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住百善孝为先正能量句子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Youarenotalone,Iamherewithyou…

「哈哈哈好像连续剧喔。」澈跳着,我也微笑。

「妍希。」我吓了一跳,是班上一个跟我们也很好的同学。

「不好的事情。」我有点紧张,澈和娴还有晟敏也靠了过来「我刚刚翻崔小E的手机发现,她有小海的电话。」

什麽?!

「怎…怎麽会?」我瞪大眼睛,感觉心脏好像有成千上万颗石头砸过来。

「该死的!」澈起身。

「澈!」娴把澈压住。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她怎麽会有东海的电话?难道他们有在联络?也会私下见面吗?也会像对我这样…对她吗?

「妍希?」娴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快被我自己的这些胡思乱想逼疯了。

「我…」眼泪滑落。

「澈!」娴喊着,因为澈又再度站了起来。

「总要知道为什麽吧?」澈生气了。

「希澈,你先别太冲动。」晟敏也说。

「澈…」我拉住澈的手,澈才终於坐下。

「我会自己问东海的。」澈和娴还有晟敏都瞪大眼睛「我会问的,我只相信东海亲口说出的答案。」

话讲的很漂亮,我的眼泪还是一直不停的流。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D.O.N.G.H.A.E』

我照样敲下这些字,键盘都快被我摸熟了。

『尘封。』

一篇新的文章,但是是锁起来的,我试着破解,然後我真的没有天蠍的第六感。

『小E怎麽有你的电话?』

『你是不是有给我们班的人电话?』

『电话…』

修了又修,这些句子就是送不出去…

「妍希我忽然想到,你礼拜天是不是要参加大会考?」娴吃着洋芋片。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她这阵子好像有变胖的感觉,幸福肥吗?

「大会考…喔对齁!」我都忘了「呀死定了!」我大叫。

「叫什麽叫啊?」睡着的澈被我吵醒,一脸不爽「好不容易做春梦。」澈揉揉眼睛。

春…春梦?!

「再梦一次不就得了!」娴白了澈一眼。

「呀!你以为春梦那麽好梦啊?」澈好像真的很懊恼。

「梦不到就直接扑上去啊!」娴笑着,澈的脸又红了。

「娴你这女人。」我大笑。

「妍希你刚刚说什麽死定了?」娴问。

「啊对!我礼拜六补习班停课。」我无力的说。

「会怎样吗?」娴又咬着洋芋片,晟敏搭住她的肩。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这样我就不能去找东海了…」我的心情开始变糟。

「为什麽?」娴皱眉「礼拜天去啊!你不是要去南二中考?很近啊。」

娴的反应很快,我楞住。

「可是,东海万一那个时候没上班勒?」要用赌的吗?

「喔对齁他已经固定时间所以都不贴班表了。」娴思考。

然後澈这女人又睡着了,还打呼。

「等等叫韩庚来看。」娴露出一种捣蛋鬼的笑。

「真是。」晟敏笑了,我也憋笑的瞄了澈一眼。

「不然你留言问?」娴又说。

「我…最近电脑用太凶,被禁了,我妈还说我再不自制就要把电脑砸烂…」我快虚脱。

然後娴和晟敏大笑,澈又被吵醒了。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靠!就差一点…」澈快崩溃,八成又做春梦。

「韩庚!」娴叫了韩庚,澈身体急速僵硬,脸又开始涨红。

「什麽?」韩庚走过来。

「你可以陪澈去合作社吗?」娴小心翼翼的问。

澈屏气凝神,连我也跟着紧张。

「怎麽了?肚子饿吗?我这边有个巧克力面包你要不要。」韩庚要转身去拿。

也太巧了,澈很喜欢巧克力面包。

「不…不用了啦!我…」澈又开始结巴,韩庚笑了。

「知道了,我陪你去。」轰!澈应该快晕倒了吧。

「好…」他们一走出去,我和娴回过神来便开始尖叫「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礼拜天,我自己一个人坐公车到了二中,我正盘算着中午那段时间要怎麽以最快的速度冲到85度C。

