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错房间纤妒内衣穿了多久能丰胸黑暗中的肉体_上错岳

「你还要继续等吗?她当初说那种话能信吗?」

「你没看见她的神情,你不知道她陪我度过多少当时分公司的混乱,我以为她只会负责翻译,然後一开口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当然翻译也是必要的职位,但我有多讨厌这个位置你不是不知道,我能撑到现在都是因为遇见她……」

哥提起她的时候,你不会知道他们已经多年没见,甚至就像天天热恋的情侣望向对方的神情。那一刻我会猜想,永恒会不会就是无数个瞬间延续而已?

「那也不是无声无息这麽多年吧!」

「谁说无声无息,只是我找不到她而已,她能找得到我啊!」

「嗯哼?」我不屑转移视线,戳了戳渐渐空了的贝壳碗。

哥却只是微笑着,不像烈日灼热却灿烂的微笑。

「对了,我租了一艘小艇,等一下去看海。」小雷收拾好空碗盘,笑说。

进错房间黑暗中的肉体_上错岳

虽然他是个富二代,却鲜少等着别人来替他服务,高到鼎天的自尊不允许有人认为他只是养尊处优的花瓶。这虽然看似优点,也算是一种病态吧?

「喔。」

「你会开小艇?」巧达姐睁圆了眼问小雷。

「……有船长。」

「喔。」

「有鲨鱼可以看吗?」我好奇的眼光袭向他。

「海豚如何?」

「鲨鱼。」我莫名坚持。

进错房间黑暗中的肉体_上错岳

「Why?」小雷极困惑,问:「小女孩不喜欢海豚,喜欢鲨鱼?」

「其实我比较喜欢鲸鱼,但那比鲨鱼还高难度,我是不想为难你才没提。」

「呵,那你放心好了,我很少被为难到。」小雷拍拍衣摆,起身又说:「最多就无视而已,怎麽会为难呢?呵呵。」假绅士的笑看了就讨厌,没想到一旁的尹乔儿似乎对他这种笑很是沉迷。

上车之前小雷百般嚷嚷不要再是哥来开车,不知道又要何时才会到达目的地,但他自己也对高雄完全不熟,真是爱抱怨又没能耐的家伙!

所以呢?

我变成司机了。

「各位乘客请系好安全带,请勿在车上饮食,请勿随意开启天窗,请勿把手和头伸出窗外,请勿嬉闹……」

「好了!快开啦!」哥不耐烦地推了我的肩,转头瞪了他一眼却见他依旧微扬的嘴角,没想到他会这麽开心,即便这种吃冰看海的行程对我而言根本毕旅般的无聊。

进错房间黑暗中的肉体_上错岳

「喔。」踩下油门,仿造巧达的开车法则,却被後方乘客嫌弃。

「开这麽慢是为何?」小雷看着窗外景色并没有呼啸而过,不禁碎念。

「给你看风景啊老徐,不是没来过台湾吗?」猜想他对巧达姐也是这麽讲的,巧达姐才会问他想去哪逛逛,他才有机会跟人家去看电影,否则巧达姐才不是那麽厚脸皮的女人,哪会劈头就问要去哪续摊的……。

基本上他俩的共通点就是高到顶天的自尊心,及外人无法破解的完美面具。

「司机底迪,开车专心喔!」小雷对着後视镜皮笑肉不笑说。

随即我还他一阵急踩煞车,让他脸吃椅背。

「西……」猜想他是忍着不骂出美式国骂,雪特之类的?

「呵。」我冷笑一声,继续平缓地踩下油门,他也总算不再吭声。我还不是因为见过他晕车一副死德行,想说开稳点才不会又重蹈覆辙,真是不懂感恩。

进错房间黑暗中的肉体_上错岳

约莫二十分的车程来到港边,海风的腥味并不像MV里那般唯美,连风的温度都显得灼热,看看表也已经是中午时段了,难怪这麽炎热,不禁为我的皮肤感到忧心,希望出门前睡眼惺忪擦的防晒乳液还残存着效果。

「哪一艘?」我迫不及待想躲进船舱里。

「你小心点!」哥在後面追喊,可能觉得一个不会游泳的女孩飞越海水、跃上甲板是很令人恐慌的,难道我在他眼里就像在爸妈眼里那样……永远是个小妹妹吗?

「船上有准备午餐喔!饿了就先去吃吧。」小雷雀跃地说。

「吃海风吗?我刚看了一下都是生的……」

「笨,就是要吃生的啦!」巧达姐伸手弄乱了我的发,精明的美食家语气。猜想如果我是巧达,她应该就直接狠狠巴头了吧……。

「又发呆,不吃生的煮火锅行吧!」哥从我身後悠哉的经过,我哪有发呆……只是一直不自觉想起不在这趟旅程里的人而已。

进错房间黑暗中的肉体_上错岳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麻?

我都搬出来两天了,手机也没开着,哥还帮我办了一支新号码,炫耀他能抢到新上市机种的特权,那似乎是哥身在无期徒刑的唯一乐趣了。

几乎连络不到我的你,还好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