让这样的转折气到脸都绿了。

他义正严词规劝百花杀的妇人之仁,本该让他立於不败的置高点,却没想到就因为五弦的失误,反倒逼得他向百花杀低头,承认刚才所言是场错误。

【团队】百花杀:「我从没打算丢下队友,等我们找回东方凉,就去找五弦。」

【团队】五弦:「凭什麽先救他,我在第九层,我这里更危险耶!」

【团队】东方凉:「喂喂,有点公民道德,讲究个前来後到,成吗?」

明代嫖经阅读:三妙传

【团队】五弦:「先掉下去的人还敢说话?」

【团队】东方凉:「我手残嘛,掉下来是自然,就不知道有些人自以为技术很好,还能像个手残掉下来是想闹哪样?」

【团队】五弦:「你!」

五弦气得说不出话,她才不像东方凉无能到走路都可以摔倒的程度,刚刚要不是为了闪躲怪物袭击,她怎会从矿道上掉下来?

【团队】百花杀:「好了,我说先去救东方凉。」

夏渝见频道即将遭受新一波洗频,脸色一沉当场拍板定案,她强势介入立刻引来五弦的炮火。

【团队】五弦:「凭什麽?」

【团队】百花杀:「因为不顺路。」

夏渝一句话将五弦堵得无话可说,只因为要到第九层,就必须经过刚才一行人离开的第五层,如果她硬要队伍回头找她,刚才那段路都算是白走了。

百花杀的决定相当理性,反正抵达第十五层都会路经第九层,先捡回东方凉再顺道接五弦确实较为流畅,只是女人向来不是理性的生物,特别像五弦这种在气头上的女人更是如此,即便她明知自己的要求无理,却还是希望旁人能顺从她。

这样任性的想法,五弦未必愿意直言,但若能透过较亲近的慕容吴钩影响队伍也好,毕竟队伍里笑傲江湖的人就占了三个,只要慕容吴钩出声,无道子怎麽说也会卖个面子,到时百花杀还能不顺她的意思行动?

明代嫖经阅读:三妙传

於是五弦私下开始戳起慕容吴钩。

【私聊】五弦:「吴钩~~~~你不会要我在这里等那麽久吧!」

【私聊】慕容吴钩:「不会很久啦,等找到那操作白痴,我们就去找你。」

慕容吴钩随口一句安抚着女友,他也不想多绕路回去找五弦。

【私聊】五弦:「可我不想等!我要你现在、立刻来接我。」

【私聊】慕容吴钩:「别撒娇呀!我很想马上去接你,但先去找东方凉确实比较顺路,难不成你还想花几小时和那白痴组队打副本?」

他好声好气的哄着女友。

【私聊】五弦:「吴金水!!!谁是你女友?我就晓得你的心早让橘井泉香那贱人给拐跑了,才会不听我的话,也不想想你的吃住谁供的……」

【私聊】慕容吴钩:「好端端的干嘛翻旧帐。」

【私聊】五弦:「我爱翻你管得着?你要是不按我的话做,我就刷世界频道告诉大家,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妈的,这女人越来越疯了。」吴金水潇洒出众的脸上写满懊恼,他要是早知道五弦这婆娘陷入爱情里会这麽疯癫,当初就不该沾上她。

明代嫖经阅读:三妙传

还是前任女友好!吴金水不禁怀念起前任女友抑或是金主,不仅任劳任怨养着他,对他拈花惹草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怜兮兮的只懂得等他回心转意。

真不晓得他当初怎麽会被五弦财产蒙了眼,才会抛弃前任女友赖上五弦,现在就自作自受了吧。

【私聊】慕容吴钩:「兄弟,打个商量,先去接我女友好吗?大家都是男人,女人气起来不讲道理都能明了的吧。」

夏渝正指挥大家往第八层走,才安静不到半分钟的对话视窗又有人发言,而且还是个她意想不到的人物。

瞧着慕容吴钩用着一副哥儿们有话好说的口吻商量着,夏渝顿时哭笑不得。她该告诉他,他抱怨女人蛮横的对象其实也是位女人吗?

