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什么样的男人喜欢泼辣的女人p性

在东方凉的威胁利诱之下,夏渝还是加入了东方商号。

从此百花杀头顶上便多了一行蓝色的公会名称,幸好这回东方凉没再食言,答应夏渝的条件执行得彻底,即使只是需要占用夏渝一点游戏时间参加公会团打宝,也因事先约定没有为夏渝带来半点困扰。

夏渝加入东方商号後的生活可说是过得十分滋润,只除了唯一一件令她不满的任务……那就是天蚕黄袍。

入公会後,夏渝为了打出天蚕黄袍接连闯了几回滕王府,次次捎着东方凉打滕王打得血泪交织不说,滕王偏偏像与东方凉犯冲似的,天蚕黄袍掉也不掉一件,累得夏渝打滕王打到快像巴夫洛夫的那条狗一样产生制约时,她才从公会频道赫然听说东方商号二团打出了天蚕黄袍。

什麽,二团?!

闻言,夏渝脸色霎时阴郁的像暴风雨来袭。

谁来告诉她,何时东方商号里多出了一个二团?如果二团都能轻松闯过滕王府,为何东方凉还要找她当外援?!

忍着心里翻腾的情绪,夏渝和和善善的问起。

【公会】百花杀:「二团都什麽人呀?怎麽没在公会见过。」

由於东方凉的关系,刚加入东方商号的百花杀在公会里也称得上是一呼百诺,问题一抛,根本不愁没人回答。

【公会】江南织造:「二团都是大家的战斗小号。」

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p性

【公会】猎人341:「江南,你说错了,二团里没有老大。」

【公会】江南织造:「对吼,二团就是少了老大捣乱。」

【公会】百花杀:「……」

什麽叫做二团就是少了老大捣乱,难怪东方凉找她帮把手时说的是他闯不过滕王府,不是东方商号打不通滕王府,敢情只要少了他这位老是拖後腿的麻烦变数,东方商号二团是稳稳的过滕王府?!

该死的东方凉,胆敢耍她。夏渝两眼恶狠狠的眯起。

【私聊】百花杀:「东方凉,在的话吱个声。」

【私聊】东方凉:「吱。」

【私聊】百花杀:「咱们去擂台场切磋切磋。」

【私聊】东方凉:「能不去吗?」

【私聊】百花杀:「你说呢==+」

自个儿都已加入了东方商号,过得也还算惬意,再为这点鸡皮蒜皮的小事翻脸,只会显得她小题大作。

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p性

权衡之下,夏渝将东方凉约到擂台场,狠狠虐了他一百遍,直到解了气後才心满意足的下线。

寝室里只剩舒玟与夏渝,任何小动作都逃不过对方眼睛,更何况是夏渝这般招摇的奸笑,当下引来舒玟询问。

「你干嘛这麽开心?」舒玟转着手里原子笔,侦探般盯着夏渝。

正甩着手放松的夏渝闻声不经一愣。

对呀,她怎麽会异常雀跃?她除了虐东方凉外,好像也没干什麽吧?

「大概因为我明天只要再努力几个小时就能封顶了吧!」夏渝回答。

「明天?几个小时?你有这麽多时间吗?补习班不是明天开课?」舒玟听了露出一脸困惑,无法理解夏渝的话。

「……」夏渝一阵沉默

如果现实是游戏,夏渝此时此刻的心情无异就是……

@_@|||

几秒钟之後,夏渝突然有了动作,她踉跄几步,活像林黛玉似的倚倒在通往床舖的楼梯上。

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p性

「一言惊醒我梦中人……」浓浓的哭腔,一副悲情歌后的架势。

她竟然打游戏打得太入迷,入迷到忘记了留在学校不回家的目的,不正是为了上补习班、准备考研究所?

「容小舒子提醒,你报名的商管课程开课时间是明日上午八点半整,而现在是……中原标准时间十二点四十五分。」舒玟懒懒的看了下腕表,叹道:「你没时间震惊了,快洗洗睡吧!」

「我想也是。」一想到就要展开的补习大业,夏渝只得哀怨的爬上床休息。

尽管夏渝已在发现第一时间躺平休息,隔日她还是在课堂上不支倒桌,前去拜会周公。

而有了这次教训,夏渝也开始调整生活作息,心知自己无法戒掉游戏,只能努力将游戏时间压缩到晚上,白天则留给补习与自修。

然而这样还不够,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让她只要面对电脑就不能专心读书,意到这点,夏渝只能带着更强大的哀怨抛弃宅女习性,狠心将自修地点从寝室搬到图书馆。

就这方面看来,夏渝还是挺有魄力的。

可惜有些事不是有魄力就能轻易克服的,譬如送只顶级角色给东方凉,凭他的手残也无法掀起江湖波涛一样;譬如商管研究所必考的经济、管理与统计对夏渝来说是无法翻跨的崇山峻岭一样。

对商管完全没有兴趣的夏渝,每次翻开课本,读不到十页必定阵亡在周公绝技召唤术之下。

嗯?你说不喜欢商管的夏渝报考商管研究所很不合理?