「希望东海有上班啊…」我对着天空祈祷着。

一打钟。

「喜欢看你走路充满自信,说话时候你的专注眼神,温柔的表情笑容里的天真。」

我听着歌,拼命以我最快的速度走着,幸好天气不算热,但我还是有点冒汗。

「我相信,找不到有比你更好的人,你心里理想情人是几分,是否也会…有我的份?」

最近好喜欢这首歌。

「好想知道,你的一百分会给怎样的人,亲爱的你,不要再陌生,增加我戏份,我想问亲爱的你,把感情升等,朋友变成情人,可不可以,告诉我标准,不要让我一直等(以上歌词取自杨丞琳-理想情人)。」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然後我真的觉得我是神,二中到85度C将近要五百公尺的路,我竟然花了十分钟就走到了。

「早安。」东海的脸很臭,让走到柜台的我吓了一跳。

「怎麽了?」我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啊,我等等就要下班了。」东海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

我整个楞住,大老远跑来看到的却是臭脸,然後根本没讲到什麽话就要下班,我还打算这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要待在这里…

「喔…」我失落的说,并点完餐。

「这样一共七十五元。」东海按着收银机,我拿一百块给他,顿时觉得自己很可笑。

像疯子一样不顾一切跑过来,结果呢?

「咦?!」东海找了六十八元给我。

我的天他是找错钱吗?他足足打了五折以上欸!我一头雾水。

「你等等要去补习吗?」东海问。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蛤?喔不是!我要去考大会考。」我有点吓到,东海的表情有比较和缓了。

「大会考?那是什麽?」东海皱眉。

「就…类似基测模拟考那种东西啊。」我看向东海,我真的好喜欢东海皱眉的表情。

「在哪里考啊?」东海擦着柜台,看来是真的要下班了。

「二中。」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别让自己看起来太失望。

「怎麽跑到那边?」东海洗了手。

「因为只有那边有办。」我的语气还是藏不住失望。

「考的好吗?」东海斜靠在柜台旁,让另一位服务生帮下一位客人点餐。

「很难。」我真的觉得我基测会考烂,东海笑了「不是都很简单吗?」

「英文很简单,数学很难…」我真的拿数学没辄。

「自然呢?自然简单吧?」ohshit自然也是我的致命伤。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很难啦!不然你去考!」我白了东海一眼。

「拜托我都已经大学毕业早就忘光了。」东海笑着。

「真是,害我死掉海几亿万个脑细胞。」我再白一眼,东海整个笑得很开心,笑的我心花都开了。

「那我先去换衣服喔!要下班了。」东海说。

「喔…」我的失望这次全藏不住了。

东海对我微笑了一下,我也只能笑着,他便转身对另一位服务生说话,可能是要交待事情,然後便走进了工作室。

「怎麽这样就哭了,没用!」我转身抹掉我的泪,奇怪我的饮料怎麽这麽慢?

很快的,东海出来了,手里还提着一袋两人份的饮料和餐点。

「要去见谁吗?」我瞬间觉得难过,东海向我挥手,我也勉强的挥了一下。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不是啦!你来一下。」东海笑着。

「怎麽了?」我走到他的身旁,一脸疑惑。

他把摩托车牵出来,跨上,发动。

「你要去找谁啊?」我问,女生吗?

「没有啊。」东海一脸莫名其妙「怎麽这样问?」

「你…拿着两人份的餐点。」又来了,我讨厌自己这种质问的语气,而东海却笑了?

「바보(笨蛋)。」然後推了我的头一下,笑得很开心。

「什麽啊?」换我一脸莫名其妙。

「我说~你要不要搭我的顺风车啊?」东海微笑,拨了一下他的头发。

「什…什麽?」我没听错吧?

「介意我跟你一起吃午餐吗?在二中。」东海问,拿起安全帽。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好…好!好!」我兴奋的跳起来,东海又笑了。

「拿!安全帽你戴着,我只有一顶。」说完便帮我扣上安全帽带。

我的脸现在一定很红,我觉得好热。

「那你怎麽办?」然後我开始担心,东海是骑中型的机车,我这死胖子坐下去是不会垮,但一定会往下沉很多。

「反正一点路而已,上车吧!」东海已经把车牵到马路上。

然後又有一堆女生盯着我看了,看来东海的人气不低。

我坐上车,小心翼翼的,该死早知道别吃那麽肥!