【私聊】百花杀:「我不知道。」

被慕容吴钩与五弦摆了一道,说夏渝没有复仇心理是骗人的。只是她重回游戏为了隐藏身份,不得不压下这份情绪全心培养百花杀,眼下好不容易有了和慕容吴钩对着干的契机,夏渝很是乐意为他造成一点困扰。

【私聊】慕容吴钩:「……兄弟,别搞我啊。」

【私聊】百花杀:「搞你的不是我,是你女友。」

【私聊】百花杀:「^^」

受东方凉薰陶日久,夏渝没有细想一个笑脸发过去寒碜慕容吴钩,直到她瞧见自己发出的笑脸後,才愣了愣:「笑脸果然是好物欸!」

明代嫖经阅读:三妙传

一笑神清气爽,二笑延年益寿,既可伤人,又可益己,难怪东方凉这麽爱笑。

夏渝兀自得意着,丝毫没察觉她的话从一个与慕容吴钩第一次见面的玩家嘴里说来实在过於突兀。

「这百花杀是怎样,我和他有过结吗?用得着说话这麽呛?」嗅出不对劲,吴金水一个皱眉,立即止住慕容吴钩的步伐。

【团队】无道子:「怎麽不走了?慕容。」

【团队】慕容吴钩:「我想了想,还是认为该先去接五弦。五弦是药师,当然比东方凉重要。」

「他这话说的还真是句句在理!」见慕容吴钩私下磋商不成就见风使舵,夏渝气得咬牙切齿。

【猎人头】无道子:「慕容,你为何要和百花杀唱反调?我们要来招揽他的!」

无道子急问的话语里可见一丝慌乱,要是因此让百花杀留下不好印象,招揽他的事不就吹了吗?

【猎人头】慕容吴钩:「会长,招揽百花杀的事我觉得不会成功了。我刚私下好声好气的和他商量,你知道他怎麽回我?我觉得百花杀和东方凉对我们怀有很浓的敌意,东方凉就不提了,也许我们过去真的得罪过他,但是百花杀又为什麽对我们有敌意?他不过一个新手玩家,第一次和我们接触就有敌意,你觉得他还会来我们公会吗?」

【猎人头】无道子:「难道是因为东方凉?」

无道子没有回答,但也晓得答案了。

明代嫖经阅读:三妙传

或许百花杀与东方凉本就有过命交情,爱屋及乌的也就连带和东方凉一同讨厌起他们。无道子暗忖着完全错误的答案,若是让夏渝得知无道子此时此刻的想法,肯定会大喊一句冤枉呀!

什麽过命交情,什麽爱屋及乌,无道子你不要脑补得这麽暧昧成吗?

【猎人头】慕容吴钩:「我不确定……」

吴金水犹豫的输入文字,想到的却是第一次瞧见百花杀这名字的插曲。

他正在世界频道为五弦收购九转千金针,而百花杀发了几句不知所云的蔽屏文字……

或许百花杀真如当时调侃的那样,是『那个人』回来了……

思及自己曾经亏待过的那个人,吴金水眼神瞬间沉下,细若蚊蚋的呢喃:「走了不是挺好的吗?就不要被我发现真的是你回来了。」

【猎人头】无道子:「我不管了,等着看他的反应再说。」

说完,无道子立刻切到团队频道。

【团队】无道子:「我无所谓,反正只是多花点时间而已,百花杀你怎麽看?」

「还问我怎麽看?真当我傻到猜不出你们是要来合力夹攻我了。」夏渝哼了哼。

明代嫖经阅读:三妙传

【团队】百花杀:「我拒绝。」

【团队】百花杀:「别说我没必要牵就你们,单论东方凉是我会长,我不挺他挺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