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p性

但这种不合理现象在现实之中却是最合理的发展,话说升大学时因兴趣选择了中文系的夏渝,一转眼四年就要读完,才在毕业前发现自己没有一技之长。

顿时间夏渝慌了,情急之下决定考个最热门的商管研究所,搏个大翻盘,她相信如此一来,研究所毕业後就能脱胎换骨。

一心想像美好远景的夏渝,压根没想过更该思考的事,譬如她有没有兴趣、念不念得下去之类的大事。

而因为不曾考虑过此等大事,才导致如今她要过着上午听名师不知所谓的开释,下午研究媲美达文西密码的有字天书,然後因解码无能而呼呼大睡,再靠着晚上玩游戏发泄和睡前自我安慰把希望寄托在明日的苦闷生活。

一天一天过去,上补习班考研究所这档事就像无穷回圈一样反覆折磨着夏渝,不出十天,她整个人憔悴了不说,就连游戏时犯的失误也变多了,擂台场上的不败神话也添上几笔败绩。

但凡任何稍微认识百花杀的玩家都能感受到近期百花杀状态下滑,遑论一双眼睛都黏在百花杀身上的东方凉了,於是梁一震不生波的心湖也因此有了起伏。

最近百花杀上线时间不仅少了,副本里状况也不太好,是因为现实生活发生什麽事吗?

边想着昨夜百花杀在副本里走神的事,梁一震边在高逾一人的藏书架上找寻他想借阅的经典版会计课本。

顺着藏书号找了几圈,终於在书架边角找到这本炙手可热到被人藏起来的经典版课本,梁一震一脸欣喜的取出课本,视线却意外瞥见书架旁自修座位上睡倒的熟面孔。

夏渝。

认出天敌的同时,梁一震两道剑眉一拢,眉头深锁了起来。

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p性

他之所以皱眉并非因为夏渝睡相难看,毕竟她生得静美,即使睡相再没仪态,配上蛊惑人心的脱俗容颜,也能瞬间变得纯真无邪。

促使梁一震皱眉的原因无它,纯粹是梁一震不解怎会在图书馆遇见夏渝这人。

Z大的人都晓得夏渝的属性是100%宅属性,她现身图书馆只能用不可思议四个字形容。

基於好奇心理,梁一震轻手轻脚的绕到夏渝自修座位旁,定睛一瞧,赫然让她搁在桌上的经济、管理与统计课本震惊了一把。

她要考研究所?

还是商科研究所?

如果夏渝清醒着,肯定能读出梁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与夏渝虽然不对盘,但大一还没闹翻时也和她聊过几次,从那几次的聊天中,梁一震即使无法得知夏渝有多喜欢中文,但至少他晓得她不喜欢商科。

那麽眼前他瞧见她准备报考商管研究所,究竟是他眼睛坏了,还是她脑子坏了?梁一震两道剑眉越拧越紧,紧到像是要打成死结。

这家伙……从大一就让他看不惯,没想到过了几年还是没有长进。越瞧她因读书而憔悴的睡颜,梁一震胸间的怒气越是腾升,凝视几秒,他索性在写着藏书号的便条纸上刷刷写下几句,对摺後在没惊动夏渝的情况下,悄悄压到她的掌下。

浑然未觉的夏渝,直到枕着的手用强烈麻痹向她抗议後,才悠悠醒来。

堕落的人妻1―10雨柔 三p性

「唔,这是告白纸条?」有异物压在掌心的触感让她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纸条,迷迷糊糊的打开纸条,原本以为是时常收到的告白纸条,没想到却是某人给她的告诫,两眼一扫,夏渝立刻让充满火药味的字句呛得清醒无比。

对读书没兴趣就回宿舍,少在图书馆占位子,碍眼。

梁一震

梁一震!

夏渝猛然环顾四周,只是罪魁祸首早在塞完纸条的下秒就带着借书离开图书馆,慢了不只一拍的夏渝又怎能找到他的身影。

「可恶的梁一震,谁说我不能读书?我就念给你看,绝不让你看扁。」气呼呼的把纸条随手一塞,为了争这口气夏渝卯起来的在图书馆念了整晚的书,直到闭馆音乐响起,她才踩着月色回到宿舍。

当晚百花杀也破天荒的在游戏里缺了席。

「该不会她真有什麽过不了的难关吧?怎麽连线也不上了?」梁一震桌前摊着本会计课本,一边盯着物价买低卖高,一边嘀咕。

要是让梁一震知晓造成他闺怨的原凶就是他自个儿,不知道他会不会大叹一声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