「你…要抓我衣服还是用抱的?」东海转过来问,那群一直盯着我看的女生八成也在猜,她们的表情都很紧张。

「我不客气罗!」当然是抱啊!又不是傻子装什麽矜持,然後那群女生全部都很一致的倒抽一口气,宋!

「噗!那你抱好喔!我会骑的有点快。」东海按了按我的手。

你放心就算你时速是十老娘还是会死命的抱着,该死我好希望现在考场移到台北去。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你会骑多快?」我还是会有点害怕。

「四十。」李东海你在开什麽玩笑?

「最好啦!我骑脚踏车都能赢你。」我们都大笑着。

然後东海用八十的速度飙到二中去,真是心惊胆跳。

我们在二中找到一个没什麽人的地方,便坐下来把蛋糕拆开。

「你为什麽昨天没来啊?」东海问,我楞了一下。

「昨天补习班停课,然後我又被禁电脑…」我一脸抱歉,然後东海像是什麽释怀般的笑了。

「原来是这样。」东海今天穿着水蓝色的格子衬衫,头发也是随性的紮起一小撮马尾,好帅…

「东海你的发色是天生的吗?」我手肘撑着下巴看他,我喜欢这种咖啡色,很好看。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嗯,怎麽了?」东海满嘴奶油,好像小孩子。

「没有,如果我能染发的话会想染这种发色。」我递了一张卫生纸给东海。

出乎意料的,东海将脸嘟过来示意我帮他擦,好可爱!我的心跳在狂奔。

「你这样就好了,你的发色也很好看啊。」东海说,因为你这句话老娘这辈子都不染了。

「对了东海…你的网志啊…有一篇锁起来的文。」我吸了一口布丁奶,东海楞住。

「我会给你密码的,只是不是现在。」东海说。

「是你要跟我说的你的故事吗?」我切着起司蛋糕,吃了一口。

「嗯…」东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关於那个…你深爱着的女孩?」这句话连我自己都心如刀割,就算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

「妍希…」东海看着我,眼神充满悲伤。

「对不起…」我微笑,却有一滴眼泪滑落。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金秀恩。」什麽?「她的名字,金秀恩。」

东海好像看到我哭都会没辄,但我不喜欢这样,我不要让他因为怕我哭而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没关系,我等你。」我拍了拍他的手背。

「嗯…」东海彷佛松了一口气。

够了真的,东海愿意开口,这样就很好了。

一阵沉默。

「东海,要不要听我唱歌?」我小心翼翼的问。

「好啊。」答应的好快我吓一跳。

「咳哼!」我假装清喉咙,东海笑了,笑了就好。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Anotherdayhasgone(美好的日子已经远去了),I’mstillallalone(我仍然独自一人),Howcouldthisbe?You’renotherewithme(你没有与我在一起,我该如何独自过活)。」

我清唱着,东海楞了一下後便也将手肘撑着下巴看着我,我这辈子唱歌没这麽紧张过。

「Youneversaidgoodbye,Someonetellmewhy(别人告诉我有关於你从未对我道别的缘故),Didyouhavetogo,Andleavemyworldsocold(你是真的必须要离开我,让我的世界如此的寒冷吗?)。」

东海的眼神很炙热,我的脸很烫,心跳声好吵,微风吹的好舒服。

「EverydayIsitandaskmyself,Howdidloveslipaway(我每天都坐在,但我问我自己你的爱是如何的消逝的),Somethingwhispersinmyearandsays(在我耳边响起我们之间过去的一些话语)。」

东海听好喔!

「Youarenotalone(你并不孤单)。」

很好你听懂了,我鼓起勇气望向你。

「Iamherewithyou(我会跟你在一起),Thoughyou’refaraway,Iamheretostay(虽然你已远去了但我仍在这等待你),Thatyouarenotalone,ForIamherewithyou(你并不孤独因为我还在这里等你),Thoughwe’refarapart,You’realwaysinmyheart(虽然我们分隔两地,但你永远在我的心中),Thatyouarenotalone(你并不孤单)。」

风拂着我们的脸颊,我看见你的眼角也有泪光,原来你也是个容易感动的孩子。

「谢谢你。」我们的小指又勾了起来「你唱歌真的很好听。」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你唱歌也很好听啊!」东海,只要你想听我唱歌我随时都能唱给你听。

「如果以後我想听你唱歌你都能随时唱给我听吗?」赫!我的心脏跳了好大力一下。

「当然可以啊!」不过要怎麽随时?电话?

喔对了电话!

「东海,问你喔…」我开始在做心理准备,希望不要听到可怕的答案。

「嗯?」东海喝着他的奶茶。

「那个崔小E啊…怎麽会有你的电话啊?」我试着别让自己的语气中有质问的尖锐。

「什麽?」东海皱眉。

「崔小E有你的电话…」我忽然想松开我的小指。

「她怎麽会有?」东海一脸惊讶,我也被这个反应吓到。

「咦?不是你给她的吗?」我疑惑,但东海的反应感觉不像在骗人。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当然不是啊…我不是说了我不是很喜欢她吗?」东海笑着瞪我,我也笑了,就像是心中压了很久了石头被搬开了那样。

「不过这样很诡异欸。」我又说。

「我想想…喔我知道了!毕旅的时候。」东海像孩子发现玩具那样,我却莫名一阵紧张。

「她好像第三天吧…在木栅的时候搞失踪,然後你们班导叫我联络她这样。」东海看着我,缓缓的说。

「那你怎麽会有她的电话?」我睁大眼睛,喝着饮料,吸不到布丁了。

「我有你们班的联络表,那时候。」东海也把玩着他的饮料「但现在都交还给你们班导了,我们不能留。」

一切都明朗了,我释怀的笑着,东海也喝了一口饮料,等等我觉得我的吸管不对劲。

「奇怪…我的饮料怎麽会有布丁?」东海说,然後我们看了各自的杯子。

「Ohshit谢你」我们喝到对方的饮料了!

「哈哈哈哈哈。」东海又大笑,我真的不懂这句话哪里好笑。

「天啊…」我的脸颊好烫,我们…居然间接接吻了?!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怎麽办?」我的心跳一直加速着。

「换回来?」东海止住笑,调皮的把我跟他的饮料洗牌。

「你要干麻?」我有点惊慌失措。

「猜猜谁是谁的?」东海咬着下唇微笑着,这表情好可爱。

「笨蛋!看吸管就知道了啊!」傻子,我大笑。

「喔对齁。」东海把我的布丁奶还我,他刚喝过的布丁奶。

「东海啊…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吗?」虽然说我已经有了,不过我想试探,女人的本性。

「你要唱歌给我听?」东海不知道为什麽拂了一下我的发,也弄乱了我的呼吸。

「对。」还自己帮我找藉口。

「那我给你85度C的电话,你每天打来就好了。」东海调皮的说,玩着我的发尾。

「去!我要85度C的电话干麻啊?」我白了他一眼,东海笑的好开心。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你头发好长。」东海说,我今天不洗头了。

「欸…到底可不可以给我啊?」我无力的问,带点撒娇的问。

「这个…不太方便欸…」这个卢蛋!边这样说边从口袋拿出纸跟笔。

『0930…』

0930?我看了一下我的手机。

「东海,你的手机不是0922?」这是那个同学从崔小E那边抄过来的号码,我接过他的纸。

「我有两支,0922是公事用的,0930是私人的,等等…你不是没有我的号码?」东海瞪大眼睛看着我。

「谁规定电话号码不能偷?」我乱七八糟讲的理直气壮。

「你这家伙。」东海用一副我很奸诈但拿我没办法的表情笑了。

「谁叫你毕旅要骗我。」筷子还有101。

「哪有人记这麽久的。」东海失笑,然後那天的大会考很顺利。

抵住碾磨bl文库:按在腰上顶弄bl

「哼…真有意思。」远方有一双眼睛瞪向这里。

东海,谢谢你喜欢听我唱歌,但我希望,歌词里那一字一句的心情,你能够听见,你…听见了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